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那自百裡澈體內爆發而出的雄厚源氣,呈現銀色,其中散髮着極寒之氣,同時又帶着鋒利的氣息。 更新最快

那是劍來峰的玄霜源氣。

劍氣如霜,冷冽徹骨,若是被侵入體內,霜寒與鋒利同時爆發,棘手無比。

整個天地間的溫度,仿佛都是在此時降低。

而周元凌空而立,金色的通天玄蛟氣自天靈蓋衝天而起,宛如巨大的金色華蓋,其中隱隱有着金蛟般的虛影,仰天嘶嘯,散髮着霸道的氣息。

無數道目光,都是匯聚於此,死死的盯着這兩道身影。

這些年來,聖源峰在蒼玄宗愈發的沒落,即便以往偶有首席出現,但跟其他峰的首席相比,依舊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所以以往聖源峰的首席,在其他峰首席面前都是顯得有些氣弱。

正因為如此,百裡澈方纔會對周元的態度極其不滿意,在他看來,後者應該如聖源峰以前那些首席一樣,在他們面前保持謙卑與識趣。

但可惜的是…周元似乎並不這麼認為。

所以百裡澈方纔會認為周元不識好歹,竟然如此的話…那就只能用最殘酷的現實,讓得這位聖源峰的首席,明白一下他這位聖源峰首席在蒼玄宗內真正的地位了。

百裡澈嘴角噙着冷笑,雙目中寒光掠過,雙掌猛然合攏!

“轟!”

一道銀霜般的源氣洪流呼嘯而出,宛如雪山崩塌,洪流滾滾而下,凌冽的寒氣充斥在天地間,只見得空氣都是在此時迅速凝結成冰。

那般源氣之雄渾,比起當日的袁洪,的確是要強盛數分!

周元面無波瀾,金色源氣同樣是呼嘯而出,化為源氣洪流,宛如金蛟咆哮,正面與那銀霜般源氣,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如今他氣府之內,有五千多顆源氣星辰,比當日打敗袁洪時,他同樣是變得更強了。

所以面對着百裡澈的源氣攻勢,他並沒有多少的懼意。

嗤!

一銀一金的兩道源氣洪流貫穿虛空,下一瞬間,便是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兩波源氣洪流,不斷的互相侵蝕,磨滅。

“這家伙,竟然比與袁洪交手時變得更強了。”源氣彼此侵蝕間,百裡澈也是察覺到周元源氣之雄厚,這令得他眉頭微皺,進而眼中寒芒更甚。

“霜爆!”

他雙手結印,猛然暴喝出聲。

轟!

當他聲音落下的瞬間,只見得那顏色源氣洪流猛然爆炸開來,一道銀色的光環成形,以驚人的速度擴散。

嗤!

銀色光環擴散處,宛如是帶着無比鋒利的氣息,竟是將那金色洪流都是一分為二,同時還以閃電般的速度,對着周元嘶嘯而去。

這百裡澈對於源氣的運用,顯然是達到相當精深的程度。

銀色光環在周元眼瞳中急速的放大,他雙目虛眯,雙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那雪白的毫毛筆尖迅速的化為漆黑色彩。

“唰!”

他手中黑筆陡然斬下,黑光掠過,猶如是將虛空都是撕裂出了一道痕跡。

嗤啦!

黑筆斬下,一抹黑光與那銀色光環碰觸。

黑光落下,凌冽鋒利的銀色光環,竟是直接一分為二,下場如之前被其分割開來的金色源氣洪流一般…

一分為二的銀色光環遠射而去,最後化為漫天光點。

斬斷銀環,周元身形迅速虛化,運轉化虛術,身形如一抹黑影般的閃掠而出,直接是出現在了百裡澈的上方,天元筆呼嘯,直接是化為無數道凌厲筆影,鋪天蓋地的對着其周身要害籠罩而去。

在運轉了“破源”的天元筆下,每一道筆影,都是凌厲無匹。

而且,如今的天元筆乃是貨真價實的天源兵,

瞧得周元攻來,那百裡澈眼神也是微沉,他雖然總是嘴上瞧不上周元,但能夠成為劍來峰的首席,說明他並非是自大的蠢貨。

所以對於周元的諸多手段,他也是有過清晰的調查,自然是明白,周元手中的天元筆,似乎有着剋制源氣的奇效。

面對着周元的天元筆,若是試圖以純粹的源氣作為攻擊手段,效果必然會大打折扣。

嗡!

幽黑筆影帶着凌厲無匹的源氣勁風呼嘯而下,不過就在接近百裡澈周身丈許範圍時,忽然間有着驚天般的劍吟聲響徹而起。

劍光乍現,寒氣凝結虛空。

劍影如暴雨般掠出,精準無比的與那一道道筆影盡數的硬碰在一起,清脆的金鐵聲響徹不休,短短十數息間,竟是交碰了不下數百回合。

每一次的碰撞,都是有着驚人的源氣波動爆發肆虐,震蕩虛空。

鐺!鐺!鐺!

在那無數道驚異的目光中,筆影與劍影鋪天蓋地的碰撞,最後漫天劍影筆影同時消散,兩道身影也是一觸即退…

周元穩住身影,手中天元筆斜指,周身金色源氣涌動,宛如鎏金一般,此時的他,眼神微凝的看向前方。

只見得那裡,百裡澈一臉冷笑,在他的手中,有着一柄長劍,長劍之上,佈滿着鱗片,色澤各不相同,鱗片包裹着劍刃,略顯奇異。

長劍微微震動,不斷的汲取着天地間的源氣,劍鋒之上,吞吐着令人心悸的劍芒。

“那是…劍來峰的九鱗劍?!”

遠處的天空上,有着一些驚呼聲響起,顯然是認了出來這柄鱗劍。

“九鱗劍麽…”周元雙目微眯,這柄劍在劍來峰倒是名氣不小,同樣是一柄下品天源兵,而且在下品中,品質都算是上等。

有了這等神兵利器,難怪百裡澈根本就不忌憚他的天元筆。

“想要仗着一柄天源兵逞威,恐怕你也太小看了我劍來峰的家底。”百裡澈淡淡的道,手中九鱗劍發出低吟之聲。

周元語無波瀾,道:“百裡首席說想要教訓我,但眼下來看,似乎還有些不太夠呢…另外,還得提醒一下百裡首席,你被我拖在這裡多一會,恐怕劍來峰的弟子就會被淘汰得越來越多。”

“既然你急着想要求敗,那就成全你吧。”

百裡澈嘴角划起一抹森冷的弧度,他盯着周元,道:“你真當我先前只是在與你熱身麽?”

他手中九鱗劍猛的一跺,頓時有着波動蕩漾開來。

漣漪過處,虛空中,有着銀色的光線若隱若現,那些光線不知何時所佈下,彼此交纏,不知不覺間,竟是將這片虛空都是瀰漫。

銀色光線密佈,仔細看去,隱隱間,仿佛如同銀色光球一般。

而周元與百裡澈的身影,竟都是處於這銀色光球內部。

若隱若現的銀色光球,隱隱的有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動傳出來。

百裡澈譏諷的盯着周元,道:“周元首席,你知曉此術麽?”

“這是我劍來峰的獨門源術,天霜封禁術…”

“此術落肉既生,體內源氣,將被凝結封禁,極難化解。”

百裡澈笑吟吟的道:“而待得你源氣被封禁時,你又拿什麼來和我鬥?”

聲音落下,他的身影陡然疾退而去,銀色光線分割出一道痕跡,剛好容他通過,然後迅速的恢復…

百裡澈望着被困於光球之內的周元,面露冷笑,伸出手指凌空一點。

嗡!

下一瞬間,銀色光球開始猛然縮緊!

天霜封禁術,啟!

這位劍來峰的首席,終於是在此時,開始露出猙獰獠牙。

天地間,無數道緊張目光,也是在此時投射而來。

(通知一個大消息!

今晚10點,武動乾坤電視劇將會在優酷和東方衛視上映,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關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