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望着那肩上扛着金色巨錘的白衣小女孩時,不僅周元有些驚愕,那後方的關青龍等人同樣是忍不住的張了張嘴巴。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這乾坤天的最強天陽境,竟然會是這般的形象。

“哼。”

似是察覺到這邊那諸多怪異的目光,那白衣小女孩再度冷哼一聲,手中金色巨錘砸在地面上,頓時大地都被撕裂開一道深深的裂痕,地面震顫,猶如是地龍翻滾一般。

恐怖的肉身力量!

不少人面色微微變幻,再度看向那白衣小女孩時,眼神就變得驚懼了許多。

“你就是他們推舉出來的諸天總指揮?”名為白小鹿的小女孩,烏黑的眼睛盯着周元,她的聲音冷淡而稚嫩,若是忽視她那一身恐怖肉身力量的話,倒是會讓人有着一種極為可愛的感官。

只是,她接下來說的話,卻是讓人只能把可愛給拋開。

只見得她眼神輕蔑的掃了掃周元,道:“你混元天自導自演的戲劇,老娘可不認!”

“而且,混元天最強的人不是關青龍嗎?你又是哪裡冒出來的?”

周元望着那白小鹿,雖說後者的外形只是小女孩,但他卻是能夠感覺得出來,對方的年齡並非真的是如外表所顯,按照他的猜測,這應該是修煉了某些功法所導致。

既然不是小女孩,那就算不得以大欺小了。

周元笑了笑,道:“你不服?”

旋即笑容微微收斂,道:“若是不服,那就把你的能耐顯露出來,你既然不是什麼小孩子,那就不要靠這些胡攪蠻纏。”

他絲毫不在意激怒對方,因為他知道,想要對方認同他的位置,靠好言商量是不可能的事情,終歸還是得看誰的拳頭更硬!

果然,那白小鹿白嫩的臉蛋頓時憤怒起來,畢竟在那乾坤天中,可從不敢有人如此對她說話。

她狠狠的盯着周元,緊握住那重如山嶽的金色巨錘,冷笑道:“想要占這個位置,很簡單,打敗我!讓我認可你的實力!”

“轟!”

當她聲音落下的那一瞬,一股恐怖的源氣直接是從周元的體內爆發開來,三輪天陽在其身後若隱若現,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毫無保留的肆虐而開。

源氣所形成的威壓,鋪天蓋地的對着白小鹿以及其身後的乾坤天,五行天的大部隊籠罩而去。

所有人的面色頓時瞬間劇變。

那五行天的李符,更是眼神震驚,他能夠猜測到周元應該實力不弱,不然的話不可能被關青龍,薑金鱗推舉為總指揮,可他還是沒想到,周元的源氣底蘊,竟然能夠強到這種程度。

四十三億!

光比源氣底蘊的話,這簡直比白小鹿那個暴力妖孽還要可怕!

恐怖的威壓呼嘯着,引得天地動蕩,白小鹿臉蛋也是在此時漸漸的變得冷峻起來,不過同時她那烏黑的眼睛中,也有着一種灼熱的嗜戰之意在涌出來。

“果然是有些本事!”

“不過還嚇不住我!”

白小鹿小腳一跺,體內的源氣也是在此時盡數的爆發,三輪天陽若隱若現,那般源氣底蘊,居然也是達到了四十億的程度!

她竟然突破了四十億的那個門檻!

關青龍,薑金鱗眼神有些複雜的望着這一幕,特別是前者,心中更是五味雜陳,他同樣沒想到,乾坤天這一代最強的天陽境,竟然比他還要領先一步。

這豈不是說如果這一次沒有周元的話,他們混元天反而要被乾坤天壓一頭了?

果然,這乾坤天小覷不得啊。

白小鹿爆發出了四十億的源氣底蘊,但她卻明白,她與周元之間,依舊還有着三億源氣底蘊的差距,這個差距,尋常之法恐怕根本難以彌補。

但好在的是,源氣底蘊,可不是她最強的一項。

白小鹿白嫩的臉蛋愈發的冷峻,下一刻,只見得她那嬌小的身軀突然開始變化起來,漸漸的變得修長,纖細。

短短數息,她的身軀便是變得高挑起來。

這應該才是白小鹿的原本形態,她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風,肌膚白嫩如雪,吹彈可破,可一對如星辰般的美眸,卻是冷冽而霸道。

她的肌膚上,突有琉璃之光流轉,那些琉璃光澤漸漸的形成了一道道有着獨特韻味的紋路,蔓延身軀。

她站在那裡,渾身猶如是散髮着聖光,吸引着無數的視線,然而天地塵埃,卻是無法沾染其身。

然而當周元望着白小鹿肌膚上那些琉璃古紋時,面色卻是變得有些凝重起來,緩緩的道:“無垢聖琉璃之軀?!”

這所謂的無垢聖琉璃之軀,乃是當肉身強大到某種程度後的體現,據說真正的聖琉璃之軀,擁有着媲美源嬰境的強大力量,不過白小鹿這聖琉璃之軀,應該還沒達到那種程度。

但即便如此,這也是極為恐怖了。

畢竟就連周元的肉身,至今為止,距離這般境界,都還差之一步。

這個白小鹿,不愧是乾坤天最強天陽境之名!

以對方的源氣底蘊,再加上這聖琉璃之軀所帶來的肉身力量,倒是真的有資格對他造成一些威脅了。

轟!

而就在周元驚嘆於對方肉身境界之恐怖時,那白小鹿已是出手了,她雙手緊握金色巨錘,一步之下,便是踏碎虛空出現在周元前方,巨錘悍然落下。

前方的空間都是破碎開來。

周元眼芒閃爍,旋即只是運轉了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五指緊握,裹挾着那四十三億源氣,一拳直接與那金色巨錘硬憾在一起。

鐺!

巨聲響徹,只見得一股可怕的衝擊波自碰撞處肆虐開來,這片大地瞬間被摧毀,凡是在這片範圍中的任何事物,包括那重重山脈,都是被生生的推平。

而雙方的強者也是紛紛出手,無數道源氣呼嘯,這才將那衝擊波給抵禦下來,然後他們目光驚懼的投向那個方向。

只見得那裡,周元的身影倒退了三步,而手持金色巨錘的白小鹿,卻只是退後了兩步。

顯然,這第一次的硬碰,白小鹿占據了一絲微弱的優勢。

不過白小鹿卻並沒有什麼得意之色,反而盯着周元的眼神愈發的凝重,因為她能夠感覺到,先前的對碰中,周元隱藏了許多的力量。

“原本以為我乾坤天這一代能夠力壓混元天,沒想到混元天又出了你這般怪物。”

白小鹿緩緩的道:“不過,你今日若是打不服我,別想讓我承認你的位置!”

周元輕輕甩了甩拳頭,眼神驚異的盯着那渾身散髮着琉璃光澤的白小鹿,即便此時風雨肆虐,可每當風雨臨近其身軀時,便是會自動的避讓開來。

那是聖琉璃之軀的無垢屬性。

“好強的肉身。”

周元感嘆,即便是他,此時都是有些艷羡,畢竟他同樣也修行肉身,而這聖琉璃之軀,也是他曾經的夢想。

在他感嘆間,只見得赤紅熾熱的岩漿紋路,再度自他的身體錶面涌現出來。

大炎魔!

其腳下的大地在融化,熾熱的氣息升騰,隱隱間似是在其身後化為了一道赤紅魔影,那般氣息暴虐強悍。

他張開嘴巴,一團氣息噴出,其中宛如是有着熔岩火星飄舞。

周元的肉身,同樣是在此時將力量催動到了極致。

白小鹿見狀,眼睛倒是一亮,周元的肉身雖然不及她,但其實也差距不遠了,她喜歡戰鬥,更喜歡這種肉身間的硬碰。

難以想象,明明看上去纖細單薄的一個女孩子,卻是有着如此暴力的愛好。

“轟!”

周元與白小鹿的再度暴射而出,直接是如兩顆隕石般的撞擊在一起。

咚!咚!

兩道身影凶悍的衝撞,每一次的碰撞,都是掀起驚天動靜。

兩人拳腳化為無數道殘影,鋪天蓋地的對着對方轟擊而去。

那般碰撞,看得無數人眼皮子急跳。

他們都明白,那兩人的每一拳每一腳所蘊含的

力量,足以將一名源氣底蘊達到三十億的天陽境後期生生的打爆。

這簡直是兩頭人形怪物。

而在周元催動了肉身的力量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在漸漸的占據着上風,可唯有周元自身感到極為的麻煩,因為他雖然壓制了白小鹿,可對方的聖琉璃之軀實在是過於的強橫,那般防禦力直接是化解了他大部分的力量。

“啊哈哈,周元,你雖然很強,但也奈何不得我!”

“你的攻擊落在我的身上,根本造成不了多大的傷勢,就算是有,也在頃刻間被我聖琉璃之軀所修複!”

白小鹿也是察覺到了周元的一些尷尬,當即邊打邊笑。

周元瞧得有些得意的白小鹿,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只是淡淡的道:“你的肉身的確是我所見過的同輩中最強,不過同樣的,你也有缺陷。”

“胡扯!”白小鹿冷笑。

然而周元卻是懶得再與她廢話,他眉心中的神魂在此時顫動起來,所有的神魂力量都是運轉,然後匯入到了拳勁之中。

在先前的交手中,周元知曉了白小鹿的肉身防禦極為的可怕,但她也有缺陷,那就是她的神魂並不強。

聖琉璃之軀能夠化解大部分的力量,可卻無法化解來自神魂的攻擊。

砰!

周元那咆哮的拳勁,一拳轟在了白小鹿胸前。

此前的白小鹿,對他的攻擊毫不在意,可這一次,她那白嫩的臉頰上卻是頓時浮現出一抹痛苦之色,因為當周元那一道拳勁在轟進體內時,有着一道力量,直接是襲向了她的神魂。

神魂被襲,那所造成的痛苦,可遠非肉身可比。

“你!”

白小鹿大怒。

然而回應她的,是周元那如暴雨般的鐵拳,無數道拳勁咆哮而至,封鎖了她的所有退路。

白小鹿一咬牙,急忙迎上。

可這一次,每一道碰撞,都是將白小鹿打得白皙額頭上有青筋在跳動,臉蛋漲紅。

她的身影在不斷的後退。

而周元卻是毫無憐香惜玉之心,不斷追擊。

雙方五大天域的人都是目瞪口獃的望着這一幕。

啊!

白小鹿終於是有些承受不住,身軀狼狽的倒飛出去,在地面上搽出深深的痕跡,不過還不待她說話,一道身影便是帶着熾熱暴戾的氣息撲來,直接是壓在了她的身上,然後那熾熱的鐵拳如暴雨般的連綿轟下來。

大地都是在不斷的塌陷。

而白小鹿也是被周元這狠勁打懵了過去,待得挨了不知道多少重擊後,她感覺自身神魂都開始萎靡下來時,頓時尖叫起來。

修長的嬌軀迅速的縮小,然後化為了那小女孩的形象。

而此時的她,滿臉淤青,那烏黑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猶如要哭出來一般,看上去楚楚可憐。

然而周元無動於衷,又是一記鐵拳砸下去,然後吐了一口氣:“服了沒?”

白小鹿狠狠的盯着他,但在見到周元又是舉起了拳頭,趕緊擋着臉蛋,然後憋屈萬分道:“服了服了!”

周元點點頭,但舉起的拳頭還是打了下去。

白小鹿憤怒的罵道:“為什麼還打?!”

周元咧嘴一笑:“我樂意,不服再來。”

他倒是有點摸到了這白小鹿的脾氣,你越是對她軟,她似乎反而不領情,只有這般毫不留情,她才能夠收斂一些。

果然,那白小鹿雖然氣得不行,但還是收了聲,不敢再挑釁。

周元見狀,這才滿意的拍了拍手,然後從她身上爬了起來。

而白小鹿則是紅着眼睛,可憐巴巴的起身,哪還有先前的半分氣勢。

周元笑嘻嘻的拍了拍她的腦袋,卻是被她一手打開,然後他抬頭看向那雙方天域的人馬,就要宣佈結果。

然而,他看向四周,卻是發現無數人都是用一種看待禽獸般的目光將他給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