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莫名其妙的成為了諸天總指揮,不過他本人對此倒是並沒有太過的在意,若不是身處這個位置,有利於將五大天域的力量稍稍凝結一些的話,他真是對此半點興趣都沒有。

因為一個搞不好,這位置就會變成背鍋俠,畢竟位置越高,責任也就越大。

但周元也沒辦法拒絕,在面對着那神秘強橫的聖族時,此時三大天域的人馬都需要一個支柱來寄托希望與信心,關青龍與薑金鱗原本是可以的,可隨着周元此次的突破,這兩人就有些開始不夠了。

這個時候他不站出來,對三大天域人馬的士氣將會有着不小的影響。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還是這出世的九條主脈的爭奪!

於此相比,此前的那些所謂的祖氣支脈甚至玄跡,都不值一提。

那九條主脈所擁有的力量,甚至能夠對一個龐大無比的天域達到一些影響。

那種力量對於周元他們這種天陽境而言,簡直就是匪夷所思的,如果不是因為這古源天的特殊規則,以他們這般實力,幾乎沒有絲毫資格參與這種層次的爭鬥。

不過這對他們而言同樣也是蘊含著巨大的機緣,九條主脈中所蘊含的力量,即便他們最終能夠截取的只是一絲一縷,但也足以讓得他們完成一種難以想象的蛻變。

如此機緣,千載難遇。

所以,當在成為了這所謂的總指揮後,周元第一時間便是下令,三大天域所有人馬,立即動身,趕往那九條主脈波動所傳來的中央方向。

大軍全速開發,中途再沒有任何的停留,甚至在遇見了一些因為九條祖氣主脈現身而被引動出現的祖氣支脈,他們都是果斷的將其拋棄。

因為所有人都明白,如今其他天域包括聖族的大部隊,必然也是在對着那個方向全速而去。

早點抵達,總歸是能夠對局勢做一些預判與準備。

...

無數道源氣雲朵自天空中呼嘯而過,浩浩蕩盪。

而周元便是盤踞於最前方的一道源氣雲朵上,他眼目微閉,卻是在感應着體內的諸多變化。

此次在那石碑中,他獲得的好處着實不小。

不僅自身修為踏入了天陽境後期,源氣底蘊暴漲至四十三億,徹底的突破了四十億那個坎,可不要小看這個坎,因為不知道有多少驚才絕艷的天驕,最終止步於此。

即便是連關青龍那般人物,若是沒有一道更大機緣的話,或許也難以有所進步,只能尋找機會衝擊源嬰境。

而三十九億踏入的源嬰境與踏入四十億的源嬰境,也是會有着不小的差距,這甚至會影響到往後在源嬰境中的修煉進展。

武瑤,蘇幼薇,趙牧神三人倒是有資格與潛力衝擊四十億的門檻,因為他們天賦比關青龍還要強一籌。

正是這個坎如此的艱難,所以才顯示出周元這四十三億的難能可貴,這也是為何當他底蘊展露的時候,三大天域的人馬都共同的要尊他為總指揮。

這般實力底蘊,足以服眾。

不過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卻並非是周元此次的全部收穫。

他那天陽之上的龍紋,已經是徹底的誕生了第七紋。

現在應該稱為七爪天陽。

距離那最為頂級的九爪天陽,已然不遠,從顓燭大師兄得來的情報來看,一旦成就九爪天陽,到時候踏入源嬰境時,便會出現跨境突破。

小源嬰境,大源嬰境,源嬰大圓滿,這就是源嬰境的三個層次。

別人突破源嬰境,只是小源嬰境,而九爪天陽,卻是能夠直接凝煉出大源嬰!

這相當於跨越了一個境界。

而唯有那些身處源嬰境的強者,方纔會明白從小源嬰境踏入大源嬰境究竟是需要多少的積累與機緣,這種跨境突破,足以讓得他們嫉妒得發狂。

“不過這龍紋越到後面,凝煉起來越是艱難,我若是想要真的達到九爪層次,恐怕必須需要那主脈的力量!”

而主脈有九條,一般稱最強的那一道主脈為第一脈,以此類推。

周元想要達到九爪層次,層次稍低的主脈都不行,必須是那條最為雄渾的第一脈!

感受着內心深處涌動的熾熱,周元也是睜開了眼目,他望着遙遠的天際處,眼神凌厲而堅定。

這機緣之爭,本就是極為的殘酷,所

以不論是為了混元天還是為了他自己,那最後的九脈之爭,他都必須試圖去爭奪那第一脈!

即便他的對手,將會是那最為神秘莫測的聖祖天!

大部隊的的全速趕路,持續了足足十日時間。

待得第十日時,周元終於是感覺到那天地間愈發澎湃浩瀚的祖氣波動,這說明他們開始踏足了那九條主脈現世的中央區域。

不過當他們剛剛踏入這片區域時,周元突然一抬手。

只見得那後方浩浩蕩盪的源氣雲朵頓時停止下來。

在其身側,關青龍,薑金鱗等人也是微皺着眉頭望着前方,因為在這一刻,他們感應到了前方突然出現了大量的源氣波動。

那般規模,並不比他們這邊遜色多少。

“是聖族的大部隊在截殺嗎?”關青龍沉聲道。

周元微微搖頭,臉龐上浮現出一抹有些訝異之色,道:“不是聖族,而是...乾坤天與五行天的人馬。”

“哦?”

關青龍也有些驚訝,沒想到這乾坤天竟然也與五行天匯合了。

而當他們這邊在停下來的時候,那遠處的群山間,有數道源氣光芒衝天而起,然後迅速的對着這邊所靠近。

關青龍見狀,立即出聲,聲如滾雷般的傳開。

“乾坤天,五行天的朋友,我混元天,萬獸天,蒼玄天已共同推舉混元天天淵域的周元隊長擔任五大天域總指揮,還請兩大天域的指揮者前來一敘!”

關青龍倒並沒有任何的遮掩,反而是第一時間將最重要的事情說得明明白白,也好趁此看看乾坤天與五行天究竟是何反應。

畢竟與聖族大戰在即,他們必須先想辦法讓得五大天域的力量聚合起來。

那原本是想要對着這邊靠近的數道源氣身影聽到此話,頓時停了下來,然後落回了山脈之後。

氣氛沉默了半晌。

終於是有着一道聽不出喜怒的聲音自那山脈後傳出,迴蕩天際。

“你們的推舉...”

“我乾坤天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