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峽谷內,那被截斷的大河,再度洶涌奔騰起來。

只不過峽谷內依舊是一片寂靜,無數道目光獃滯的望着那峽谷內出現的巨大裂痕,特別是那裂痕盡頭處猶如被鑲嵌於山壁上的人影...

此時的韋陀,說不出的慘烈,再無此前半分的氣勢,也再無半分聖族的高傲。

咕嚕。

素來在乎形象的李卿嬋,也都是在此時玉手遮掩着小嘴,輕輕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雖說她從始至終都相信周元不是魯莽的人,但她並沒有想到過,周元會直接一腳將那位聖族的副隊長給踢爆了...

那可是源氣底蘊達到了二十七億程度,甚至在施展了秘法後,達到二十九億層次的恐怖強敵啊!

這種級別的天陽境,幾乎是能夠橫壓整個蒼玄天的同境!

面對着那韋陀,就算是強如楚青,必然也是被碾壓。

可誰能知曉,結局會是這樣?

李卿嬋身旁那名蒼玄宗的天陽境後期也是在此時有些顫抖的搽了搽額頭上的冷汗,他喃喃道:“我現在算是明白,當年你們那一輩面對着這般妖孽時,究竟是何等的心情了。”

明明只是一個天陽境中期,但其源氣底蘊,卻是能夠爆種爆到三十億的程度!

這除了妖孽,還能用什麼詞語來形容?

在以往的時候,他們這些天陽境,還並不太理解整個蒼玄天那一代的年輕一輩為何會對周元那般的敬畏,而現在,他明白了...

有時候,這種妖孽,就是讓人來膜拜敬畏的。

“我們這些天陽境後期跟他比起來,簡直就連渣都算不上。”

而此時,蒼玄天其他勢力的天陽境,也是從震撼中清醒過來,面露苦笑。

他們先前還覺得周元這天陽境中期的境界,似乎是有點跟不上他曾經的聲名,可現在他們才明白,這是他們的眼界太淺了,周元的天陽境中期,顯然跟他們想象的天陽境中期並非是相同的東西。

寧戰與甄虛也是在此時對視一眼,然後又看向了一旁沉默的李純鈞,緩緩的道:“還以為再次見面,我們之間的距離能夠縮小一些,但顯然...我們太天真了。”

李純鈞聞言,那素來沒有什麼表情的臉龐上卻反而是有着一抹淡淡笑意浮現出來:“我倒是覺得挺好的,他是我的目標,他走得越遠,我就越有追逐的動力。”

寧戰沉默了一下,道:“瞎子,如果你是青魚或者是綠蘿,說這話我們還能夠接受,可你用這幅模樣來說這種話,讓我們很是有點膈應啊。”

李純鈞似乎是愣了愣,片刻後,他懷中的鐵劍便是嗡嗡的顫抖起來,有着一絲絲凌厲劍氣散髮,唰的一下,直接對着寧戰暴射而去。

寧戰躲避不及,被劍氣絞碎了衣衫,露出了那精壯如虎般的身軀。

寧戰怒嚎兩聲,趕緊從乾坤囊中取出衣衫套上,一臉的憤怒,但卻不敢再挑釁李純鈞,這家伙的劍氣打在人身上,實在是太痛了!

“活該。”

甄虛陰沉沉的道,這家伙太蠢了,竟然真的敢將話給說出來,而他就比較聰明瞭,只是在心裡自己腦補,甚至他還腦補出了一些讓他打着冷顫的故事。

不過剛這般想着,他就感覺到李純鈞那如劍般的目光投射到了他的身上。

於是甄虛眉頭一皺,道:“瞎子,你不要太過分了,難道我想想都不行嗎?”

李純鈞的額頭上似是有青筋跳動了一下,下一刻,劍氣直接是對着身旁的兩人席卷而去。

...

“這也實在是過於變態了吧?”

半空中,那穆無極在沉默了半晌後,也終於是艱難的出聲道。

楚青雖說同樣是愣了愣,但他畢竟是經過當年周元一次次的奇跡熏陶,所以倒是很快就清醒過來,當即聳聳肩膀,道:“其實...也只能算做是常規操作吧。”

“當年在蒼玄天...其實周元師弟類似的事情沒少做。”

穆無極忍不住的道:“那可是源氣底蘊能夠達到二十九億的強敵啊!二十九億啊,你可知曉,我蒼玄天數百年中,就從未有天陽境能夠達到這種程度,可現在,這種級別的人,直接被周元一腳給踢爆了...”

他面龐都有點漲紅,想來這一幕給他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楚青倒是很理解,笑道:“不過眼下,我蒼玄天不是出了一個嗎?而且,還是由師兄你親自引進宗門的呢,說起來,你這算是為宗門立下了大功。”

周元雖說如今在混元天修煉,但不管如何,他出生自出蒼玄天,這是無可更改的事實。

穆無極一愣,旋即也是咧嘴笑了起來:“你這麼說,倒是很有道理啊。”

不過不得不承認,隨着周元這一腳下去,兩人原本緊繃的心也是在這一刻漸漸的變得鬆緩下來。

周元用自身的實力在向蒼玄天的各方勢力表明,他有能力,將這場近乎傾覆的局面給挑起來。

...

而與蒼玄天各方勢力的震驚相比,此時那聖族的隊伍,則是無比的驚怒羞憤。

一道道憤怒陰冷的目光,如同刀劍般的射向周元。

聖族高傲,視其他諸族如芻狗,所以他們即便是面對着天淵域時,也是帶着居高臨下的態度,他們原本以為韋陀的出馬,必然是能夠頃刻間將這天淵域的周元斬殺,可誰都沒想到,結果反而是韋陀被摧枯拉朽般的擊敗了...

這讓得聖族的隊伍心理落差太大,一時間難以接受。

不過,在羞怒之餘,也有着一些驚懼。

畢竟他們也是眼睜睜的看見了周元那爆發到三十億程度的源氣底蘊,這種底蘊,簡直就不太可能會出現在一個天陽境中期身上...而面對着這種力量,就算是有着聖族的高傲,但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天淵域的周元,的確是個大敵!

而如今,韋陀已敗,他們這邊除非是直接開戰,否則的話,恐怕就唯有一人能夠將其壓制下去。

於是,一道道希冀的目光,投向了吉摩。

在那眾多目光註視下,吉摩那淡漠的視線,從遠處那凄慘無比的韋陀身上收了回來,然後揮了揮手,立即有着數名聖族強者飛出,將那重傷的韋陀帶了回來。

吉摩眼睛轉向周元,淡淡的道:“真是小瞧了你,沒想到人族中,竟然也能夠出你這般的人物。”

能夠以天陽境中期就達到如此程度,這個天賦,即便是吉摩也是有些心驚,而放眼聖族四天中,恐怕也就唯有最強的聖祖天內的聖天驕能夠相比了。

這不由得讓吉摩心中有些殺意升騰起來,此子了得,此時還是天陽境中期,若是這讓得他踏入天陽境後期,此次的古源天之爭,恐怕他聖族還真是會被其分走一二的氣運。

先前的他,是覺得周元沒資格讓他出手,可如今,他不得不承認他失誤了,周元擊潰韋陀,大大的增長了蒼玄天與天淵域的士氣,而反觀他們這邊,卻是有些士氣浮動,這個時候他若是不站出來的話,原本掌控在手的局面,無疑將會出現轉移。

吉摩雙目幽深的鎖定周元,緩緩的道:“現在的你,倒是有資格陪我玩玩了...”

“也罷,若是你接得下我一招,今日這蒼玄天,我便放了又如何?”

“如何?可敢?”

周元聽到此話,臉龐上頓時有着燦爛的笑容浮現出來。

“你的想法倒是跟我相同...你接我一招,如何?”

兩人對視一眼,皆是露出了笑容,只是那笑容之下,殺意幾乎是凝結成了實質。

而且也就是在這一瞬。

周元的眼瞳深處,有七彩流光若隱若現。

而那吉摩眉心的豎紋,也是輕輕的蠕動了一下。

整個大峽谷,都是有着肅殺的氣氛瀰漫開來,甚至連那貫穿大峽谷的大河,都是在此時有着漸漸凍結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