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程咬金请客

    程咬金进城门以后把马槊拿着向一边的角门走去,进到里面见嘱咐家将程平:“加强戒备,入夜若有探报回来直接入城快马报于我,若我不在城内行军别院就在云中楼!”

    程平抱拳称“诺!”领命而去。程鸿一会儿见程咬金一身便装出来翻鞍上马说道:“张桩你领一半人帮程小娃娃把马匹赶到军备处,让录事参军记好!

    其余人随我去云州城行军别院!”

    这时候程鸿马上喊道:“张桩兄弟,你挑两匹好的留着一个你自己的一个给我留着背马甲,张桩应了一声:“属下晓得了!我的就算了,属下肯定挑一匹好的留着!”

    群人“呼啦啦”分作两队一队随程咬金一队赶着马匹分兵而走,忙而不乱,不愧百战之兵!

    话说两边,程安带着十几个亲兵一人两马搜索半日见无半点人马料定不是计打发两骑回去禀报,其余人快马加鞭冲向夜幕……

    再说程咬金进得云州城中一行人直奔云中楼,一路行来见城中除了军人最多的就是行脚的商人,百姓倒是很少见到,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颉利:都是你这货,打打打的弄的民不聊生!哎!

    若战争不可避免就让我去打你吧!别在我炎黄子孙的地盘上打来打去。

    一群人呼啸着到了正街远远的见一个二层楼旁边幌杆上一面幌子上书三个大字'云中楼'!

    程鸿见了差点没笑喷,二层小楼就叫云中楼了?这要放现代动不动三十五十层的叫什么?天外天?店小二一见一群军士背弓带刀马蹄铮铮的停在门口差点没吓坐下,之间一群人拴好马匹,程咬金在前程鸿在后两亲兵夹着颉利一行人向着楼里走去。

    程咬金大声吆喝:“小二,二楼最好的包厢赶紧给我腾出来,好酒好菜的招呼着,楼下肉菜只管上来!”小二一看,哦!原来是吃饭的啊!连忙招呼:“哎,诸位军爷里面请,包间正为你留着呢!”

    然后大声向后厨喊道:“楼上天字一号好酒好菜楼下炖肉胡饼肉汤五十人份后厨忙起来~!”长长的唱腔一口气利利索索一口气念完,端是不凡!程咬金招呼三两个家将和程鸿一起上楼看了看颉利想想程鸿说的话,这老贼指不定咸鱼翻身若是不死结个善缘也是不错。

    于是说道:“大汗若不嫌粗陋一起吃点?”说着也不等颉利回答便拥程鸿向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我说小娃娃,你这一身盔甲端是不错可也不能总穿着吧?这吃饭还穿着盔甲多有不便啊!”

    程鸿抱拳道:“禀将军,小子行李在大漠时候遭遇风暴行李都被黑风暴刮走除了你眼见的这身铠甲一身换洗的都没有了,不怕将军笑话小子铠甲里面只是小衣连外衣都没有。”

    程咬金哈哈大笑:“我还以为小娃娃对盔甲甚是喜爱不忍脱下呢!”回头喊道:“程财,去上成衣铺给娃娃拿一身衣服,从里到外鞋袜!”程鸿连忙说道:“这怎么好意思让将军破费!”

    程咬金道:“不防事不防事!你大漠归来即入我帐下又是同乡同姓照顾你是应当的!”程鸿又一抱拳:“那就多谢成将军了,小子身无长物无以为报,就厚颜收下了!”这时两人推门进了包间程咬金坐主位,程鸿和颉利分坐两边,五个亲兵两个在程咬金身后两个在颉利身后一个站在包厢门口,小二进来拿着大水壶进来把碗摆好说道:“几位军爷,先喝口水压压气,好酒好菜马上就到!”

    程咬金把壶嘴一挑道:“你这鸟厮说你机灵又蠢起来了,上什么水,直接上酒,边喝边等,直接先上个五七八坛的!”小二一听,赫!这位爷这是酒缸长大的怎么的?这喝酒等菜,这是喝凉水呢?得了听您的

    “几位军爷稍等,小的这就下去给您拿来!”小二转个身拎着水壶又下了楼梯。一会儿一手拖着一坛胳膊夹着一坛走了进来,两个亲兵连忙接过给三个酒碗满上,程咬金端起酒碗说道:“今日小娃娃入我军中我甚是欢喜,先干一碗,来,饮胜!”

    说着端起酒碗一口闷掉,程鸿喝了一口酸酸的带点辣,还有一股馊馊的酒糟味,差点没吐了,这哪里是酒啊,简直是酒精饮料!还是过了期的,捏着鼻子强忍着怪味儿喝了下去,只见程咬金大叫一声:“好酒!”

    颉利也一脸赞同的样子,程鸿忍不住一阵暗暗腹诽,这简直就是馊了的啤酒在加点醋嘛!还好酒我好你一脸啊!这要是把二锅头弄出来你还不说是仙酒啊,估计这玩意酒精含量还不如我包里那瓶花露水呢!

    程咬金看程鸿一脸纠结还以为程鸿不会喝酒呢说道:“小娃娃,在军中不会喝酒可是不行的,看你这一碗酒就这模样得练啊!”说着自顾自的哈哈大笑这时成财拿着一个包裹进来说:“禀老爷,成衣铺子里只有月白儒衫了,小的自作主张拿了一套!”

    程鸿见程咬金眉头一皱连忙说道:“正好正好,我这一身盔甲穿着正累,有的换正好!”又冲程咬金和颉利抱拳说:“这身盔甲穿着太不方便,我先去下面换了在陪将军叙话!”

    程咬金挥手说:“快去快回!”程鸿转身拿起背包走到门口接过包袱向小二寻了间空房要了盆热水,关门以后打开包袱一看,丝绸的小衣料定是穿在里面的,一个月白的长卦宽大的袖子,和以前当替身的略有不同却还认得,于是洗了洗脸拿毛巾沾湿擦了擦身子换把内衣内裤换了丝绸小衣又把自己的薄毛衣毛裤套了回去穿了长褂和裤子,看了看鞋袜晕了,谁告诉我唐朝鞋分左右的,来来来我肯定打不死你!

    一溜三双鞋子程鸿挨个试了一下还好有一个稍稍大点不多,垫了个鞋垫袜子一穿得,将就吧,把头发向后一挽扎了个利索的马尾在包里拿出补妆盒照了照,不错,还挺适合的!转身收拾了零碎把自己的内衣和运动服包在包里,盔甲那在手中出了门,看程财正在门外。

    程财见程鸿出来一愣,又羡慕的看了两眼,看程鸿拿着盔甲说:“程千牛,张桩已在下面,您的铠甲是让他拿回住处么?”

    程鸿把铠甲和布包递给程财背包依旧拎在手里对程财说道:“那就有劳了!”程财接过铠甲掂量一下,这重量得有一百多斤了吧!程鸿推门进了包厢程咬金和颉利一见心里暗暗喝彩:好一个俊俏的小郎君,一身儒衫穿在身上竟然如此搭调,真是穿铠甲像将军穿儒衫是才子!这眉眼,这扮相,简直是卫介在世啊,这要是在长安从正街走一圈不知道勾回多少少女的魂来!

    尤其眉眼间那股子英气可不是酸嗒嗒的书生能有的,程咬金看看颉利又看了看程鸿,不由的心喜眉笑,看你们一群人在外面风餐露宿打东打西的没想到灭国的首功让俺老程捞来了,追了几个月你们抓一群小兵小将颉利个老家伙在俺老程这,这还不算还让我白捡一员虎将,。

    心里这个乐啊,用程鸿话说这位乐的都能看见胃了。在看颉利眼里有羡慕有不甘有失落,叹这英雄人物怎么都集中在中原大地啊!程鸿搭手深鞠一躬:“让将军和大汗久等了!”

    程咬金大叫:“不碍事,不碍事,快入座,菜刚好上齐,喝喝喝!”颉利也举杯示意。程鸿翩然入座,程咬金是左一杯右一杯的敬酒,程鸿是左一杯右一杯的灌,这酒最后喝的除了一肚子咣当咣当的馊水啥也没捞到,看着醉的趴在桌上的程咬金和颉利程鸿一阵哭笑不得,这叫什么事啊,一口菜没吃!

    程鸿一看算了,拎起羊腿看了看又拍了拍肚子,叹了口气,冲小二喊道:“切三斤熟牛肉在来二斤饼我带走!”起身对亲兵说:“哥几个,咱走吧!”

    四个亲兵俩人架着程咬金俩人架着颉利向行军别院走去。

    在外面自有一群亲兵等着,把程咬金和颉利背出门,一路来到行军别院,只见俩大石狮子威风凛凛两面石鼓雕画古朴。迈过台阶进大门毕竟是行军别院和府邸不同没有亭台水榭是一个大校场两面是两排房子大概是兵舍,穿过校场对面小月亮门里一个四合院一样的小院子,院子里一颗大银杏树估摸着有些年头了树下一个石桌两个石墩亲兵呼啦啦把程咬金簇拥着扶进正房,厢房门前张桩身穿一身灰色短衫立在门口,见程鸿进来连忙疾步走来一抱拳:“程千牛,厢房已经收拾妥当您是先走走还是进屋?”程鸿一愣,反应了一阵才明白,这千牛是叫自己呢,还千牛,这糟军职名字起的,真糟心,得尽快往上挠,要不左一个千牛右一个千牛的以为我程鸿是耕地的呢,程鸿一边乱糟糟的想着一边应和着张桩,说:“先不忙,张大哥陪我转转。”张桩一脸惶恐:“千牛大人可不当您一声大哥,叫张桩就行了。”程鸿说:“那就叫老张吧!”张桩正要说些什么,这时程鸿见两个亲兵驾着颉利站在院子中间争执着什么,程鸿见状走过去说到:“两位在干嘛?”这时站在程鸿这面扶着颉利的亲兵说:“禀程千牛,颉利是俘虏,理应送俘虏营关押但是咱云州城根本一个俘虏都没有我想把他送柴房去关一宿等明天暂时关衙门里。但是他说将军请颉利喝了酒关柴房不好,说送校场的兵舍里让兄弟们看严了明天在问将军怎么处理他。”程鸿一听明白了这是个当一辈子亲兵的兵,那个没准能当个小校什么的,还关柴房送监狱就冲今天这劲头要是我是将军今天你吧颉利关柴房明天我能把你送监狱去……程鸿说到:“这颉利我看管了一路让他和我睡厢房吧我继续看他一晚。劳烦两位把颉利扶到厢房……。”这时扶颉利那边的亲兵说了:“可不敢打扰千牛大人,右边厢房还没人住呢,把颉利放那屋哥儿几个看着点。”程鸿拱手拜托,回头拉住张桩的胳膊说道:“老张料想你饭也没吃太好我这里有从云中楼带回来的饼和牛肉咱俩在回房吃点?”不容分说就把张桩拉进屋里,桌子上油灯豆大的火苗昏黄的照耀着,程鸿把熟肉和饼放在桌上一边招呼着张桩一边拿起一张饼把牛肉卷在里面大口的吃着。一副撸胳膊挽袖子的样子颇得程咬金真传,张桩本来就是程咬金亲兵一见这架势倍感亲切俩人你一张我一张吃的不亦乐乎,你问我答的聊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