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肅殺的氣氛自周元與吉摩之間瀰漫起來時,這片大峽谷內的的所有人馬,都是開始不約而同的緩緩撤退。

這一刻,就算是此前那些高傲的聖族隊伍,都是變得慎重了許多。

因為周元展現出來的實力,讓得他們不得不脫離那種傲慢。

雙方都默契的沒有開啟大混戰,因為他們知曉一旦開啟大戰的話,雙方必然會損失慘重,這種代價,雙方暫時都不想在這個時間點付出,因為這最終只會便宜其他的一些競爭對手。

正如諸族五天都是有着競爭關係一樣,那聖族四天同樣不是如鐵桶,他們之間同樣是存在着諸多的競爭。

不過最為不甘的人,莫過於那聖族的李軒,眼見這蒼玄天的大部隊就要被其所剿滅,誰知道突然竄出來一頭攔路虎...

李軒眼神陰沉的盯着周元的身影,眼眸深處還有着一些懼意,當年在蒼玄天時,他對於周元橫壓聖宮年輕一輩的事,一直都是嗤之以鼻,他覺得只是薑太神那些年輕一輩過於廢物的原因...可如今當他開始在面對着周元的時候,方纔會明白那薑太神等人是何等的倒霉。

與這般人物處於同一個時代,簡直就是悲哀。

而最悲哀的是,現在的他,也開始體驗到這種感覺了。

“這個家伙,竟然強到了這種程度...不過好在吉摩師兄出手了,以他的實力,定然能夠將此獠鎮壓下去。”

李軒的目光又是轉向了吉摩,眼中敬畏更甚,只要吉摩能夠鎮壓住周元,那麼這天淵域的士氣也會大損,今日的局面,依舊能夠輓救回來。

隨着雙方人馬盡數的退出大峽谷的戰場,無數道視線也是帶着緊張之意的匯聚於那兩道對峙的身影上面。

誰都明白,唯有這兩人的交手,才能夠決定今日這場對壘的勝負。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匯聚下,吉摩的身影緩緩的升空,他腳踏虛空,神色註視着周元,只不過如今他的眼中並沒有了之前的輕蔑,雖說他依舊有着身為聖族的高傲,但在面對着這種級別對手的時候,他也明白,這種高傲並沒有任何的作用。

“天淵域的周元元老是吧?如果此時你願意退去,我可讓你帶走那些蒼玄宗的人馬。”吉摩緩緩的道。

他的話一齣,頓時在蒼玄天的大部隊中引起了一些騷動,其他那些非蒼玄宗的勢力,皆是面露擔憂之色,他們沒想到一直傲慢的吉摩,竟然會稍稍的退後一步。

不過好在讓得他們松一口氣的是,周元面對着吉摩的退讓,只是平靜的搖搖頭。

“人,我全部都要帶走。”

這一刻,蒼玄天那些各方勢力的臉龐上有着濃濃的感激之色涌起來,想必他們心中對周元的尊崇也是在此時達到了極致,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氣在面對着聖族時,還願意保住他們。

吉摩聞言,有些惋惜的搖搖頭:“人類還是這麼不識抬舉啊...”

“既然如此,那你還是去死吧。”

當話音落下的時候,吉摩眼神陡然陰冷,只見得其指尖有着聖血流淌下來,那血液帶着淡淡的金光,然後在面前的虛空猛的勾畫,短短數息,便是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古老符文。

金符成形,直接是化為一道金光射向了吉摩眉心的縫隙。

“開聖瞳!”

吉摩那暴喝之聲,如雷霆響徹。

轟轟!

整個天地間的源氣,似乎都是在這一刻暴動起來。

後方那些聖族的隊伍,皆是面露敬畏的望着吉摩眉心處,聖瞳,那是聖族最為明顯的標誌,而唯有將自身血脈修持到一種極強的地步時,方纔能夠將其打開。

而這聖瞳,也能夠算做是聖族的天生神通之一,威能無窮。

在那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中,吉摩眉心的豎紋在此時緩緩的張開,其下有着一隻閃爍着淡淡金光的豎瞳,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中。

而當看見那隻豎瞳的時候,不論是蒼玄天還是天淵域的人馬,都是感覺到了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懼之意,那一隻不含任何情感的豎瞳,宛如是神靈之目一般,冷漠的註視着一切的生靈,而其中所蘊含的力量,仿佛也是能夠毀滅任何的生靈。

天地的源氣在沸騰,動蕩。

那種異象,令得連秦蓮他們,都是面色露出了震驚之色。

這是何等的力量,才能夠引得天地異象出現?!

面對着這一幕,連對周元信心很充足的秦蓮,也是生出了一些擔憂之意,這個吉摩,比起剛纔的韋陀,顯然強悍了不止一個檔次!

虛空上,吉摩負手而立,他冷漠的註視着周元,道:“能夠見識到我聖族的聖瞳,你死而無憾了。”

周元也是凝視着吉摩眉心的豎瞳,面龐凝重,他能夠隱隱的看見,在那豎瞳內,似乎是有着兩顆如星辰般的光點在圍繞着瞳孔緩緩的移動,頗為詭異。

一股極端危險的氣息,自周元的心中升起。

這聖瞳之力,非常的可怕。

當那吉摩聲音落下的時候,天地間寂靜了數息,緊接着浩瀚源氣瘋狂的涌動起來,而那豎瞳內的兩顆如星辰般的光點也是陡然間變得璀璨。

似乎是有某種如神靈般的威嚴低語聲響起。

吉摩眼角有金色的血線滑落,猶如是在臉龐上形成了詭異的符文,下一瞬,他陡然結印。

“聖瞳:眾生寂滅光!”

嗡!

當印法結成那一瞬,聖瞳之內,一道幽黑的光束暴射而出。

那道光束悄無聲息,可是當其射出的那一刻,整個天空都是變得昏暗下來,仿佛一切的光線都是被那道光束所吞噬。

所過之處,一切化為湮粉。

天淵域,蒼玄天的人馬皆是面露驚駭,如此威能的攻勢,簡直聞所未聞。

一道道擔憂忐忑的目光匯聚於周元的身上,他們不知道,面對着這種恐怖的攻勢,周元究竟要如何的抵擋。

而在那一道道視線聚集下,周元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雙目微閉。

神府內,那介於實質與虛幻之間的葫蘆光影,微微的跳動了一下,其內的一抹流動的七彩毫光,也是漸漸的變得明亮,最後唆的一聲,暴射而出。

周元眼目睜開,他單手豎於身前,輕聲道:“寶貝請現身。”

嗡!

當其音落的瞬間,一抹七彩毫光陡然自周元天靈蓋衝天而起。

那毫光雖淺,可當其出現時,那籠罩天地的黑暗瞬間被斬裂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