當周元自熔岩鼎爐走出時,已經是一個月之後。

砰!

隨着他的走出,那座熔岩鼎爐頓時有着裂痕浮現出來,最後徹底的崩塌,化為漫天冒着熱氣的碎石。

那其中所凝聚的磅礴力量,也是徹底的消散於天地間。

周元只是瞥了一眼,然後目光便是投向了湖邊的一顆大樹上,夭夭斜坐於樹枝上,一手握着翡翠般酒葫蘆,神態略顯慵懶。

“總算出來了啊。”她眸光投向周元,伸了一個懶腰,玲瓏有致的曲線很是吸人眼球。

周元踏出一步,身影直接是出現在了夭夭身側。

“看模樣收穫似乎是不小。”夭夭說道,雖說周元面色不顯,但她還是能夠從其眼眸中發現那驚喜之意。

“當然不小了。”周元感嘆道。

先不提那兩道聖源術,當他在踏出鼎爐的那一刻,他就感覺到自身的源氣底蘊有着極大的提升。

原本六寸三的源嬰,直接是暴漲到了七寸!

經過過諸多磨練的周元當然明白,這不是什麼小提升了,若是換作尋常源嬰境,這不知道需要付出多少年的苦修,然而在這裡,僅僅只是一個月。

當然,他也心中明白,別看這座鼎爐似乎是夭夭隨手錘煉而成,但她必然也是付出了不小的心血與代價。

瞧得周元的眼神,夭夭也是微微一笑,道:“放心吧,這種事可不會經常有的。”

的確不常有,為了讓得周元能夠沒有任何後遺症的提升以及開啟祖龍經的源術寶藏,夭夭付出了神祗物質,這般神物,即便是她,也難以經常的揮霍,而且,若是讓得其他的聖者知曉她竟然將如此珍貴之物用在一個源嬰境身上,不知道將會是何等的捶胸頓足,大呼浪費。

周元坐下來,輕輕的握住夭夭柔嫩小手,他沒有說什麼客套話,兩人之間,也的確不需要那些沒有意義的言語。

他為了她,能夠付出一切,甚至於生命。

這一點,他知道,夭夭想必也是知道的。

不然以她那般清冷到近乎冷漠的性格,又怎會將一顆心也牽掛於他的身上?

“得到了什麼聖源術?”夭夭饒有興緻的問道。

雖說她給予了周元暗手幫助,但究竟能夠獲得什麼,還是得依靠周元自身的機緣,她卻沒辦法給予更多的插手了。

“一道名為“天龍金鐘吟”的聖源術。”

周元有些無奈:“我也不知曉為何會對這麼一道普通的聖源術有一些感應,或許是因為我的天龍氣吧。”

“你的猜測是對的,不過你也莫要小瞧了它,這雖然只是一道普通聖源術,可它卻是與天龍氣最為契合之術,以天龍氣將其施展,那等威能其實並不弱於大聖源術。”夭夭聞言,卻是並不奇怪。

“是麽?”聽到夭夭的解釋,周元這才放心了一些。

“還有一道,則是名為“祖龍搬天術”。”

夭夭握着玉葫蘆的手微微一頓,她眸光流轉,旋即一聲輕笑:“倒是不枉這次的付出。”

“這道源術,未曾有等級標明。”周元有些疑惑。

夭夭似是心情不錯,展顏笑道:“尋常等級,的確難以衡量它,這般源術,莫說是源嬰,法域,就算是聖者強者,都會為之心動。”

“至於為何,待得你有朝一日踏入聖者時,自然便知。”

周元有些震驚,夭夭對於這道源術的評價竟然會如此之高。

“但可惜,我僅僅只得到這道源術的初期修煉之法。”緊接着,周元又是遺憾的道。

此前那龍鱗碎裂,他僅僅只是捕獲一角,未能獲得完全之法。

“沒什麼好可惜的,以你現在的實力,能夠初窺此術,就已經是天大的機緣。”

“萬事開頭難,如今路已出現,雖然坎坷難攀,但等未來你實力到了,自然會有機會窺其全貌。”夭夭說道。

周元點點頭,他也不是糾結之人,既然機會已過,那自然不會懊惱,因為那於事無補,再有,此次的收穫,的確已經算是極大了。

以他如今的源氣底蘊,若是再與那源嬰榜第三的呂泰交手,周元自信即便後者狀態圓滿,也有把握勝他。

也就是說,以他現在的實力,已經開始躋身進入這混元天源嬰境的頂尖層次。

而要知道,他踏入源嬰境滿打滿算,也不超過半年。

如此進展,足以讓得那些在源嬰境上蹉跎多年的人眼紅無比。

夭夭優雅的翻身自樹上落下,將玉葫蘆掛在小腰上,輕捋青絲,道:“既然你修煉完畢,那我們也該動身了。”

“前往萬獸天麽?”周元也是落下來,有些期待的

道。

對於吞吞那家伙,雖說周元總是嘴上嫌棄,但顯然對它也是有着極深的感情,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它與夭夭皆是陪伴他多年,見證着他一步步的爬起。

夭夭輕點螓首。

“我們如今在天機域,天機域有一座天機城,城內有一座跨域傳送陣,不過要半年才能夠啟動一次,而且需要一位法域強者主持。”周元說道,在混元天這些年,他對於各域的情勢也算是比較的瞭解了。

以夭夭如今的實力,如果要自己佈置一座跨域大陣,倒也不是不可以,但周元並不打算如此,因為此前蒼淵已經提醒過,不要讓夭夭動用過強的力量,因為那可能會加速神性的複蘇。

“法域強者麽...我如今動用法域級別的力量,應該是無礙的。”

夭夭對此也沒有異議,這一路而來,她都是隨着周元走。

有了結果,兩人也就沒有半點拖沓,身影一動,便是直接消失於原地,唯有那巨大的湖泊坑中,還在冒着騰騰熱氣。

而此前躲避的山林中的源獸,隨着兩人的離去,則是紛紛的歸來,而當它們來到此處湖泊時,皆是發出狂喜的咆哮聲。

那裡雖說大部分的力量散去,但那所殘留之物,對於它們而言,依舊是一場機緣。

...

當周元二人抵達那座天機城時,已是三日時間過去。

在城中的位置,他們也是不出所料的見到了那座雄偉磅礴的跨域大陣,不過此陣有着天機域的重重守衛。

但在夭夭的出手下,並沒有任何人能夠察覺到兩人的潛入。

而待得夭夭將大陣啟動的時候,大陣周圍的守衛方纔投來驚慌失措的目光,他們不明白為何這大陣會突然間的啟動。

明明自家的法域強者還未曾來到才是!

在整個天機城慌亂起來時,大陣已是啟動,璀璨光芒將兩人的身影覆蓋,空間劇烈的扭曲起來。

望着眼前漸漸扭曲碎裂的虛空,周元能夠隱隱的感覺到一股法域強者的氣息在迅速的對着這邊趕來,那應該是天機域的法域強者。

不過顯然是來不及了。

強光涌來,充斥了眼球。

周元也是在此時咧嘴一笑。

萬獸天...吞吞小混蛋,你家小爺真的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