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磅礴驚人的源氣攻勢席卷而過,所過之處,虛空崩裂,山壁爆碎,顯露出極為恐怖的破壞力。

大峽谷戰場中,蒼玄天各方人馬皆是心驚膽戰的望着這一幕,特別是那些蒼玄宗的人,一個個的眼中都是有着擔憂焦慮之色流露出來。

“卿嬋啊,這位周元聖子...會不會過於托大了?”在李卿嬋身旁,有着蒼玄宗的一位天陽境後期的強者低聲問道。

不過雖說那韋陀來勢洶洶,氣勢過於的強橫,但李卿嬋卻只是盯着那道如當年般修長的年輕身影,輕咬着銀牙,堅定的道:“周元從來都不是魯莽的人,他敢這麼做,必然是有把握的。”

那位天陽境後期聞言,也只能苦笑一聲,對於周元的當年的名聲,他當然是聽說過,但當時也並沒有太過的重視,畢竟那個時候的他,早已是天陽境的實力,並不會太將周元他們那種太初境的戰鬥當一回事。

但如今,周元要面對的,可是天陽境中的頂尖敵人啊!

那韋陀的源氣底蘊,達到了恐怖的二十七億的地步。

這種級別的底蘊,如果換做他上去的話,人家根本不用動手,直接用源氣威壓就能夠將他活活的壓制得動彈不得。

而反觀周元...似乎還只是天陽境中期。

這種差距,怎麼可能放心得了啊?

...

“你說周元是怎麼回事?他真的能夠擋得住聖族那人?”在戰場的另外一處,寧戰也是忍不住的嘀咕道。

甄虛眉頭緊鎖,理智告訴他,兩人間的差距應該是巨大的,尋常天陽境中期出現在那韋陀面前絕對是一個死字,可這如果放在周元的身上,他卻是有些不太敢肯定。

“周元應該也是有所應對的手段,最起碼,不會被那韋陀給打死了。”他沉吟了一下,最終給了一個比較中肯的回答。

寧戰又看向李純均,道:“你覺得呢?”

李純鈞沉默了一下,緩緩的道:“我覺得...那個韋陀有可能會被打死。”

寧戰與甄虛都是驚了,即便是素來陰沉沉的後者,都是有點目瞪口獃,他們沒想到李純鈞竟然會給出這麼一個驚世駭俗般的回答,他們可是連這方面想都不敢去想。

“你怎麼知道的?”最終甄虛忍不住的問道。

李純鈞道:“直覺。”

甄虛與寧戰皆是無語。

...

轟!

而也就是在他們說話間,那韋陀已是出現自周元的前方,那狂暴如層層風暴般的源氣攻勢裹挾着毀滅之力,一拳轟出。

那一拳下,虛空炸裂。

“卑賤的豬玀,在我聖族面前,也敢逞凶?!”韋陀的面目變得猙獰,他的眼中滿是快意,因為他知道,這一拳之下,眼前這人,必然會被他轟成漫天血沫,連屍骨都是無法留下來。

恐怖風暴呼嘯而至,周元那微微垂下的眼目,終於是在此時猛的抬起。

嘴角同樣是有着一抹森然笑容掀起。

轟!

也就是在這一瞬間,白金色的源氣風暴猛然自其體內爆發,那種源氣強度,直接是以一種無法形容的速度節節攀升。

短短數息間,便是暴漲到了二十八億的地步!

直接是反超了那韋陀的源氣強度!

在此前的修煉中,周元自身的源氣底蘊已是接近了二十一億的程度,這比起他剛剛進入古源天時,有着極大的精進,這種底蘊,再加上“晉升”所帶來的提升,如今周元的源氣底蘊,已是達到了一種相當可怕的地步。

“什麼?!”

近在咫尺間,那陡然間自周元體內爆發出來的強悍源氣,也是讓得那韋陀面色瞬間劇變,眼中有着一抹驚駭之色涌現出來。

“該死,這個混蛋明明只是天陽境中期的實力,怎麼會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源氣?這究竟是什麼等級的秘法才能夠做到?”韋陀心中有着驚怒的咆哮在響起。

一股難以形容的危險氣息自心中涌起。

這讓得韋陀知曉,周元的攻勢,帶來了死亡氣息。

不過韋陀也並未因為驚駭而失去理智,他眼神變幻了瞬息,旋即怒笑道:“你這豬玀,這手扮豬吃虎倒是漂亮,不過可惜,你也太小瞧我這聖族之虎了!”

在這瞬息之間,這韋陀單手結印,那早已暗中準備的秘法,也是陡然催動。

他雖說對周元諸多輕蔑,但實則他做了最壞的準備,這些準備他原本以為不必動用,但眼下來看,還真是多虧了他這素來的謹慎。

“大浪疊!”

他一聲暴喝,只見得其身後滾滾源氣波動,直接是在此時再度攀升,然後再度反超周元,攀升到了二十九億的程度!

轟轟!

其周身的空間,都是因為那股狂暴的源氣威壓,不斷的震裂。

“不管你有何等手段,豬玀始終都是豬玀,休想翻身做主!”韋陀長嘯出聲,只見得其一拳轟下,如萬丈巨浪般的源氣攻勢,直撲周元。

周元望着這一幕,神色倒依舊是波瀾不驚,只是唇角的笑意變得更為的濃烈。

“這就是你的底氣嗎?”他的笑意有點古怪。

“不好意思,恐怕還不夠。”

下一刻,同樣早已準備好的印法結成。

“地聖紋!”

嗡!

大地動蕩,緊接着大地深處有狂暴厚重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涌來,順着周元貼着大地的腳掌,瘋狂的涌入了體內。

周元身軀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血肉都是沸騰了起來,腳下的地面不斷的龜裂。

而最讓得那韋陀面色劇變的是,周元那二十八億的源氣底蘊,便是攀升起來,最終是在那無數道驚駭欲絕的目光中,達到了三十億的地步!

“怎麼可能?!”這般時候,就連韋陀,都是駭然失聲。

他無法相信,眼前這個天陽境中期的人類,竟然能夠將源氣底蘊暫時的推升到這個程度!

轟!

然而不管他如何的驚駭,周元源氣盡數爆發,已是不再固守,只見其腳尖抬起,腳掌上有雪白的毫毛涌出來,將腳尖覆蓋。

“破源。”

雪白迅速的化為幽黑色彩,深邃尖銳。

嗤!

道道殘影破空而出,周元這一腳,宛如是一記裂山重鎚,當其甩向那韋陀時,前方的虛空破碎,有無數空間碎片裹挾。

這一腳的力量,就算是一座山脈,都將會被一分為二。

面對着這種力量,這個時候的韋陀已經毫無退路,而且他也明白,他只能正面硬碰,才有着一絲機會。

或許,這周元的力量,只是某種幻術,想要用此來欺騙於他!

“我不信,你這卑賤的豬玀,竟能夠超越我這般的聖族驕子!”

韋陀眼神狠辣,同樣是運轉所有的力量,宛如一道貫日光虹,在那無數道震驚的目光中,與那裹挾着空間碎片而來的腿影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轟轟轟!

撞擊的那一瞬,如驚雷般的巨聲響徹起來,整個大峽谷都是在劇烈的顫抖。

緊接着傳出的,是那狂暴的源氣衝擊波,衝擊波過處,連下方奔騰的大河,都是被生生的斬斷開來。

所有的視線,都是死死的盯着那碰撞的源頭。

那裡,兩股力量似乎是僵持了一瞬,再然後,一道道瞳孔便是猛然緊縮。

因為他們見到,那碰撞之下,周元的身影仿佛磐石般紋絲不動,而反觀那韋陀,卻是爆發出一道慘叫之聲,只見得其半個身體都是在這一刻爆碎開來,血霧瀰漫。

砰!

他的身軀在那股毀滅般力量的衝擊下,猛的倒射了出去,直接是撞進大峽谷內,所過之處,一切的山壁都是爆碎開來,猶如是被神靈巨斧,生生的在這大峽谷中,再度的開闢出了另外的一條深澗。

整個吵雜的戰場,都是在這一刻變得寂靜下來,唯有大河奔涌的聲音。

無數道視線近乎獃滯般的望着那條貫穿大峽谷般的裂痕,再看看盡頭處宛如被鑲嵌於山壁上的人影...

那是韋陀,只不過此時的他半個身軀近乎碎裂,鮮血流淌間,將那山壁都是染得猩紅起來。

面對着這一幕,不要說是蒼玄天的各方勢力,就連那些原本帶着戲謔玩味之色的聖族隊伍,面龐上的神情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凝固下來。

山風在大峽谷內呼嘯。

那無數處於震撼中的人影,終於是漸漸的回過神來,他們望着那立於山頂上的那道年輕身影,一時間有着一股戰慄般的情緒,自心中直衝天靈蓋,引得他們頭皮微微發麻。

誰能想到...

那位來自聖族的頂尖強者,竟然會被一位天陽境中期...一腳給踢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