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32章 这是宿命的一战

    “十万人?”
    李勣堪称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什么场面没见过,可听闻贾平安一把火烧死了十万人后,依旧失态了。
    刘仁轨看着他,却赞道:“烧的好!”
    这个小老头此次跟随出征,看似不哼不哈,却把自己的事儿办的稳稳妥妥的。
    “武阳公已经进了泗沘城,倭人全数跑了,武阳公断定他们会往海边去,他还说……”
    “他还说了什么?”
    刘仁轨不是那等说话遮遮掩掩的人,为何如此?
    刘仁轨一脸惊讶,“武阳公说他身边人少,想……英国公你来看。”
    李勣接过捷报,掠过前面部分,就看到了贾平安的要求。
    “他让你去……”
    刘仁轨有些懵。
    为啥?
    李勣笑道:“他说你稳健而不失机变,如此,你便快马去吧。”
    “武阳公还建言……新罗如今精锐尽丧,他准备分兵了……”李勣捂额,“这是断定倭国定然会逃窜到海上?”
    这娃真的胆大包天,若是倭人依旧集结在百济的土地上,随时都能反咬他一口。
    “水军此次跟随而来,并未出战,他要指挥权……”
    李勣沉吟了许久,“给他!”
    等刘仁轨走后,李勣琢磨了许久,依旧不得要领。
    他的身边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堪称是人才济济,小贾为何偏要点了大把年纪的刘仁轨的将?
    ……
    倭军下海了。
    贾平安随即就做了安排。
    “老李,你带着守约去,我与你一万三千人马,新罗如今精锐尽丧,你可敢去灭国?”
    李福成没想到这个事儿竟然落在了自己的头上,激动的道:“但凡不能,老夫回头就吊死在军中。”
    这个军令状也是没谁了。
    贾平安淡淡的道:“军中大清早发现主将吊死在屋里,你觉着有趣?舌头伸出来,屎尿满地都是……”
    李福成干笑道:“那就横刀自尽。”
    “守约。”贾平安不准备搭理李福成这个老家伙,看着裴行俭说道:“你有将才,可却一直不得施展,此次跟着去……要多献策,莫要如同闷头葫芦般的。”
    啧!
    李福成心想武阳公为何对裴行俭颇多关照?原来是因为他有才。如此此次征伐新罗,老夫当给他出头的机会。
    裴行俨看了贾平安一眼,拱手。
    多谢了!
    二人领军去了,贾平安坐镇海边,等待着水军和刘仁轨。
    在等待的日子里他并非是什么都不做。
    毕竟贾师傅是个勤勉的人。
    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
    前世996的打工生涯让他不习惯休息,所以……
    “好大的生蚝。”
    贾师傅正在海边撬生蚝。
    什么生蚝黏在礁石上撬不动……不存在的。
    呯!
    壳砸开,碎屑弄在了生蚝肉的上面。
    贾平安拿着一把小刀,从底部转了转,生蚝肉就脱离了壳体。
    把生蚝肉在清澈的不像话的海水里涮一下,清洗掉那些碎屑,再丢进边上的小木桶里……徐小鱼拎着小盆,不解郎君为何要这个玩意儿……
    “郎君,能吃吗?”
    “呵!好吃。”贾平安拿起一个蚝肉塞进嘴里。随后他寻到了诀窍,又弄了工具来撬生蚝。这次是连壳一起撬下来。
    “武阳公在何处?”
    有人在岸边问。
    “武阳公就在那呀!”
    “那个……那个是武阳公?”
    一张老脸出现在了视线内。
    “武阳公!”
    贾平安没回头,“等等。”
    他撬了一个生蚝丢进木桶里,把手清洗一下,吸吸手上被弄伤的地方,抬头一看,不禁乐了。
    “老刘!”
    那张老脸皱了一下。
    你叫老夫的官职刘给事中不行吗?这老刘老刘的……
    贾平安赤脚上岸,笑道:“你来的正好,我这里正准备弄个烧烤,来来来,一起。”
    可老夫是来做事的……刘仁轨说道:“武阳公,正事要紧。”
    这老汉还有些倔啊!
    贾平安说道:“倭人顺着水路逃窜到了海上,哪来的正事?”
    刘仁轨纳闷,“还得要镇压那些百济人吧。”
    “百济人?”
    贾平安笑了笑,带着他去了一个棚子里……没办法,不弄棚子会被晒成黑炭。
    一进去,里面两个百济少女福身,甜笑着用流利的大唐话说道:“见过武阳公。”
    刘仁轨愕然,“武阳公你这是……强抢的?此事万万不可……”
    “贵人却是错怪了武阳公。”一个少女笑道:“武阳公驱走了那些残害我们的倭人,咱们都感恩戴德……我们是家中主动送来服侍武阳公的。”
    另一个少女说道:“如今咱们都想着……武阳公说的什么……福报。我们都想去大唐享受福报呢!”
    这……
    百济人竟然这般,恨不能马上就搬到大唐去住。
    武阳公是做了什么?
    不,他是如何忽悠的?
    “闪开。”
    外面一声喊,刘仁轨回身,就见几个百济男子挑着一个大瓷盆进来了。瓷盆上火焰熊熊,没靠近就感受到了温度。
    他们把瓷盆放下,跪下行礼。
    “辛苦了。”
    贾平安颔首,几个百济男子欢喜的说了一堆。
    “他们说什么?”
    刘仁轨不知他们为何要欢喜。
    身边的通译说道:“他们说武阳公为百济呕心沥血,能伺候武阳公是他们的福报。”
    “福报?”刘仁轨见几个男子的欢喜格外虔诚,等他们走后就问道:“武阳公,你说的这个福报是何意?”
    贾平安把生蚝放在上面,滋滋滋的作响。
    当然是九九六啊!
    “所谓福报,就是为了大唐努力工作,死后能入天堂……这便是福报。”
    老天啊!宽恕我吧。
    撒谎撒的面不改色的贾平安一脸正经。
    “原来如此!”刘仁轨赞道:“武阳公所言甚是,不但是百济人,我等也该以此为念,为了大唐而努力……要福报。”
    老刘的福报……这位堪称是大器晚成,最后还位列仙班……成了宰相。
    滋滋滋!
    烤架上的生蚝滋滋作响。
    “何时出击?”
    老刘立功心切,恨不能寻到倭军的踪迹,全军出动。
    “不着急。”
    贾平安有些馋了。
    他拿起一只生蚝,被烫的左右手不断的交换。
    撬开生蚝壳,里面的汁水丰富,用小刀上下削断瑶柱,轻轻的吸一口。
    吸溜!
    贾平安眯着眼。
    刘仁轨不禁问道:“如何?”
    “美!”
    刘仁轨拿起一个,撬开壳后不知道削断瑶柱,就叫人弄了筷子来,几下吃了。
    “嗯!不错。”
    刘仁轨吃了几个,赞道:“武阳公果然是饕餮,不过人却不可太贪吃,贪吃的坏处……”
    老刘怎么有些絮叨呢?
    贾平安被他念叨的脑门痛。
    “其实……这个东西于男人大有裨益啊!”贾平安一脸蒙拉丽莎的微笑。
    刘仁轨楞了一下。
    来,有本事你继续絮叨。
    贾平安蹲地上撬壳。
    马蹄声传来。
    “武阳公。”
    来的是信使。
    “副大总管领军和新罗人厮杀上了,第一战大败新罗人,斩首五千余人。”
    李福成果然不错。
    初战告捷后,加之金庾信战死,金法敏被俘,金春秋此刻怕是六神无主了吧?
    “告诉李福成,大胆些。”
    一旦下了上州,整个新罗就算是被切成了两半。金春秋只有两个选择:其一负隅顽抗,最终覆灭;其二见好就收,赶紧投降,到时候寻个借口扯一下,到长安去做寓公。
    新罗局势稳定,贾平安就安心了。
    他回身,就见刘仁轨蹲在火盆边上,不断的撬开、吃、撬开、吃……
    老李都六十岁了,这还想要焕发第二春?
    男子到了六十岁,腰子不保养不行啊!容易拉缸。
    刘仁轨抬头,一脸正经的道:“武阳公年少,想来不需要这些。”
    这人……
    贾平安怒了,上去和他抢着吃。
    二人一顿大吃大喝,一桶生蚝竟然被吃光了。
    “安心歇息。”贾平安打个饱嗝惬意的道:“咱们如今就等水军来,随后出去开战。”
    “武阳公断定倭人在海上?”
    你这个判断得有根据吧,否则水军白跑一趟,回头粮草运送不及时算谁的?
    贾平安赤脚在沙滩上溜达,“对,他们就在海上。”
    中大兄王子就是个疯子,倭国此次算是倾巢出动,可却被一把火烧去大半,你让他怎能甘心?
    刘仁轨摇摇头,心想这事儿到时候再劝劝。
    当日他睡的很嗨皮。
    半夜,刘仁轨腹痛如绞。
    “哎哟!”
    随后就是拉。
    第二日早上,贾平安赤脚过来,“老刘,吃早饭了。”
    “哎哟!”
    嗯?
    贾平安推开门,就见刘仁轨躺在床上,面色惨白。
    “这是……”
    “腹泻。”
    刘仁轨难受之极,但却很迷惑,“老夫昨日没吃什么吧,为何腹泻?”
    咳咳!
    贾平安想到了生蚝。那东西他吃了没反应,老刘却拉肚子……难道他吃到了坏的?
    不能啊!
    贾平安仔细想了想……
    咦!
    昨日他们吃了许久,有几只被撬开壳的生蚝放的太久了些,还有些脏,贾平安随手拿上来烤了,本想丢给那些百济人养的狗吃,最好却发现不见了……
    老李吃了?
    “弄些粥来。”
    刘仁轨养了半日就恢复了不少。
    他站在棚子里,看着贾平安在沙滩上狂奔,一头冲进了海水里。
    “武阳公水性不错。”
    刘仁轨很羡慕。
    不过是数日,贾平安就成了黑炭。
    他从海里回来了,浑身湿漉漉的,脚上全是细纱。
    “弄些好吃的来。”
    贾平安坐下,两个侍女辛苦的提着木桶过来,一人拿瓢,一人拿着手巾。
    哗啦!
    一瓢水从头浇下去,贾平安舒服的眯着眼睛。
    两只小手在搓洗着他的头发,随即是身体。
    “武阳公,可以了。”
    边上有一张榻,刘仁轨一直不知晓是干啥的,此刻就见贾平安趴在上面,两个侍女一边一个开始揉捏。
    百济少女的手法不错,不轻不重,而且不时还浇一瓢水。
    “武阳公翻身。”
    贾平安翻身,两个少女开始按摩这一面。
    海风吹拂,美少女为自己马杀鸡……
    贾平安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那些将士都跟着贾平安学会了享受,每日轮班,会水的就下水,不会水的就在岸边玩耍。
    贾平安每日下海游泳,弄生蚝烤吃,在岸边游荡……
    这样的日子真的不错。
    “有船来了。”
    海面上出现了一艘船,有人喊道:“戒备!”
    贾平安仔细看去,笑道:“是我们的船。”
    身后传来了刘仁轨的声音,“武阳公,这是海鹘。”
    这艘船头低尾高,前大后小,看着像是鹘。船舷之下有浮板,恍如翅膀,所以得名海鹘。
    这不是减摇龙骨吗?
    牛逼大发了啊!
    “这等船在海上不惧风浪。”
    刘仁轨微微一笑,那种自豪感却油然而生。
    接着又出现了十余艘更为高大的战船。
    “好大的战船!”
    徐小鱼不禁惊呆了。
    “这是楼船。”
    刘仁轨看来做了不少功课,难怪白江口之战能击败倭人。
    “这楼船高大宽阔,上面有各等兵器,不过经不得风浪。”
    徐小鱼纳闷,“那为何还要建造这等船?”
    贾平安淡淡的道:“其一以往水战多是在内河进行,内河有多大的风浪?其二,船队中需要这等大船来震慑敌军士气。”
    就像是后世的那等超级大炮,为了运送还得一路建造铁轨到前线,一发炮弹要装填操作许久……脾气不好的早就开骂了。
    可等炮声一响时,这些不耐烦都消散了。
    后续战船越来越多,走舸、斗舰……浩浩荡荡的百余艘战船停满了内河的岸边。
    “见过武阳公。”
    统军将领王克勇上岸了。
    此人看着面如重枣,格外的沉稳。
    “好一个水军大将!”
    刘仁轨不禁赞道。
    贾平安蹲下,在沙滩上画了个建简易的图。
    “我判定我军就在这附近,水军可派出快船前去搜寻。”
    王克勇点头,“武阳公放心,下官马上派人去。”
    贾平安喜欢这等雷厉风行的人,不经意的问道:“这里叫做什么?”
    身后的侍女笑道:“武阳公,这里叫做白江口。”
    贾平安:“……”
    白江口?
    他不禁看了刘仁轨一眼。
    随后老刘发现贾平安不时看自己一眼,看的他心中发毛。
    “武阳公为何频频看着下官?”
    老刘是个实诚人,实话实说。
    “老刘你看着精神矍铄……你说你六十了?”
    贾平安不敢相信。
    满脸皱纹的刘仁轨微微得意,“老夫确实六十了。”
    “你是如何保养的?”
    “保养?”
    “就是你平日里如何生活。”
    “老夫每日……”
    边上的王克勇听的满头雾水。
    扯了许久,刘仁轨觉着自己是空耗了时光。
    “可老夫的心情为何如此愉悦?”
    水军在修整,整日都能看到那些人在船上敲敲打打,修修补补。
    贾平安每日都上船去适应。
    茫茫大海上,一望无际的海面让人心中不安;那幽深的海水让贾平安觉着下面是否藏着什么巨兽。
    “甘妮娘!都说了要快些,你特娘的还在磨蹭。”
    “甘妮娘!滚!”
    “甘妮娘!队形,队形!”
    王克勇满口脏话,刘仁轨听了微微皱眉。
    “老刘无需如此。”贾平安笑道:“军中的兄弟都是这等脾气,你若是满口之乎者也,他们和你不贴心。”
    刘仁轨心中微动。
    这时王克勇来了。
    两艘小船来了。
    “发现倭军踪迹。”
    贾平安所在的是楼船,长得高,看得远。
    “那些人在欢呼。”
    “发现倭军踪迹。”
    “在何处?”
    王克勇问道。
    “东南,约三十里外的海岛边上。”
    “武阳公!”王克勇兴奋的道:“进攻吧?”
    贾平安摇头,“就在这,就在白江口。”
    王克勇不解的道:“为何?既然发现敌踪,就该主动出击。”
    我喜欢白江口这个名字。
    贾平安坚持己见。
    他是主将,众人只能憋着。
    “敌军可发现你等了?”
    “发现了,还曾派船来追,不过咱们的船更快。”
    “整军备战。”
    唐军结束修整,准备开战。
    王克勇每日都在船上度过,叫骂声不绝于耳。
    贾平安熟悉了一番各种战船和船上的武器,呕吐了几次,渐渐的适应了海上的日子。
    这日中午,有人弄到了一条大鱼,于是在岸上弄了一顿海鱼大宴。
    王克勇吃的狼吞虎咽的,一条大鱼竟然被他吃去大半。
    这特娘的比那些大胃王也不差啊!
    贾平安二人看着他风卷残云,不禁也呆了。
    王克勇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见他们有些惊讶,就挠头道:“饿怕了。当年下官家中穷,几度差点饿死。五岁时阿娘饿死了,没多久阿耶也去了。”
    这人怎地有些像是原身的境遇,不过原身家境应当比他好。
    王克勇说的很是淡然,“下官那时候还小,村里人帮忙把父母葬了之后,下官就整日在村里晃荡,好歹这家给一口,那家给一口的活了半年……可村里渐渐就有了闲话。”
    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经常混吃混喝大伙儿也不满意……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当时王克勇才六七岁吧……
    “下官就每日进山去寻找吃的,几度误食差点被毒死,渐渐的就熟悉了……”
    王克勇突然眉飞色舞的道:“后来大了些下官去投了府兵,下官在山里如履平地,力气也大,这不就被看中了……”
    “军中真好。”王克勇真心感激军队,“进了军中随便吃,那时候下官是用盆吃……一次先帝巡查,见下官抱着一个盆吃饭,就有些诧异,一番问话……说下官这等便是难得的悍勇之士……”
    从此你就走上了升官的快车道。
    “发现敌船!”
    前方有人大喊。
    贾平安回身。
    十余艘倭船出现在入海口那边。
    “准备……”
    “甘妮娘!赶紧上船,检查兵器!”
    王克勇吃得多,话也多,干的事也多。
    船队开始列阵。
    刘仁轨听着贾平安在低声说白江口。
    “这是宿命的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