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天地間的異象,不止周元有所察覺,關青龍,薑金鱗等人同樣是猛的抬頭,眼神狂喜與期待的望着遙遠的天地間。

如此浩瀚的祖氣波動,遠非他們此前所遇見的任何一次可比。

即便是先前的古老石碑中所涌動的祖氣,都遠不及此時那祖氣波動的千分之一。

而在這古源天中,能夠比這些玄跡所擁有的祖氣更強盛的東西,只有一種...那就是古源天九條祖氣主脈!

這也是他們來到古源天的最終爭奪目標!

在尋常時候,古源天九條祖氣主脈處於隱匿之中,難以察覺,可唯有隨着越來越多的祖氣支脈與玄跡被開發,引得天地間的祖氣隱隱的有些失去平衡,這九條隱匿的主脈,方纔會真正的現世。

而現在,無疑就是那個最完美的時機。

“九條祖氣主脈現世了!”

關青龍的聲音響起來,迴蕩在每一個人的耳中。

轟!

氣氛直接是被引爆,三大天域的人馬皆是眼神無比熾熱的望着遠處的天際,那眼中有濃濃的期待嚮往以及一絲絲的驚懼忐忑。

爭奪祖氣主脈,那本就是他們來到古源天的任務,一旦爭奪成功,不僅他們自身將會獲得極大的機緣,也能夠大大的增強所在天域的氣運。

那關乎到整個天域未來的實力。

可經過數次與聖族的交鋒,他們也非常的明白這種爭奪是何等的艱難,其中必然會付出極為龐大的代價,沒有誰有自信他能夠活着走出古源天。

但他們也明白,他們沒有退路可走。

氣氛一時間有點沉默壓抑,一道道忐忑的目光在移動着,然後在關青龍的身上頓了頓,緊接着目光跳動起來,匯聚在了那剛剛完成了晉級突破的青年身上。

如今的他們,對於接下來的最終爭奪並沒有太大的信心,畢竟那聖族太過的強大,還有着那最為神秘強橫的聖祖天始終未曾出現。

所以現在的他們,迫切的希望有着一根足以撐起大局的支柱。

以往的關青龍算是他們的支柱,可他們也都明白,即便是關青龍,在面對着那神秘的聖祖天時,恐怕依舊沒有多大的優勢。

所以現在,唯一能夠讓得他們生出一些希望的,或許就只有剛剛完成突破的周元了。

因為他的實力,現在比關青龍更強大。

關青龍同樣是察覺到這一幕,不過他倒並沒有什麼憤怒之色,只是眼神微微複雜,他心胸還沒那麼狹隘,自然不會嫉恨周元超越他,只是他沒想到,這一天會來得這麼快。

同時,他還有點慶幸。

如果沒有周元此次的突破,那麼恐怕三大天域的士氣都會受到一些影響,如此一來,到時候還如何去與聖族爭鬥?

現在三大天域的人馬,都需要一個能夠寄托希望的支柱。

那個人不是他關青龍,也不是薑金鱗,因為他們都還不夠資格...

唯有周元!

不過一旁的薑金鱗倒沒他這麼豁達,他面色反而有些難看,畢竟他才算是萬獸天的總指揮,可如今連萬獸天的人馬,都把希望放在了周元身上。

於是,他忍不住的就要開口。

但一旁的艾清立刻將他制止了下來,低聲道:“你想做什麼?如今九脈現世,所有人都有着極大的壓迫感,現在只有周元能夠擔此大任,振奮士氣,你若是阻攔,那就是跟所有人做對,到時候就算是萬獸天的各族人馬,都不會支持你。”

薑金鱗面色青白交替,艾清的話極為的刺耳,可他明白這些都是實話,以周元如今的實力與威望,他若是還冥頑不靈的話,恐怕連萬獸天內部都會出現極大的分歧,到時候只會嚴重影響他的聲望。

於是,他最終只能將到嘴的話硬生生給吞了回去。

艾清看了薑金鱗一眼,眼中有些失望,這個在萬獸天天陽境一輩中也算是翹楚的人,此次在這古源天的表現可並不怎麼好,反而是那周元,初見時連她都沒有太過的重視,可短短一月之內,後者卻是讓得她明白了什麼叫做翻天覆地。

這般人物,才算是真正天驕。

薑金鱗這位玄龍族的驕子與其相比起來,着實是黯淡無光。

艾清狹長的美眸盯着周元,眸光微閃,旋即挺身上前一步,紅唇中有悅耳如鳳鳴般的聲音傳出:“周元元老,如今九脈現世,大戰即將來臨,為了應對聖族四天,我建議由周元元老擔任諸族五天的總指揮,統率五大天域人馬。”

此言一齣,頓時引來了驚呼聲,誰都沒想到,艾清竟會有如此大膽的建議,要知道在那以往的古源天之爭中,類似這種五大天域總指揮極為罕見,原因很簡單,因為彼此都難以讓所有人敬服。

而在驚呼聲之後,只聽得無數道歡喜的聲音同時的響起。

“請周元元老擔任諸族五天總指揮!”

“吾等以周元總指揮馬首是瞻!”

艾清的建議,顯然符合絕大部分人心中所想,如今大戰在即,如果能夠整合五大天域的力量,那自然是最好的策略,只是以往沒人有這般實力與威望,但周元這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卻是足夠了!

面對着突如其來的總指揮位置,周元也是有些驚愕,顯然是有點沒回過神。

楚青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笑道:“若是周元師弟擔任這總指揮的話,我蒼玄

天沒有意見。”

關青龍也是輕輕點頭,道:“有人統率,總比一盤散沙要好,我混元天自然也沒意見。”

一道道目光看向了薑金鱗,此時的後者面色鐵青,顯然艾清這般舉動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而若是周元成了總指揮,豈非是真的凌駕於他了?到時候連他,都得受其驅使。

不過隨着薑金鱗的沉默,他也是感覺到一些萬獸天的人馬/眼神開始有些不善起來,於是他只能硬着頭皮道:“我們此處只有三大天域,乾坤天與五行天的人馬皆是不在,如何能決定五大天域的總指揮?”

“我可是聽說,乾坤天這一代天陽境的那位領軍人物,可是威名極盛,同樣也是乾坤天千年難遇的天驕。”

諸族五天中,雖說大部分的時候都是以混元天最強,可混元天卻並非是無敵般的存在,這乾坤天,便是對混元天最具有威脅的一個天域。

據說在那最開始的時候,這諸天之首的名頭,可是在乾坤天的頭上,只不過混元天后來居上,逐漸的趕超了而已。

但乾坤天實力依舊不可小覷,時刻在找尋着機會再度將諸天之首的名頭奪回去。

所以若是小瞧乾坤天的話,那是極其不智的。

周元有點無奈,對於這總指揮的位置,他其實沒多大的興趣,所以就想要借薑金鱗的話就坡下驢。

不過關青龍卻是虎目看來,沉聲道:“周元元老,我等請你擔任總指揮,並非是有絲毫私心,只是此次聖族力量極強,若是我諸族五天還是如同以往那般一盤散沙,恐怕此次古源天之爭,我等五天皆會慘敗而歸。”

“那所付出的代價,將會是難以想象的,甚至往最嚴重來看,說不得就是我諸族五天被聖族所滅絕的前兆。”

“所以你既然有這般實力,就不應推托!”

楚青也是輕輕點頭,道:“若是那乾坤天不服,到時候再做過一場便是。”

隨着他們兩人的表態,薑金鱗發現他又被眾人盯上了,心中頓時怒罵一聲,但這一次他知道這些藉口沒什麼作用了,因為他發現連一旁的艾清看着他都是有些神色微冷了。

於是,他只能咬着牙道:“我萬獸天也無異議。”

無數道目光看向了周元,眼神熱切而期盼。

周元見狀,明白今日這個位置他是不上也得上了,索性也就懶得再多說,只是輕輕點頭,反正在他看來,這就只是一個無謂的名頭而已。

隨着他這一下點頭,無數人面色紛紛露出大喜之色,下一刻,一道道此起彼伏的恭賀聲響徹而起,引得山嶽震動。

“賀周元總指揮!”

“賀周元總指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