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當周元的眼眸在睜開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了這片天地間隱隱的有着一種躁動在涌現,那種躁動直接是影響到他們體內的源氣都有些忍不住的失控起來,這倒是將他們嚇得急忙全力壓制,然後眼神驚懼的望着周元的位置。

他們當然感覺得出來,那種躁動乃是由周元所引發。

這讓得他們感到極為的震撼,畢竟他們還從未見過當有人在實力精進時,竟然能夠影響到旁人體內的源氣。

嘩啦啦!

不過正當他們壓制着體內躁動的源氣時,忽然聽見了天地間似乎是有着細微的水聲在響起。

“那是什麼?”

突有驚駭的聲音響起。

無數道視線抬頭望着高空上,只見得那裡有着浩瀚的天地源氣在匯聚而來,而因為源氣太過的濃郁,竟是漸漸的凝成了源氣浪潮。

那源氣浪潮約莫千丈,一重疊一重,然後自天地間席卷而過。

那般異象,直接是引得整個天地都是在微微的顫抖着。

吼!

浩瀚的源氣浪潮中,又隱隱有着嘹亮的龍吟聲響徹而起,無數道視線投射而去,只見得那浪潮中,有一條巨龍光影在翱翔,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氣息瀰漫出來,在這等氣息下,就連關青龍他們這般人物,都是感覺到了陣陣的壓迫。

巨龍張開龍嘴,吞吐着天地源氣所化的源氣浪潮。

最後,巨龍俯衝而下,直接是化為一道巨大的光柱落將下來,直接是將周元的身軀覆蓋籠罩而進。

浩瀚的源氣涌入周元體內,在其身後的虛空微微震蕩,三輪天陽,緩緩的凝現而出。

天陽境後期!

周元也終於是在這一刻,借助着這座古老石碑的機緣,真正的踏入了天陽境後期!

嘩!

無數道嘩然聲響起,那些目光中,皆是充斥着驚嘆與敬畏。

而且,隨着三輪天陽的出現,一股讓得人頭皮發麻的源氣波動,也是在此時自周元體內如火山般的噴發。

無數盯着這一幕的眼睛,都是陡然間瞪大。

一道道倒吸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徹起來。

甚至連關青龍,薑金鱗都是出現了片刻的失神,嘴巴忍不住的有些張開,難得的失態。

因為在他們的感知中,周元所爆發出來的源氣底蘊,赫然是達到了四十三億的程度!

四十三億啊!

我的天!

而連他們都是如此,更何況三大天域其他的人?

他們一臉獃滯的望着周元,好半晌後,方纔有着低低的聲音在響起。

“我的感知是不是出現了錯覺?”

“四十三億?不太可能吧?”

“周元元老這一次的晉升,提升了將近二十億的底蘊?!”

“呵呵呵呵...”

“......”

不少天陽境後期面色極為的精彩,因為他們發現自己苦修多年的底蘊,甚至還比不過周元這一次晉升的提升...這種比較,簡直是讓得他們感到絕望。

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他們苦笑嘆息,然後眼神前所未有的尊崇與敬畏,因為當彼此差距大到了一個讓人絕望地步的時候,他們幾乎是連嫉妒的心都沒了。

“怎麼樣?”

秦蓮收回了震撼的眼神,然後衝著身旁一臉目瞪口獃的冬葉微微有些得意的揚了揚下巴。

冬葉咽了口口水,這一次,她是真的掩飾不住艷羡的道:“你們天淵域真是有福了。”

如此強悍的天陽境,即便是放眼混元天的歷史,也是極為的少見。

秦蓮理所應當的道:“能夠被蒼淵大尊所看中,收為親傳弟子,周元有這般成就,並不奇怪。”

不過看得出來,她的臉頰上也滿是喜悅之色,周元此次的晉升,將會讓得他成為混元天天陽境新的領軍者,而天淵域無疑也是能夠趁此名聲大漲,待得之後回歸混元天,天淵域的聲名也將會有所提升。

往後,誰還敢說天淵域日漸沒落?

“這個家伙。”

趙牧神仰頭望着周元的身影,眉頭皺了皺,他原本以為此次的晉級,應該是能夠趕超周元,可沒想到的是,這個家伙的提升比他還要恐怖。

當源氣底蘊愈發的接近四十億這個坎的時候,每一次的提升都是顯得尤為的艱難,所以他很明白清楚的知道,周元這四十三億,比他如今的三十八億究竟是強悍了多少。

面對着如此妖孽的周元,即便是同樣不凡的趙牧神,也是忍不住的在心中暗嘆一口氣,似乎他越是追趕,反而跟這家伙的差距就越大。

明明擁有着饕之氣運的他,才應該是成為獨一無二的主角才是。

武瑤也是凝視着周元,她紅唇微抿,鳳目之中神采有些複雜。

生性驕傲的她,從未真正的佩服過任何的同輩之人,即便是關青龍那般優秀,卻也並未真正的讓得她心服口服,但在面對着周元的時候,武瑤是

真的生出了一點這種情緒。

因為她很明白周元的崛起過程,所以更加的知曉這其中的艱難。

“父王啊,當年你奪其氣運,如今來看,或許反而是在幫他。”武瑤不知為何,心中閃過這般的念頭。

沒有幼年的那種挫折,一帆順風的周元即便是聖龍之姿,未必就追趕得上如今的成就。

所以,從某種意義來說,武王當年之舉,或許反而是成就了周元。

與心思不同的兩人相比,蘇幼微則只是安安靜靜的看着周元,清麗絕倫的臉頰上帶着淺淺笑意,在她的心中,周元從始至終都是那璀璨耀目的聖龍,不論是最初在那大周城的孱弱黯淡,還是如今的意氣風華,這在她這裡,從未有過改變。

在那天地間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中,周元身後的三輪天陽終於是漸漸的消散。

座下的蓮座,也是在此時開始光芒盡散,最後化為粉末飄散開來。

與此同時,那座古老的石碑仿佛也是如同耗盡了力量,只見得裂縫從上面蔓延出來,最後迅速的蔓延到每一個角落。

轟轟!

古老的石碑開始崩塌,不過卻並沒有任何碎石灰塵,因為整個石碑,都是在漸漸的化為虛無。

短短數息,巨大如山嶽般的石碑便是消失於天地之間,仿佛並未存在過。

周元望着石碑消失的地方,微微低頭,他很明白這一份機緣對他是何等的重要,如今古源天之爭,已是漸漸的抵達最**,他不懼聖族其他三大天域,但唯有那最為神秘的聖祖天,讓他心懷忌憚。

若是沒有此次的機緣提升,即便是他,都沒有太大的信心去面對那聖祖天。

但現在...

倒是可以碰碰試試了。

轟!

不過就當周元心中這般想着的時候,他突然察覺到這天地間似是有着一種異動出現,於是他抬起頭,面色凝重的望着虛空。

關青龍他們也是面色微變的抬頭。

只見得整個古源天的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時劇烈的搖動,大地不斷的崩裂,山嶽塌陷,大海褪去...

宛如是在改天換地。

可也就是在這種巨大的變化中,周元感覺到天地間的祖氣,在以一種瘋狂的速度暴漲。

他隱隱的感覺到,似乎天地間有着九道雄渾得讓人戰慄的祖氣波動在醞釀而出。

周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這是...

古源天九條祖氣主脈現世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