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池上空。 更新最快

五人一獸凌空而立,形成了對峙,空氣仿佛都是在此時凝固起來。

在那遠處,各峰的眼線望着這一幕,都是有些動容,誰能想到,整體實力近乎能夠碾壓聖源峰的劍來峰,最後竟然被逼到連兩位聖子與首席都要親自動手的境地。

“這周元與周小夭,真的不好惹啊。”有人低聲感嘆。

不少弟子點頭,表示認同,因為按照正常情況而言,聖源峰根本就沒有與劍來峰交鋒的資格,即便他們擁有着周元,周小夭以及那頭凶猛的神秘小獸。

但憑藉他們,難道就能夠淘汰掉劍來峰近萬的弟子嗎?

如果真要開戰的話,光是這些近萬名劍來峰弟子,就能夠將兩人一獸給困住…除非後者等人真的不顧一切的大開殺戒,但顯然,這是宗門內部的競爭,而並非是生死拼殺,很多手段受到了限制。

眼下這種情況,劍來峰的人數優勢不在,想要扭轉局面,就只能依靠聖子,首席的出手了。

“這下子,雙方的實力,算是在一個平衡線上了…”

“孔聖與周小夭都不是省油的燈,一個是第二聖子,一個深不可測,這兩人交手,還真是分不清楚誰能取勝。”

“那神秘小獸也不簡單,據說前些時候趙燭被其所傷,如今再對上,應該不敢再小覷。”

“說來說去,反而是周元和百裡澈那裡變數最大。”

“百裡澈可不是袁洪啊…雖然周元也是首席,但聖源峰的首席爭奪,明顯不如其他峰激烈。”

“如果百裡澈打敗了周元,那麼他就能夠破開結界,將劍來峰剩下的弟子救出來,到時候局面還是會回到劍來峰的掌控中。”

“這倒是有意思了,快,將消息傳回去!”

“……”

竊竊私語聲不斷的在其他峰眼線中傳遞着,最後有着一道道身影轉身而去,顯然是要將發生在這裡的消息迅速的傳回各峰。

他們知曉,當這些消息傳給各峰聖子時,他們必然會感到驚愕。

誰能想到,氣勢洶洶,傾巢而出的劍來峰,竟然會被一個不過數百弟子的聖源峰,逼到這種地步。

當高空上處於對峙的時候,劍來峰那破封而出的百來名精銳弟子,也是將凶狠的目光投向了聖源峰數百名弟子。

此時的他們,同樣是一肚子的火氣,眼下他們沒資格去找周元等人發泄,那麼就只能將怒火傾瀉在聖源峰這些弟子身上了。

對於後者,他們始終都是抱着居高臨下的心態,即便眼下他們人數少,但卻並不認為聖源峰的弟子有與他們硬碰的資格。

“都滾開!”

劍來峰弟子暴射而出,直撲結界,想要從外部將其破壞,救出被困在其中的其他弟子。

周泰望着那些氣勢洶洶而來的劍來峰弟子,面龐也是變得冷厲起來,沉聲道:“各位,周元師弟和小夭師妹費盡精力,才將劍來峰的巨大優勢打落,而我們,什麼都沒做…”

“周元師弟雖然是聖源峰首席,但他並沒有義務讓我們順風順水,修煉之路,更多的,還是要依靠我們自身去爭奪。”

“如果我們守不住結界,讓劍來峰的人沖了過去,那麼這場源池祭,我們就沒有一絲資格再去享受了。”

“所以,現在,我們該怎麼做?”他盯着眾人,呼吸加重,眼神宛如獅虎一般。

而聖源峰數百號弟子的眼睛,也是在此時漸漸的通紅,他們咬着牙,發出了低吼聲:“攔住他們!”

周泰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他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將猩紅的眼瞳盯着那些衝來的劍來峰弟子,獰笑道:“劍來峰麽…早就看你們不順眼了,這次,那就好好鬥一場吧!”

轟!

一道道雄渾的源氣衝天而起。

數百名聖源峰弟子咆哮而起,直接是腳踏源氣衝出,與那些劍來峰的精銳弟子碰撞在了一起。

半空中,頓時混亂起來。

當兩峰的弟子開始碰撞在一起,爆發出激烈交鋒時,高空上,孔聖面無表情的看了周元一眼,然後對百裡澈道:“早點解決掉,儘快將結界破壞,能救一些是一些。”

他言語平淡,顯然是覺得對方兩人一獸中,周元是最容易被解決掉的一處。

百裡澈聞言,也是輕輕一笑,他目光掃過周元,嘴角的弧度有些輕蔑,皮笑肉不笑的道:“師兄放心,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是該讓他明白自己有多少斤兩了。”

今日被周元算計一通,坑了這麼多的劍來峰弟子,他們劍來峰算是顏面大失,此時的百裡澈滿肚子的邪火,而這些火氣,顯然是必鬚髮泄在周元身上了。

孔聖面色淡淡的一點頭,然後戒備的目光便是投向了夭夭,沒有多說,身影一動,便是衝天而起,顯然是要將戰場拉開。

夭夭明眸清淡的望着他的身影,轉頭對周元道:“沒問題吧?”

周元笑了笑,道:“早就想領教一下劍來峰首席的厲害了,希望劍來峰選首席,不是靠誰的嘴皮子更厲害。”

他頓了頓,道:“倒是你那裡,多註意一些,孔聖不是省油的燈。”

能夠在蒼玄宗位列第二聖子,這孔聖的實力,顯然不可小覷。

“第二聖子…很厲害麽?”

夭夭紅潤小嘴微翹,不咸不淡的說了一聲,便是嬌軀一動,御風而起,追向了孔聖那邊。

周元瞧得那倩影遠去,豎起大拇指,道:“真乃女中豪傑。”

一旁有着鄙夷的目光投來,卻是吞吞,顯然十分不齒他這種拍馬屁的行為。

周元瞪了它一眼,喝道:“看什麼看,快去將那個東西解決掉!”

吞吞卻是伸出爪子,一陣比劃。

“什麼?你還要分源髓?”周元氣笑了,指着吞吞,道:“你個小畜生,剛剛夭夭在的時候你怎麼不敢說?”

吞吞四蹄下有源氣涌動,形成雲朵,它趴了下去,衝著周元搖了搖尾巴。

瞧得它這罷工般的行為,周元翻了個白眼,只得踢了它一腳,道:“去吧去吧,打贏了什麼都有,打輸了你就喝風去吧。”

吞吞這才搖頭晃腦的站起身來,那暗金獸瞳中有着凶光散髮出來,鎖定了趙燭,直接是率先對着另外的方向掠去。

趙燭冷哼一聲,冷冷的掃了周元一眼,道:“百裡師弟,給我好好收拾一下這個嘴賤的小子。”

說完,他也是迅速的掠出,追向吞吞。

三人一獸離去,此間的天空上,便是唯有着周元與百裡澈對峙在了一起。

百裡澈眼神森冷的盯着周元,慢條斯理的道:“周元首席,咱們總算是碰到一起了…”

他似笑非笑。

“你說,我該怎麼收拾你,才能夠將這口惡氣給出了呢?”

在說著話的時候,越來越雄渾與凌厲的源氣,宛如風暴一般,自他的體內釋放出來,那等威壓,令得四周的空間,都是在此時微微的震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