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藉的大地上,五大天域的人馬皆是沉默的望着周元,那如同看待禽獸般的眼神讓得後者分外的無奈。

“你們願意聽我解釋嗎?”周元嘆息道。

這白小鹿的肉身實在是太過的抗揍了,如果他不傾盡全力的話,打在她的身上根本是不痛不癢,而且稍稍放鬆,就有可能被她反撲。

而且不要光看她那小女孩的身軀啊!

那隻是迷惑人的假象啊!

那看似柔弱的身體裡面蘊含的力量,連周元都不敢有絲毫的小覷。

不過白小鹿看見周元這吃癟的模樣倒是有些開心,她在維持着小女孩形態的時候,似乎連心性也是受到了一些影響,她抖了抖身子,四周升騰的煙塵完全無法沾染其身,肌膚上依舊是乾乾凈凈,毫無痕跡。

“你真是凶殘,連小女孩都打。”白小鹿說道。

周元撇撇嘴,皮笑肉不笑的道:“裝什麼嫩啊。”

白小鹿沒理會他的譏諷,小手一抓,便是將那金色巨錘抓來,隨手收起,然後烏黑的大眼睛看着周元,道:“不過雖然你一點風度都沒有,但你的實力,的確很強。”

“我原本以為此次我的對手會是關青龍,沒想到...”

她搖搖頭,道:“你這諸天總指揮的位置,我白小鹿承認了。”

她並沒有任何的藉口,大方果斷的承認了失敗,這倒是讓得周元看她稍微順眼了一點。

而隨着白小鹿的鬆口,那後方三天天域的人馬頓時鬆了一口氣,白小鹿畢竟代表着乾坤天,如果她真是要不認賬的話,還真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畢竟他們不可能對乾坤天大部隊發動攻擊,那樣的話,只會便宜了聖族。

關青龍,薑金鱗等人走上前來,前者對着白小鹿抱了抱拳,道:“多謝白隊長深明大義。”

而白小鹿後方,李符等乾坤天,五行天的頂尖強者也是匯聚而來,看李符等人的模樣,顯然整個五行天都是在以白小鹿為首。

白小鹿淡淡的道:“我之前不接受,並非是在胡攪蠻纏,只是我清楚我們接下來將會面臨著多大的危機,我不可能讓一個能力不夠的人坐在總指揮的位置上,所以我必須親自試探他的實力。”

“聽你話里的意思,似乎知道接下來的危機?”周元若有所思的道。

“難道你們遇見過聖祖天的人?”

白小鹿白嫩的臉蛋上,有陰晴不定之色浮現,旋即她深吸一口氣,道:“我的確遇見過聖祖天的人,準確說來,應該就是聖祖天中最強的聖天驕,在他的手上,我連十回合都沒堅持到就落敗。”

“如果不是當時他有其他緊要的事情,再加上我的肉身防禦太強的話,或許...我已經被他所斬殺。”

此言一齣,不僅周元等人,就連李符以及那些乾坤天中的頂尖強者都是面色劇變的望着白小

鹿,看這樣子,他們竟然都不知道此事?!

“難道是此前有一次隊長外出巡邏歸來的時候嗎?難怪那時候您的狀態看上去很不好!”有一名乾坤天的頂尖強者突然驚訝的出聲道。

其他人也是面露恍然,顯然同樣是想起了什麼。

“聖祖天最強的聖天驕...”周元面色也是變得有些凝重,先前他與白小鹿交過手,非常明白她究竟有多難纏,面對着她那種程度的肉身,周元感覺除非他祭出七彩斬天劍光,不然的話,恐怕很難對她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然而現在,白小鹿卻是說她在那位聖祖天最強的聖天驕手下,沒走過十回合。

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

白小鹿眼眸有些陰沉的道:“那個人,叫做迦圖。”

“迦圖...”

周元也是將這個名字記在了心中,或許,這個人將會是他們最大的阻礙。

“另外...聖祖天應該是在醞釀著什麼天大的手段,因為此前我會與那迦圖相遇,乃是因為發現了一座玄跡,而當時,迦圖正將那一座玄跡大山硬生生的搬走。”

“他們聖祖天的人,並沒有參與此前與我們五大天域的任何一次爭鬥,因為他們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找尋那些玄跡上面。”

“而聖族其他天域,則是在為了拖住我們的腳步。”

“雖然我不知道他們為何要搬走那些玄跡,但我相信,他們必然是醞釀著一個針對我們五大天域的陰謀。”白小鹿說道。

周圍一片寂靜,顯然都是被白小鹿所說的情報給震住了。

那五行天的李符也是有些艱難的道:“這種情報怎麼不早說?”

“因為說了也沒用,我們的力量可不夠。”白小鹿緩緩的道。

李符啞然,的確,就算他們此前知曉了,難道憑他們兩域就敢去找聖祖天嗎?

“他們究竟想要做什麼?”關青龍眉頭緊鎖,面龐上滿是擔憂之色,對於聖祖天的這種舉動,他感到了一些不安。

一道道目光匯聚向周元,作為如今名義上面的諸天總指揮,他顯然是所有人心中的支柱。

望着那些忐忑的目光,周元神色倒還算是平靜,因為他知道一旦連他都慌亂了,那麼恐怕五大天域的士氣也將會出現極大的打擊。

“不管聖祖天要做什麼,我們都沒有退路可走,九條祖氣主脈就在前方,聖族有什麼陰謀,等到了那裡,一切都能夠知曉。”

“我們身上肩負着各自天域的一部分未來,聖族居心叵測,狠決無情,若是讓得他們因此而愈發的勢強,或許在那未來,整個天源界中,都將會沒有我們諸族的立足之地。”

周元眼神漸漸的變得凌厲,他環視眾人,緩緩道:“此戰,可以說是可能會影響到未來的一次關鍵之戰,為了我們所在的天域

,所在的宗門,為了那些我們所要保護的人,我們不論面對什麼...”

“唯有死戰!”

他的聲音,在五大天域每一人的耳邊迴蕩着。

無數人的面龐漸漸的變得漲紅,心中仿佛是有着一團火在燃燒,體內的血液,在沸騰。

“唯有死戰!”

“死戰!”

“......”

一道道低沉的咆哮聲響徹起來,最後匯聚起來,響徹雲霄。

“五大天域,準備動身!”

周元見狀,再不猶豫,一聲長嘯。

下一刻,五大天域的人馬開始匯聚,最後以周元,白小鹿,關青龍,薑金鱗等人為首,浩浩蕩盪的呼嘯而出,直接對着最中央的地域急速而去。

他們已經能夠感應到,那九條散髮着無窮威能的主脈,在那中央地域綻放。

如今的他們,算是處於中央地帶的外圍區域。

不過,這般趕路持續了半日時間後,他們已是接近核心地帶。

核心地帶的一座萬仞山崖之上,忽有源氣波動浮現,數道身影閃現而出。

正是以周元為首的眾人,在他們身後的山脈中,五大天域的大部隊浩蕩開進。

“前方便是古源天的核心地域...”一道身影說了一句。

周元,白小鹿,關青龍等人也是抬起頭,望向遠處的天際。

再然後,他們的瞳孔皆是猛然緊縮。

“這是...?!”

因為他們見到,在那遠處的天地間,竟是有着一座巨大無比的光陣懸浮,光陣無比的玄奧,直接是連接了天與地,然後對着遙遠處蔓延,直到視線不可及之處。

那裡的空間,呈現扭曲,斷層的感覺,讓人無法窺探其後。

一股無法形容的偉力,蕩漾在天地間。

那光陣,宛如是天壁,橫隔在前方,將這古源天的核心地域與外界盡數的分離。

而在那巍峨無比的光陣中,隱約可見一座座古老山嶽,石碑,巨柱矗立。

這些山嶽,石碑,巨柱...皆是散髮着滔天祖氣,赫然都是玄跡所化!

而在這座無法想象的大陣深處,天地間可見九條若隱若現的祖氣主脈,吞吐天地,引得整個古源天都是在微微的震蕩。

“我知道他們想要做什麼了...”

白小鹿雙手緊握,素白的小拳頭上面有青筋在跳動,她的眼中也滿是暴怒的火焰以及一種驚懼。

“他們...”

“想要吞掉九道祖氣主脈,讓我們諸族五天,一道都吃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