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天,天淵域元老...”

“蒼玄宗聖子,周元在此!”

當這道聲音響徹於大峽谷中時,那無數蒼玄天的人馬,嘴巴皆是一點點的張大起來,特別是那些蒼玄宗的弟子,更是一臉的震撼與難以置信。

“蒼玄宗聖子,周元?!”

對於周元那前一句話,他們表示不太瞭解,可後面那個身份,卻是表露得很清楚了。

來人竟然是他們蒼玄宗的人?

能夠站在這裡的蒼玄宗弟子,如果要論輩分的話,幾乎都要比周元高一輩,當初周元剛在蒼玄宗嶄露頭角的時候,他們這些人幾乎大部分都是成為了宗內的執事,所以他們那時候看待周元時,都是帶着一些看小師弟般的欣賞。

後來周元離開了蒼玄天,這些年來,他的名字在蒼玄宗內也是漸漸的淡化,除了一些好友,已經鮮有人提起這個名字。

只是如今,當這個名字再度的出現在面前的時候,他們的腦海中便是會不由自主的出現那個人在蒼玄宗時,曾經的所帶來過的輝煌戰績,那是一個傳奇。

“竟然真的是他!”

甄虛,寧戰面面相覷,旋即就算是甄虛這般陰沉的性子,眼中都是有着一絲細微的激動涌現出來。

李純鈞也是抬頭,蒙着黑布的眼睛望着那個方向,不過他關心的,卻是另外的東西:“這個源氣波動,的確是周元...而且,他現在,變得好強,我甚至感覺到了體內的劍氣在震顫,那是感知到了無法形容的危險氣息。”

甄虛,寧戰心頭皆是一震,雖說李純鈞與他們一般,只是天陽境初期,但他們明白,李純鈞這個天陽境初期的戰鬥力,遠遠的超越了他們。

畢竟不是所有天陽境初期都有着能力斬殺天陽境後期的,即便這個天陽境後期,只是屬於那種比較一般的。

但至今為止,他們還未曾聽李純鈞如此的評價一個人。

即便是楚青,都是還不夠。

而眼下,李純鈞卻是如此的評價周元。

那也就是說,現在的周元,似乎是達到了某種遠遠超越他們的層次。

“這家伙...”寧戰緊握着鐵棍,緩緩的道:“看來這些年,他混得很好啊。”

當他們在為周元的出現而震驚時,李卿嬋同樣是在震撼着,她怎麼都沒想到,在這個絕境般的時刻,出來拯救他們的,竟然會是這個曾經的故人。

而且,別人沒聽懂周元第一句話,她卻是聽懂了。

“混元天,天淵域元老?”

原來這些年他是去往了混元天嗎?天淵域李卿嬋聽過,據說那是混元天最為強大的勢力之一,擁有着聖者坐鎮,而其中的元老,皆是法域強者,乃是於青陽掌教相同等級的存在!

正因為知道這些,李卿嬋方纔會失態的震驚。

周元,竟然成為了天淵域的元老?!

面對着這種震撼的事實,就連李卿嬋的性子,都是有點無法言語,周元這家伙,究竟這些年做了什麼?!

不過,在震撼之餘,李卿嬋清冷的容顏上又是有着一絲如釋重負的笑容浮現出來。

她看向身旁蒼玄宗其他的那些惶然中的弟子,認真的道:“我們有救了!”

“這位周元師兄,真的可以嗎?”也有弟子驚惶不安的問道。

畢竟那聖族的隊伍實在是太過的強大了,足以讓得他們感覺到絕望。

李卿嬋雪白的下巴用力的點下,她望着遠處天空上那道依稀還有些熟悉的修長身影:“如果是別人,或許我不敢肯定,但既然是他來了,那我絕對相信他能夠做到!”

因為在他的身上,李卿嬋見證了太多的奇跡。

蒼玄天其他勢力的人也是在此時交頭接耳,一些天陽境強者也是隱隱的記起了這個曾經響徹於蒼玄天的名字,他們有些驚羡的望着,這個出自蒼玄宗的聖子,似乎在失蹤多年後,混得很好了啊?

...

“我沒聽錯吧?那是周元師弟?”

此時的楚青同樣是有些發蒙。

“他去混元天了嗎?怎麼還成了那天淵域的元老?”

一旁的穆無極也是目瞪口獃,天淵域元老?那是何等的大人物,他實在是有些無法將這種位置和那個當年由他引進山門的少年放在一起。

“這小子,短短數年不見,混得這麼強了嗎?”

穆無極喃喃一聲,旋即他眼睛猛的一亮,周元如果只是單獨前來營救,或許對局面沒有太大的改變,可如今他可是天淵域元老,眼前那支氣勢凶悍的大部隊,想必就是天淵域的隊伍。

“看來我們好像不用赴死了?”穆無極衝著楚青咧嘴笑道。

楚青有些無奈,道:“這家伙來得真不是時候,我情緒都已經醞釀好了,被他突然打斷。”

不過雖然這般說著,但他微微鬆緩的眼角,還是表露了他此時內心的欣喜。

他倒不是在乎自身的安危,只是有了周元率領着天淵域插這麼一手,想必蒼玄天的人馬也是能夠保全得更多。

“蒼玄宗聖子,周元?”

而在對面,那聖宮的李軒也是緊皺着眉頭,這個名字他隱約的有些印象,當年在蒼玄天內倒是戰績不錯,連聖宮年輕一輩的薑太神,武煌皆是敗在他的手中,但李軒那個時候並沒有對其有什麼在意的,畢竟那種戰績在他的眼中,就如同小兒間的打鬧排名,實在不值得關註。

可他怎麼都沒想到,這個失蹤多年的人,竟然會在此時出現。

而且,周元身後那來自混元天的隊伍,也讓得他感到極為的忌憚。

“這人是誰?”吉摩淡淡的問道。

李軒連忙道:“此人以往是蒼玄天內蒼玄宗的聖子,後來被我聖宮趕出了蒼玄天,看來又逃到了混元天去。”

“那為何他說是天淵域的元老?”吉摩皺眉,據他所知,那天淵域的元老,可都是法域境強者,但眼前的周元,顯然遠遠夠不到那個層次。

李軒遲疑着搖搖頭,道:“恐怕只是妄言吧。”

吉摩面無表情的道:“不管是不是妄言都無所謂了,天淵域的隊伍已經來到,這會給我的計劃帶來不小的麻煩。”

他們聖靈天,在聖族四天之中,排名第三。

而混元天則是下五天之首,所以對於其實力,即便是吉摩再傲慢,那也不能等閑視之。

不過好在來的只是混元天的天淵域,而並非是其他八域。

顯然對於這些年天淵域的式微,即便是吉摩,也是知曉。

他抬起頭,淡漠的目光投射在周元的身上,道:“混元天的諸位,你我井水不犯河水,若是你們能夠轉身而去,我吉摩倒是很樂意交個朋友。”

吉摩的話音頓了頓,繼續淡聲道:“與我聖族為敵是什麼後果,希望你們能夠冷靜的思考一下。”

戰場有些寂靜,諸多蒼玄天的人都是面色變幻不定,他們明白吉摩這是在威脅,可聖族兩個字所帶來的恐懼,的確是真真切切,在這世界上,恐怕沒有任何勢力能夠輕易的忽視那種恐懼。

他們的目光投向那立於天淵域隊伍前方的年輕男子。

這位蒼玄宗曾經的聖子,真的能夠頂住壓力嗎?

而在那眾多目光的註視下,周元面容平靜,然後他緩緩的抬起手指。

嗡!

指尖處,白金色的源氣匯聚而來,最後化為一道光束洞穿而出。

轟!

源氣光束直接是搽着那吉摩肩膀上方兩寸處暴射而過,然後落在後方的山壁上,將那山壁轟碎開來。

吉摩的髮絲微微飄動,但一張面龐,卻是波瀾不驚。

他知道,周元這是以行動表明他的答案。

於是,他裂開嘴笑了笑,那笑容中,透着無比的森然。

“既然你想死的話...那我就成全你吧。”

“卑賤的豬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