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碑的噴發,足足的持續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不過絕大多數的人,在約莫修煉了七天左右的時間後,便是自修煉狀態中退了出來,那是因為他們的身軀對於祖氣的承受度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接下來唯有等身軀將其徹徹底底的消化,才能夠繼續的吸收祖氣。

三大天域的大部隊在退出修煉狀態後,依舊是保持着亢奮的心情,顯然他們在此次的機緣中,同樣是獲得了不小的提升。

而在接下來的時間中,他們那好奇而敬畏的目光,便是在望着石碑上那二十五座蓮臺處。

那是三大天域中最為頂尖的強者。

在這些大部隊盡數的退出修煉狀態後的又七天時間,此時石碑的噴發,已經持續了半個月。

在這個時間段,二十五座蓮臺上的身影,也是開始有人陸陸續續的睜開了眼睛,一道道強大的源氣宛如狼煙般的衝天而起,萬里之內皆可清晰可見。

秦蓮是在第十六天的時候睜開眼眸,在那一瞬間,有着強大的源氣波動如風暴般的自其體內橫掃而出。

她的臉頰上有着難以掩飾的歡喜之色涌現出來。

此次修煉,她的源氣底蘊暴漲到了三十億!

足足將近五個億的提升!

這若是換在混元天內,秦蓮想要達到這種程度,恐怕起碼需要數年時間的醞釀,期間還得有諸多的修煉資源支撐,然而在這古源天內,僅僅三個月的時間...由此可見,這古源天的機緣,究竟是何等的罕見。

秦蓮倩影一動,自蓮臺上落下。

“你竟然也將源氣底蘊提升到了三十億?”一旁有着一道驚訝的聲音傳來,秦蓮一看,正是那紫霄域的冬葉。

此時冬葉的神色有些驚詫,因為她現在的源氣底蘊,也只是三十億左右,比秦蓮強不了多少,可要知道,在那進入古源天之前,她可是要比秦蓮高上一截的,可現在,秦蓮卻是漸漸的將她追趕上了。

秦蓮微微有些得意,不過卻並未顯露出來,而是將眸光投向那些依舊在吞吐着祖氣的蓮臺上:“三十億又算得了什麼,我感覺,這一次恐怕會有人將源氣底蘊提升到四十億!”

冬葉一驚,旋即順着她的視線看去,最後停在了周元的身上,當即神色莫名的道:“你覺得周元有可能達到四十億的底蘊?!”

“怎麼?不行嗎?”秦蓮淡笑道。

冬葉沒好氣的道:“據我所知,琉璃天陽就算是修煉到最巔峰,也難以將自身底蘊超過四十億,這是一種極限。”

“你還覺得周元只是普通的琉璃天陽?”秦蓮淡聲道。

冬葉一滯,雖說此前她因為蘇幼微的緣故,對周元的確是有些看不太順眼,但她卻不能否認自從進入古源天后,周元那一路而來的戰績...要知道在剛進入古源天時,周元的實力還並未真的被她放進眼中,可現在呢?她已經遠遠不是周元的對手。

周元的天賦與潛力,遠非她能夠想象。

這般妖孽天驕,當真是如煌煌大日,足以掩蓋旁人一切的光芒。

別說是她,就算是關青龍這等人物,在如今的周元面前,都是光芒在漸漸的被遮掩。

面對着秦蓮先前的所說,她更多的還只是條件反射般的反駁,可靜心下來後,卻也不得不承認,秦蓮所說,恐怕還真是有着極大的可能。

超過四十億的源氣底蘊...

如此天陽境,如此人物...即便是在混元天內,也是很多年未曾出現過了。

難道這一次,真的又要再現於世間了嗎?

在冬葉那種複雜的心情下,二十五座蓮臺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蘇醒。

薑金鱗蘇醒時,源氣浩瀚如雲,有龍吟長嘯,那所顯露的源氣底蘊,赫然是達到了三十七的驚人程度。

不過還不待那薑金鱗歡喜,便是感受到一股更強的源氣波動自不遠處爆發,引來了無數驚嘆之聲。

那是關青龍。

只見得青色源氣席卷,猶如是映照着半壁天際都是化為碧青之色。

那源氣底蘊,達到了三十九億!

眾人皆是面露震撼。

但關青龍自身,卻是在心中暗嘆一口氣,因為他也嘗試着衝擊了四十億,但最終還是失敗了,顯然,那個極限想要突破,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容易。

“關青龍,你野心倒是不小啊。”

一旁有着不咸不淡的聲音傳來,那是薑金鱗,他也是瞧見了關青龍的神色,如何不明白他想要做什麼。

關青龍神色平淡,道:“據說在那最為神秘的聖祖天內,有所謂的聖天驕...而成為聖天驕的條件之一,便是需得達到四十億的源氣底蘊。”

他的目光看向遠方的天際,道:“此前那彌山說了,聖祖天這一代的天陽境,乃是數萬年內最強的一代之一,若是我們五大天域中沒有達到這種層次的人,恐怕最後的爭鬥,將會顯得極為的困難。”

薑金鱗聞言,面色也是變得有些陰翳,他乃是極為高傲之人,可在面對着那得天獨厚的聖族天驕時,也是顯得有些無力。

“不過好在的是,我混元天也有氣運相隨...”

關青龍微微一笑,他的目光望着蓮臺上最後四道依舊散髮着光芒的蓮臺,在那上面,正是周元,武瑤,蘇幼微以及趙牧神四人。

薑金鱗看了一眼,道:“他們雖然潛力是不錯,但可惜底蘊稍遜。”

除了周元外,武瑤三人底蘊更為的淺薄,在他看來,即便是有着此次的石碑機緣,三人依舊還是有些難堪大用。

“後浪推前浪,小瞧他們可是會付出代價的。”關青龍自然知曉薑金鱗心中的不爽,畢竟這種被後浪趕超的感覺着實不太美妙,更何況,眼前的

四人,全部都來自他們混元天。

薑金鱗冷哼一聲,道:“那我倒是要瞧瞧,這些後浪能有多洶涌!”

他身影飄落而下,落在了那石碑之下。

於是,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薑金鱗在消化着體內充盈的祖氣時,也是在時刻盯着那依舊明亮的四座蓮臺。

而當石碑祖氣涌動到了第二十五天的時候。

其中三道源氣蓮臺,終於是有了動靜。

武瑤,蘇幼微,趙牧神三人幾乎是同時睜開了眼目。

那一刻,天地間有浩瀚源氣涌動。

只見得武瑤上空,有龍影盤踞,但若是仔細感應的話,又是會從那龍影之中察覺到一道若有若無的氣息在醞釀。

而蘇幼微上空,則是有黑白之日出現,陰陽交融,詭秘神秘。

趙牧神上空,則是出現了神秘獸影,吞天噬地,氣勢驚天。

這般異象,直接是引得諸多視線目瞪口獃。

而且,三人的源氣波動也是在瘋狂的暴漲。

短短數息,武瑤與蘇幼微的源氣底蘊便是踏入三十七億的層次。

而趙牧神更勝一籌,達到了三十八億,居然是超過了薑金鱗,僅次於關青龍!

三人皆是踏入了天陽境後期!

嘶。

無數道倒吸冷氣的聲音響起來,要知道此前的武瑤,蘇幼微二女的原始底蘊尚不足二十億,可如今,竟然暴漲到了三十七億,這種提升,簡直讓人感到恐怖!

他們甚至毫不懷疑,若不是三人此前的底蘊尚淺,此時的他們恐怕真的有可能踏足四十億的極限!

於是,一道道目光投射而來時,已是帶着濃濃的敬畏與尊崇。

他們感覺,新的領軍者,正在漸漸的崛起。

薑金鱗的面色,也是變得略微有些難看,此前的武瑤與蘇幼微在他看來,簡直就是好看的花瓶而已,可如今,這兩個所謂的花瓶,竟然都已經絲毫不遜色於他。

關青龍的神色也是有些複雜,不過更多的還是欣慰,他註視着武瑤那纖細修長的驕傲身影,那個此前在不斷苦練的她,如今終於是漸漸的顯露出屬於她的風采。

他感覺,或許這古源天前半截是屬於他們這些老牌天陽的,可之後,就該出現變化了。

關青龍的目光,緩緩的轉向了那最後一道依舊靜靜盤坐於九彩蓮臺之上的年輕身影,眼神複雜而帶着一絲期待。

周元...

你這一次,又是能夠達到什麼程度呢?

他的答案,在石碑開啟的整整一個月時,終於迎來了答案。

那個蓮臺上的人影,伴隨着天地的微微震顫,緩緩的睜開了緊閉一月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