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平靜的聲音自山脈後方傳出時,三大天域的人馬也是有些騷動起來,不少人皆是面露怒意,覺得這乾坤天實在是有些狂妄與不知好歹。

周元神色倒是沒有什麼波瀾,因為對方的反應並沒有出乎他的意料。

畢竟他這個諸天總指揮,乃是混元天,萬獸天,蒼玄天的推舉,可乾坤天卻並不在此列中,而且乾坤天與混元天以往的摩擦與競爭最多,他們自詡並不弱於混元天,所以對混元天這諸天之首的名號,也並不怎麼認同。

而如今,混元天三大天域在他們乾坤天沒有在場同意時,居然就將諸天總指揮給推舉了出來,這種事情,他們怎麼可能會認賬。

薑金鱗看了周元一眼,道:“聽聞此次乾坤天那一位指揮者可並不簡單,其出自梵天宮,而梵天宮乃是乾坤天八大勢力之首,底蘊古老,我聽族內的長輩說過,他們這一代那位天陽境的扛鼎者,乃是千載難遇的絕頂天驕,論起天賦潛力,恐怕不會比周元隊長弱。”

他的眼中帶着一點幸災樂禍,畢竟生生被周元壓了一頭,這薑金鱗心中自然也是有點不爽快,如今若是出一個能夠跟周元爭鋒的人,那倒是能夠看一場好戲。

周元淡笑道:“我對這個位置沒什麼好在意的,若不是薑金鱗隊長不能挑起大梁,我真是恨不得直接丟給你。”

薑金鱗臉龐抽了抽,周元話里的意思他如何不明白,這是在說他能力不夠,無法擔任此位。

關青龍淡淡的道:“我對周元隊長還是有信心的。”

旋即他打了一個手勢,頓時三大天域的人馬浩浩蕩盪的自天空中落下,黑壓壓的瀰漫著這片山林之前。

“就算你乾坤天有異議,那也要當面商討個清楚吧,若是你們有更好的主意,我們三大天域也並不會盲目拒絕。”關青龍雄渾的聲音響徹起來。

而在他的聲音落下後不久,那片山脈深處便是有着異動傳出,只見得大地微微震動,一道道身影如潮流般的自山脈深處涌出來。

那是乾坤天與五行天的大部隊,規模其實並不比他們這邊的三大天域弱多少。

此刻,五大天域的大部隊,方纔算是徹徹底底的聚合在了一起。

周元目光掃視全場,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感慨,這乾坤天的確很強大,難怪是能夠和混元天爭鋒的天域,光是他粗略的一掃而過,便是在其中發現了不少強大的源氣波動。

按照他的估計,那乾坤天內源氣底蘊超過三十億的強者,恐怕

不會低於五指之數。

而與乾坤天相比,那五行天就弱了許多,不過比起蒼玄天顯然還是要強一些的,這倒是讓得周元有點無奈,看來蒼玄天這吊車尾的名頭是丟不掉了。

周元的目光盯着乾坤天,五行天大軍的前方。

只見得那裡有一道身影走出,那是一名身穿長袍的男子,袍服之上有地風水火雷的光紋流轉。

“在下五行天李符,見過混元天,萬獸天,蒼玄天的朋友。”

男子面目雖然普通,但一對眼目卻是格外的引人註目,其中時不時的有着火光,雷芒等五行之光掠過,散髮着五行之韻。

周元,關青龍,薑金鱗都是遙遙的抱拳,這李符的實力同樣極強,在他們的感應中,此人的源氣底蘊足足有三十六億之多,顯然此人應該就是五行天的指揮者。

“看來李符隊長也發現了一座玄跡,得到了不小的好處。”關青龍緩緩的道,這李符能有如此底蘊,必然是得到了不小的機緣,不然不可能會達到這種程度。

李符衝著他們露出溫和的笑容,道:“想必這位就是混元天的關青龍隊長了吧?當真是好眼力,我們此前的確是發現了一座玄跡,同時還在那裡碰到了聖冥天的大部隊。”

“我五行天跟他們鬥了一場,險些落敗,好在乾坤天的白隊長及時趕到,助我們擊退了聖冥天。”

聖冥天,乃是聖族四天中居末的天域,但如果因此就小覷其實力的話,必然是極為的愚蠢。

“原來如此。”

眾人恍然,不過倒也並不奇怪,畢竟如此遼闊的古源天中,玄跡可不止就一座。

關青龍道:“李符隊長,可否請乾坤天的白隊長出來見見?如今大戰在即,我五大天域,還是得聯合為好啊。”

李符聞言,有點尷尬的道:“白隊長不想見你們。”

周元,關青龍,薑金鱗等人眉頭皆是一皺,這乾坤天就算對他們不滿,那也該現身當面說個清楚,這躲起來不見人,着實是有些令人無語。

李符有些無奈的道:“白隊長說只聽過混元天有一個關青龍,什麼周元的,卻從未聽過,有什麼資格擔任五大天域總指揮?”

關青龍面色一沉,那薑金鱗則是暗笑一聲。

而周元面色上倒是不見怒意,反而是緩步上前,淡笑道:“我便是混元天周元,若是白隊長對我有意見的話,可以當面來跟我說,躲在後

面婆婆媽媽的,怎麼跟個女人一樣?”

“我有沒有資格,你來碰一碰,不就知道了嗎?”

那李符聽到周元這般言語,面色頓時一變,不過還不待他說話,他便是聽到了一聲冷喝自後方山脈間響起。

“哼!”

轟!

冷喝落下,這片山脈突然震動起來,然後後方三大天域的人馬便是有些震驚的見到,一座遮天蔽日的巨峰直接從那山脈中升起。

他們震驚的,並非是這座巨峰,而是他們看見,在那巨峰之下,竟是有一道身影單手托着。

“轟轟!”

那道身影手一甩,那座山嶽便是帶着巨大的陰影呼嘯而下,直接是將周元籠罩了進去。

周元眼神微凝的望着這一幕,他如何看不出來,那出手之人手托山嶽,完完全全是憑藉著肉身的力量,根本沒有動用一絲一毫的源氣。

單手托山。

這般肉身之力,可謂是強悍。

不過想要用此就來震懾他周元,倒也是太天真了一些。

周元五指緩緩緊握,身體上有着熾熱的岩漿紋路蔓延出來,一股暴虐的氣息隨之瀰漫,腳下的大地直接是化為了一片岩漿。

他立於原地,任由那座山嶽砸來,然後一拳轟出。

轟!

他的身影與那座山嶽相比,宛如螻蟻一般,然而當這一拳轟出的時候,那山嶽直接是凝滯於半空中,下一瞬,一股恐怖的溫度自其中爆發出來,整座山嶽都是在此時,被那蘊含著熾熱的拳勁,硬生生的轟成了漫天粉末。

在經過此次的石碑機緣後,周元所修煉的大炎魔,同樣是達到了大乘的地步。

一拳將山嶽轟成粉末,他的目光也是望着前方。

只見得那裡有着一道身影從天空中落下。

而當他在見到那道身影的時候,頓時忍不住的愣了愣。

因為那是一名身穿白衣的小女孩,小女孩膚白如雪,模樣也是嬌俏可人,可是在她那細嫩的小肩膀上,此時正扛着一柄金色巨錘,巨錘的陰影將她整個人都險些掩埋進去。

“我就是乾坤天的隊長,白小鹿。”

“你要跟我硬碰嗎?!”

她盯着周元,眼冒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