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片沸騰的海域上空,另外的一處,同樣是吸引着諸多的視線,因為這裡的兩人,在這蒼玄宗內,可謂是鼎鼎大名。 更新最快

孔聖的名氣自不必多說,第二聖子,僅次於楚青。

而夭夭這一年間,雖說出手的次數不多,但顯露出來的實力,卻是堪稱深不可測,所有人都認定,如果夭夭想的話,必然能夠名列聖子之位。

而如今的這兩人對上,無疑是讓得很多人期待着最終的勝負。

高空上,孔聖腳踏源氣,身軀修長,惹得無數女弟子的傾慕目光。

他的目光望着對面,那裡的夭夭御風而立,窈窕的身姿宛如細柳一般,特別是那絕美的玉顏,完美得讓人心醉,那種容顏,仿佛是鐘天地靈氣而生,所有的美好,都是匯聚一體,足以讓人羡慕驚嘆。

唯一讓人有些遺憾的就是她那一對清澈空靈的美眸中,始終都是充斥着一種淡泊之感,那種感覺,讓人覺得這世間萬事萬物,似乎都難以讓她提起一些興趣。

面對着這般出彩的人兒,就算是孔聖,內心都是微有波瀾,不過他終歸是定力驚人,很快的平息下心中的情緒,眼神漸漸的凌厲。

雄渾強悍的源氣,在其周身緩緩的散髮出來,一股無以倫比的壓迫感,排山倒海般的對着夭夭籠罩而去。

然而,面對着他的源氣壓迫,夭夭俏臉卻是未曾有絲毫的波動,不知為何,任何的源氣威壓,似乎都難以對她造成什麼壓制。

她玉手輕握那宛如碧玉所制的源紋筆,輕輕抬起,皓腕輕轉,便是有着複雜晦澀的紋路在筆下瞬間成形。

“雷來。”

源紋成形,猛然擴張,頓時天地源氣滾滾涌來,與源紋融合,下一刻直接是化為滾滾黑雲,雷霆在其中閃爍,轟鳴。

轟轟!

粗壯的雷霆,猛然撕裂黑雲,帶着狂暴無匹的氣息,狠狠的對着孔聖轟擊而下。

那種雷霆之中蘊含的力量,也是極其的凶悍,就算是尋常的九重天都不敢輕易對抗。

雷霆呼嘯的同時,夭夭玉手中的源紋筆並未就此停下,筆尖行雲流水般的掠過,一道道晦澀源紋幾乎是不斷的成型。

“嗚嗚!”

天地間有着狂風成形,融合源氣,直接是化為了巨大的風刃,自虛空撕裂而過時,連空氣都發出了刺耳的破空聲。

這夭夭一齣手,便是顯露出讓人動容的源紋造詣,如此威能的源紋,幾乎是信手拈來,沒有絲毫的停頓,也不存在着刻畫失敗的可能。

孔聖抬頭,他望着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雷霆與風刃,面色也是微凝,夭夭刻畫源紋的速度,連他都是感到一些震動。

後者雖然體內沒有多少源氣,但神魂卻是極為的充沛,刻畫源紋,引動天地源氣,威力絲毫不比真正的源師弱。

面對着如此強勢的夭夭,孔聖顯然也並不打算有任何的留手。

他深吸一口氣,手掌一握,一柄古樸的長劍出現在了其手中,在那長劍上,隱約可見血紅紋路。

轟!

雷霆,風刃席卷而至,孔聖猛然出手,那一瞬間,似乎是有着萬千道劍光同時出現,劍光如大日升騰,成為了天地間最奪目的存在。

劍光掠過,凌厲得讓人心寒,那無數道雷霆,風刃,竟是被生生切開。

宛如熱刀划過油脂。

有着餘波劍光射向下方的海面,頓時海面上,被生生的撕裂出深不見底般的痕跡,半晌後,方纔漸漸的被海水填滿。

那充斥天空的雷霆,風刃,在此時被那一劍,盡數的斬裂。

無數道目光震撼莫名,這孔聖能夠成為第二聖子,實力果然強悍無匹。

夭夭立於虛空,她明眸望着這一幕,然後眸光緩緩的停在了孔聖手中那柄長劍上,準確的說,是長劍上那些血紅的奇異紋路。

先前那孔聖能夠輕易的將諸多源紋所化的雷霆,風刃斬裂,這血紅紋路,作用不小。

“你這是…”夭夭紅唇微啟,緩緩的道:“破源血術?”

在這世界上,存在着一些專門剋制源紋的源術,一般這種源術,都被稱為破源血術,只不過修煉這種源術,所耗精力不小,同時還有着諸多限制,只對一些源紋有用,所以修煉者甚少。

但眼下,那孔聖劍身上的血紋,卻明顯是一種破源血術。

孔聖手持長劍,面容平靜,並沒有否認:“小夭師妹見識倒是不低,為了確保今日之勝,我已準備多時,希望小夭師妹可莫要覺得我勝之不武。”

他對於神秘的夭夭,始終抱着一分忌憚,所以為了今日能夠確保得勝,他也算是費盡了心血,方纔修成這一道破源血術。

而有了此術加持,他在面對着夭夭那鋪天蓋地的源紋攻勢時,無疑就能夠從容不迫,占據優勢。

夭夭的目光從那血紋上收回,淡淡的道:“一道破源血術而已,就想確保取勝,恐怕是你想得太天真了一些。”

破源血術的確是能夠在面對源紋時取得一些優勢,但卻並非是絕對。

不過,能夠逼得孔聖這等人物,都是做出這種準備,也足以看出夭夭所具備的威懾力。

孔聖聞言,也是淡笑一聲,他的目光掃過遠處的一處戰場,道:“我是否想得天真,那就得鬥過才知曉了,倒是那周元,怕是要在百裡師弟手中吃虧了。”

“這三處戰場,或許我劍來峰,要先下一城。”

夭夭微微偏頭,看向遠處,此時的那裡,百裡澈身形飄退,巨大的光球將周元困於其中, 顯然一處殺招,已然啟動。

正是那劍來峰的天霜封禁術。

“此乃我劍來峰的天霜封禁術,百裡師弟精於此術,那周元太大意了,竟然不知不覺間,已是落入百裡師弟掌控之中。”

“此戰,結果已顯。”孔聖緩緩的道。

他言語平淡,卻是攻心之計,意圖讓得夭夭心亂。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夭夭只是看了一眼便是收回目光,淡淡的道:“你還是先管好自身的處境吧。”

孔聖剛欲說話,眼神忽的一凝,抬起頭來,便是見到這方天地開始變色,一道道複雜晦澀的源紋,不知何時,悄然流轉在四周的虛空。

天地間源氣瘋狂涌來。

竟是漸漸的形成了一座巨大的結界。

而且還是充滿着狂暴的威能。

“好可怕的源紋造詣。”

孔聖面色漸漸的凝重,眼中忌憚更深,這夭夭竟然能夠在他未曾察覺間,就已是佈置出如此一座威能驚人的結界,這般源紋造詣,可謂是出神入化。

他手掌緊握劍柄,劍尖斜指,雄渾澎湃的源氣涌動,衣袍獵獵作響。

他知曉,今日一場惡鬥,怕是在所難免。

不過所幸,百裡澈那邊,應該能迅速的先下一城,擊潰那個惹人生厭的周元,取得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