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道流光呼嘯而至,周元的眼神也是變得熾熱滾燙起來,如此之多的聖源術,這般底蘊就算是擁有着聖者坐鎮的勢力,恐怕都是難以企及。

果然正如夭夭所說,這祖龍經,乃是真正的世間第一法。

它就是一個巨大的寶藏,時刻都能夠帶來難以想象的驚喜。

呼。

周元凝視着那些呼嘯而過的流光,卻並未隨意的出手捕獲,因為此地的龍鱗雖多,但他卻有着一種感應,他只能出手兩次。

也就是說,他頂多只能獲取兩道源術,再多的話,便是難以承受了。

具體的規則如何而來,周元不得而知,但他也並未感到不甘心,若是能夠得到兩道聖源術的話,他就已經滿足了。

“此前夭夭所說,這些源術,應該也是有高低之分,不過至於如何分辨,就只能靠那種冥冥間的感應了。”

周元眼目微微的閉攏,他靜靜的感應着那一道道流光自周身划過,其中一些流光甚至還會洞穿划過他的身軀。

那些鱗片上,皆是有着特殊的波動在涌動,其上所記載的源術,若是放在混元天內,必然會引發一場腥風血雨,不知多少源嬰境強者會聞風而動。

但周元始終未曾出手。

他沒有選擇以肉眼去挑選,而是完全的交給了自身的第一感應。

這般靜待,持續了好半晌。

猛然間,周元雙目睜開,直接是鎖定了一道飛速掠過的流光,然後毫不猶豫的出手。

他伸出手掌,一把握向那道流光,流光碎裂,其中那一枚鱗片也是被周元一把抓住。

抓住的瞬間,鱗片便是憑空消散,但周元卻是在這一霎那,感覺到了腦海中莫名了多出了一股龐大的信息。

聖源術,天龍金鐘吟。

古老的龍吟,帶着特殊的韻味,在周元的腦海中迴蕩。

“只是普通的聖源術等級嗎?”周元有些錯愕,先前那麼多鱗片他沒有什麼動靜,此物一過來,他的源氣就隱隱有所動靜,於是他這才出手,但結果似乎沒他想的那麼美好。

“是因為我所修煉的天龍氣嗎?”

周元心思轉動,這道源術也有着天龍二字,他猜測會對其有所感應,應該是因為這道源術頗為的契合他所修煉的天龍氣。

不過雖說有點遺憾只是一道普通的聖源術,但周元也不算太失望,畢竟就算是普通聖源術,那也是聖源術!

換作其他的大源嬰境在這裡,不知道得興奮成什麼樣。

收斂心思,周元再度閉目,感知着那呼嘯而過的流光。

他還有最後一次出手的機會。

這一次,他抱着一些野心,因為他明白,這場機緣是夭夭為他所開啟的,而這種開啟夭夭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應該還是付出了一些代價。

所以普通聖源術不至於失望,但他當然也希望能夠獲得一些超出預期的聖源術,這樣才不枉費夭夭一番苦心。

只是,那諸多流光難以窺探而進,獲得何種源術,也幾乎只能靠那電光火石般的冥冥感應,當真是如抽獎一般,難以預料結果。

周元盤坐星空,任由那道道流光呼嘯而過。

眨眼便是過去半柱香時間。

而隨着時間的推移,那原本絢麗的漫天流光也是開始漸漸的變得稀薄起來,顯然那流光的數量也並非是無窮無盡。

而待得流光盡數的消失,這場機緣應該也就到了盡頭。

不過周元依舊沒有出手,很沉得住氣的樣子。

只是唯有他自己心裡知道尷尬,因為他無法感應那些流光內的鱗片,所以也沒辦法出手。

因為他實在不想將最後的機會再度浪費在一道普通的聖源術上面。

或許也不叫浪費,應該叫做可惜。

時間迅速的流逝。

道道流光愈發的稀薄。

遠處有數道流光再度掠來,而且還在那之後,竟然已經沒有流光繼續出現,顯然這場機緣接近尾聲。

不過讓得周元失望的是,他依舊沒有得到某種特殊的感應。

他心中嘆了一口氣,微微遲疑,便是打算隨便出手截取一道。

於是,他心念一動,便是有着大手成形,對着那最後幾道流光中的某一道抓去。

不過,就當即將碰觸到的那一瞬間,周元心神忽的一震,一種感應電光火石般的涌上心頭。

他眸光不由自主的投向那數道流光中央處,這一次,他竟然是在那數道流光的光尾中,察覺到了一道不顯絲毫光彩的鱗片!

那道鱗片的光彩被其他幾道流光徹底的掩蓋,一時間根本難以看清,而周元若非那瞬間的感應,恐怕也是會將其忽略。

那道流光中的鱗片,雖然看似黯淡平凡,極為的普通,但周元卻有着一種感覺,這並非是它真的普通,而是它隱藏了自身,並不願意與其他的鱗片彰顯光彩,顯

露自身。

仿佛...鳳凰怎能與凡鳥展翼爭光?

這是一種居高臨下的高傲。

周元心中萬千情緒閃電般的掠過,下一瞬,他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是放棄了即將到手的流光鱗片,直接是抓住最後的機會,一把對着那隱隱藏藏的鱗片抓去。

而察覺到周元的舉動,那道鱗片竟是有着微光綻放,隱隱間,似是有着一道低吼聲響徹而起。

那道吼聲,具備着某種特殊的韻味,周元震驚的發現,他的手掌竟是無法抓下去。

在這片刻的僵持間,那流光便是掠過,欲要遠去逃遁。

周元眼中滿是不甘,這枚鱗片所記載的源術必然非同凡響,不然不會如此具備靈性,若是讓它跑了,恐怕腸子都會悔青了。

於是他也是一聲咆哮,天龍氣席卷而出,仿佛一隻龍爪,破空對着那逃遁的鱗片狠狠的抓下。

但天龍爪尚未落下,那鱗片中隱隱有一股恐怖的波動散髮,在那種波動下,周元的天龍氣竟然都是在哀鳴,潰散。

“怎麼可能?!”

周元震驚,他的天龍氣,竟然懾服不了這枚鱗片?

不過,就在周元要功敗垂成的那一瞬,將要潰散的天龍爪上,突然有着神秘的紋路蔓延出來。

正是那股神秘紋路,直接是穩住了天龍爪的潰散。

這般變故也是被周元所察覺,那神秘紋路來得詭異,但他卻是察覺到了熟悉的波動。

“是夭夭?”

他微微一驚,但來不及多想,直接控制着那被強行維持住的天龍爪,狠狠的一把抓下。

那枚鱗片總算是被握住。

但周元還來不及欣喜,便是見到那鱗片直接破碎開來,諸多碎片破空逃去,唯有一小節落入了周元掌中。

“該死!”

周元氣得眼都紅了,這枚鱗片究竟是啥玩意,怎麼會這麼棘手難纏!

不過不論他如何的氣急,鱗片都是遠去,再也難以追回。

而此時,那鱗片的碎片也是伴隨着周元的捕獲,直接是融入而進。

下一霎那,有一股極為磅礴,晦澀,古老的信息在周元的腦海之中炸開,繼而讓得他心神震撼。

那應該是一道聖源術,但卻並沒有等級表明,可周元依舊是感覺到了一股難以形容的氣息,這使得他渾身有些戰慄。

因為那道源術,名為...

祖龍搬天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