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吉摩那殺意濃烈的聲音吐出來的時候,在其身後,那諸多聖族的強者,陰冷輕蔑的目光便是鎖定在了周元的身上,雖說這混元天乃是下五天之首,但身為聖族之人,他們對待這些下五天的種族,總是抱着居高臨下的心態。

所以在他們看來,眼前這個周元,不過是來尋死的而已。

然而周元對於那諸多輕蔑的目光卻是猶如未聞,他盯着那吉摩,笑了笑,道:“倒是不知道你打算讓我怎麼個死法?”

“需要親自上來玩兩手嗎?我倒也是很想看看,這傳得神乎其神的聖族,究竟有何了不得的地方?”

吉摩眼中有幽光流動,他打量了一下周元,然後忽的譏諷一笑,道:“你確定你真的是天淵域的領頭人嗎?一個天陽境中期?”

他顯然是探測到了周元的等級。

此言一齣,頓時引得那諸多聖族的強者哄笑出聲,眼中的輕蔑變得更盛了,這天淵域果然是沒落到了極致,一個區區天陽境中期,竟然也能夠成為領頭人?

當真是無人了!

而蒼玄天那些各方勢力的強者聞言,也是有些驚疑不定的望着周元。

這位曾經的蒼玄宗聖子,只是天陽境中期嗎?其實單純的以修煉速度而言,能夠在這些年中達到這一步,已經算是天賦超絕了。

畢竟如周元當初的同輩,天賦同樣卓越的李純均,左丘青魚他們,現在也只是天陽境初期。

雖說李純均另闢蹊徑,能夠爆發出斬殺普通天陽境後期的力量,但那不僅有着極大的負荷,而且那種天陽境後期,根本算不得真正的頂尖強者。

面對着如楚青他們這種頂尖的天陽境後期,李純均就算爆種得再厲害,那也不會是其對手。

而放眼整個蒼玄宗,年輕一輩中也就楚青一人踏入了天陽境後期,可這是因為蒼玄宗為他開啟了聖者塔這種天大的機緣,那畢竟是蒼玄老祖為蒼玄宗所留的遺寶,而且據說還有着開啟次數的限制...

所以周元如今能夠達到天陽境中期,修煉速度絕對算是迅猛了,只是...眼下這種場景,卻並不是一個天陽境中期的人能夠改變什麼的。

不過好在眾人也對此並不算太失望,畢竟他們從一開始倒也沒真的將希望放在周元一個人的身上,他們更看好的是天淵域那氣勢凶悍的大部隊。

只是,讓得他們稍微有些意外的,反而是天淵域那些人的神色。

他們並沒有因為對方嘲諷周元的等級就顯露出什麼憤怒,反而是帶着一種古怪之意。

而周元同樣沒有動怒,反而是飄落於一座高聳的山尖上,淡笑道:“聖族就只是嘴皮子厲害嗎?莫非還沒人敢上來跟我玩兩手開個場預熱一下?”

吉摩眼神俯視的盯着周元。

不過他並不打算親自理會周元的挑釁,因為這在他看來,過於的掉價了。

於是,他微微偏頭,一旁的韋陀頓時明白過來,當即有些無奈的道:“沒必要讓我親自出手吧?隨便派個天陽境後期就行了。”

吉摩道:“我想要的是一場摧枯拉朽般的虐殺,我要當著那些天淵域的人的面,將他們的領頭人斬殺於此,這會打擊他們的士氣。”

“所以,只能你出面,更保險一些了。”

韋陀顯然是頗為的不情願,但吉摩畢竟是隊長,他也不好反對,當即只能將一對陰冷的眼目投向下方的周元。

“我會讓得他後悔來到這裡的。”

韋陀身影一動,直接是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周元前方的一座岩壁上。

他面色陰翳,根本就沒有任何廢話的打算,只是腳掌一跺,下一刻,浩瀚的源氣如洪流般的衝天而起,三輪琉璃大日在身後閃現。

一股讓得在場無數人面色驚恐的源氣威壓,席卷開來。

那等源氣強度,赫然已是達到了二十七億的程度!

這種源氣底蘊,已經極為接近王玄陽那等人物了!

“周元,小心!”

楚青也是在此時面色凝重,低喝出聲。

那韋陀的源氣底蘊所帶來的威壓,連他這種身處局外的人,都是感覺到呼吸有些困難。

“你們還不去幫他?!”穆無極也是臉龐上顯露出焦急,忍不住的對着那些站在天空上看戲的秦蓮等一干天淵域的人喊道。

“不必擔心。”

然而面對着他的焦急,秦蓮只是對着他淡笑一聲。

此前周元便是單獨一人打敗了黎鑄,更何況現在的他,比起之前顯然是更強了,所以秦蓮倒是並不擔心那個韋陀會對周元造成多大的威脅。

穆無極臉龐都是忍不住的一抽,這還不必擔心?那韋陀的源氣威壓,已經強到了連他們都感到難以呼吸的地步,而周元,畢竟只是一個天陽境中期啊!

這一刻,穆無極甚至都是有些懷疑,這些人不會是想要故意坑死周元吧?

與擔心的楚青,穆無極相比,周元自身倒是神色波瀾不驚,只是眼眸中帶着一絲細微的驚訝,這韋陀,應該只是眼前這支聖族隊伍中的二號人物。

但他的源氣底蘊,卻已經接近了王玄陽...

而要知道,王玄陽可是混元天天陽境中僅次於關青龍的存在。

“這聖靈天倒是聽說過,在那聖族四天中,位居第三...這伏海殿,也是聖靈天中的最強霸主勢力。”

可即便如此,也能夠管中窺豹,看出這聖族的實力的確是強悍莫測,僅僅只是一個排第三的天域,甚至竟然就隱隱能夠跟混元天略微的扳腕子了。

“不過倒是沒能將那吉摩逼下來。”

周元有些可惜,他的目標,其實還是那吉摩,若是能夠將其斬殺,那麼這聖族的士氣必然也會大跌,到時候再全軍圍剿,也能夠減少損傷。

轟!

而在周元心中想着這些時候,那韋陀陰冷如毒蛇般的目光已是鎖定在了他的身上,下一瞬,其腳下的山壁瞬間崩塌,碎石滾滾。

他的身影,直接如電光般的射出,二十七億源氣底蘊在其身後咆哮,宛如滅世巨獸,帶來了驚天煞氣。

轟隆!

這韋陀雖然對周元極為的輕蔑,但當其出手的時候,卻是毫不留情,一拳之下,虛空直接是蹦碎,無數空間碎片環繞拳風之上。

“九重碎虛勁!”

他不僅源氣毫無保留,甚至還施展出一道殺招,只見得九道勁風環繞,一重疊加一重,所過之處,如同九頭巨獸,不斷的震碎虛空。

那等恐怖攻勢籠罩而下,看得這大峽谷內蒼玄天方面的人馬皆是面露駭然之色。

楚青一咬牙,便是打算出手相助。

但就在他剛剛動彈的瞬間,他感覺到了一股陰冷而恐怖的氣息將他鎖定。

楚青抬頭,便是見到了那吉摩眼神冷漠的將他盯着,如同盯住獵物的毒蛇。

楚青面色沉重,他知曉被那吉摩盯着,他想要出手相助都是不可能了。

“周元師弟,你可要小心啊。”楚青無法出手,只能憂心忡忡的看向周元。

在那無數道驚懼的目光中,周元望着那氣勢磅礴而來的攻勢,嘴角倒是掀起一抹躍躍欲試。

他同樣很想試試,當他如今火力全開...

究竟又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

於是,他手掌握攏,有低聲幾乎是同時間的在心中響起。

“晉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