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一日,李靖还在向大漠的方向搜索,每一次抓住突厥溃军均不见有颉利的消息。

    小鱼小虾抓了不少最大的一条却如蒸发了一般,不抓住颉利此次和突厥战争只能算小胜而非全功,颉利到底在哪里?害得老将军又平添几根白发。

    这一日,云州城外几里路的长城上旗幡招展中间一面大旗上绣着个大大的程字,一顶盔贯甲的汉子正手扶腰间剑把站在旗下,一脸的阴沉看出他心情和阳光明媚的天气不怎么搭调。

    程咬金站立城头忘着西面的草原越来越火忍不住拍着城头大骂:“好你个卫孝节,凭什么你领兵出征俺老程在这里守着?突厥被打的和兔子似的逃兵都往西面逃,还怕反攻?我呸!

    估计现在拿谷草扎个人站城墙上突厥都能吓尿,照我说倾营而出揍他个鸟样得了!”

    又往北看了看:“你个鸟黑水靺鞨也是,这里打的这么热闹你也不说来凑凑,就在山里打野猪挖棒槌,一群野猪脑的棒槌,不知道程爷爷心烦!来俩人让程爷爷杀上两阵权当解闷也好……!”

    后面的亲兵听了个个想笑笑不得憋的脸通红,敢情这打仗也有凑热闹的,人家打不过你还送人让你杀着解闷?

    如果真送了那才叫猪脑棒槌呢!程咬金越骂越声大,好像这么骂就能把突厥胆气骂起来赶紧过来打云州一样,骂了一阵心情舒畅了点,回头对亲兵说:“走!去城外转转,不让喝酒不让出兵一天天闲的都闲出鸟来!”

    一群人“呼啦啦”下城备马一会儿五十几骑背雕弓挂兵刃卷起一路烟尘向西奔去……!

    早上程鸿早早起来见马头正悄悄的溜过来想啃他头下枕着的马料,被发现以后马上直起脖子左右观望,掩耳盗铃的样子在程鸿紧盯的目光中理亏似的溜走。

    叫醒了颉利草草的吃了点昨天烤熟的马肉开始一块一块的给马头披甲,批完以后拉出一匹壮实一点的马权当坐骑又开始一天的赶路,一边走一边和颉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日正中时云州外长城已在眼中只见对面卷起一路烟尘程鸿见状一个呼哨马头一个纵跃跑到程鸿跟前程鸿脚甩身横跃顺势单脚一挑镗杆稳稳的坐在马头鞍上单手接镗催马来到马群前面二十几步的地方站定,对面也见程鸿呼啦啦直奔程鸿而来在对面七八十步位置勒缰站定,。

    后面约莫五六十骑一样勒缰而止,整齐划一,人马不动,只见为首一人约莫四十左右面貌粗豪眼睛却分外有神!

    程鸿见长城在望对面又马技娴熟的样子料定这便是唐朝的军队了,把凤翅镏金镗往地下一戳整个镗头直没至凤翅抱拳说道:“对面可是唐军,小子程鸿随家师躲避战祸逃离中原,家师先去小子奉师命回故土,半路遇突厥人砍杀一阵抓住一个正欲回去不知军士可否行个方便!”

    话说这路人马不是别人正是出城说探敌情实则游猎的程咬金,程咬金远远望见两人骑赶着一群一人突厥军中装束一人金盔金甲高头大马,心里暗暗奇怪!这是什么组合?难道是突厥人伙同我军中人贩马?

    在一看冲出来的一人一马此人掌中凤翅镏金镗金盔金甲马身批着亮闪闪百炼精钢的马甲,越看越是喜欢,喜欢这身盔甲和马忽然让程咬金有一种在做一回山大王的感觉,听对面小子一说还是姓程,呦喝!本家!

    正犹豫抢还是不抢呢,还是问一下吧:“对面小子,你师傅是谁?你多大?要去哪?这战马虽是你所获按大唐律可是禁止私卖的,一个突厥俘虏可换不得什么!”

    程鸿答话:“家师姓裴名元武,小子年方十八,若是无事落了户口想去东阿老家看看。”程咬金一听,巧了还是同乡,听师傅姓裴心里又是一酸,想起乱军中自己发妻裴翠翠,还有被王世充杀了三族的岳丈一家,哎!

    你个小娃娃,惹我心酸决定了,要抢连人一起抢,抢来给我当个牙将!程咬金大喝一声:“呔!你这娃娃胡言乱语,你一人一马怎能俘虏得了突厥人还杀了那么多?让你家程爷爷申量申量你的能耐,看你还敢不敢空口说大话!”

    说着端起马槊向左奔去,程鸿一看这是要和我比划比划啊,见猎心喜他也正想看看这个嘴臭臭的本家是否有真本事,看看大唐的将领到底有什么能耐,于是催马向左两人兜了半圈站定,只见两人目光交汇同时催马杀向一处。

    二马相交只听“铛”的一声程咬金马槊差点脱手而飞程咬金暗暗称赞:小娃娃好大的力气!程鸿看老将手颤抖却马上回防想:老家伙真够机警,怕我乘胜追击?

    我若追击你能挡住?两人各自回马杀做一团,程咬金一条马槊扎挑砸崩使的是花团锦簇若急电吞吐,程鸿一条凤翅镏金镗拦截挂挡只守不攻守的是滴水不露,慢慢的程鸿摸清了对方的套路便试着攻了两镗,程咬金虽攻的酣畅淋漓却也憋屈无比每次进攻好像正送到对方守处一般。

    小娃娃看着年岁不大镗法却如沉稳老辣,刚被攻了两下程咬金心里大呼吃不消,虚晃一下奔出圈外,大喝道:“不打了,不打了,你这娃娃马倒是不错本将军马劣在打下去马若累倒本将军难道要走着回去?看小娃娃你虽然镗法凑合勉强能入我法眼杀几个突厥小兵倒是不费甚事,算你过关,可这马匹却是要府兵才能卖,不如你来我军中当个百夫长?只不过你这突厥人多余抓,直接砍了算了,还没一匹马值钱呢……!”

    这时只听一声大喝:“程老匹夫,你欺人太甚!本可汗虽然被俘却非你所俘,你安敢欺我!”程咬金仔细一看不由得惊的目瞪口呆,失声喊道:“颉利!”

    四周亲兵一听呼啦下围住二人各拿刀枪弓箭指着程鸿与颉利,马头见四周兵马利刃四蹄踢踏只等程鸿一声知会便冲出去,程鸿拍了拍马头脖子的铠甲安抚了一下,开声问道:“这位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程咬金眼睛骨碌碌乱转看了看颉利又看了看程鸿,颉利一见马上说道:“程老匹夫我颉利并非落入你手,小英雄非要向你这面走我这才随来若不是撞见小英雄我早顺着大漠远遁了,李靖都不一定抓的住我,再说我虽被小英雄擒获却是心服口服,你程咬金我却是不服,若是想让我服你有能耐你给我找回几十亲兵若你单人冲阵擒住我我便服你!”

    程咬金一听颉利说想到,这小娃娃生擒颉利看样是单人闯阵啊,虽然不知前线如何但是敢单人冲阵并且生擒颉利这两条哪一条办成都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啊,再说我若是冒领军功谁能信颉利单枪匹马跑云州来,这可是大后方了,颉利即使在猪脑袋也不会单枪匹马自己送上门来……!

    程咬金看了看四周自己亲兵如临大敌的样子斥喝道:“滚蛋,滚蛋,我老程还没到用你保护的时候,莫说是一个颉利,十个颉利也不是我对手,你看你们一个个的,都干什么,去去去!那边呆着去!”

    又笑呵呵的向程鸿说道:“小娃娃,你姓程我也姓程,你祖籍东阿可巧了,我老家也是那里的,你看你这马匹若不入军籍就白扔了弄不好问你个私贩军马入了大狱就不好了,你看你不入入我帐下当个左牵牛卫从八品的官身,马匹的事情我帮你摆平,颉利还是你所俘虏任谁也别想从我老程的兵手里抢一点功劳,你看怎样?”

    程鸿心里一想:入军籍就入军籍吧我这一无房二无地入个军籍也算有了根于是抱拳一礼:“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以后在将军帐下任职小子自小在大漠长大不识军中礼法以后还要请将军多多照拂!”

    程咬金一听这话乐不可支哈哈大笑:“不碍事不碍事,张桩,你以后跟在程娃娃身边提醒他军中事件,小的们随我回城!”

    程鸿一见这哪是将军啊简直就是一山大王。只见众人打马回城叫张桩叫上几个相熟的帮程鸿把马匹圈起向城门赶去,程鸿拿出颉利的匕首割断颉利手上的绳索道:“可汗这几日多有得罪抱歉抱歉!”

    颉利揉了揉手腕看了一眼程鸿,长叹一声:“但愿能和你昨夜分析的一样!”程鸿拍了拍颉利的胳膊:“定会如此!”

    前面程咬金招手叫来家将程安从腰间摸出一面小令,递给程安悄悄吩咐:“你带一队人马去张桩那里拿几匹好马一人双骑向西搜寻若见颉利大队飞马来报若半天不见让二人回来回报,你领其余人一路向西寻李尚书告诉他颉利已经被擒正在我处!去吧!”

    程安领命而去,回头又大声招呼程鸿:“程娃娃,来来来,与我并行,程鸿答应一声把匕首递给颉利让马头跑了两步稍稍落后程咬金一个身位而行,程咬金说道:“颉利一个阶下死囚何必对他如此客气!”

    程鸿说道:“阶下倒是,死囚未必,结个善缘日后多半颉利会留住长安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程咬金惊诧:“这么说陛下不会杀他?”

    程鸿瞥了一眼正一脸复杂望向长城的颉利说道:“猛虎不会杀夹尾巴的狼来渲染自己的武力,更何况陛下是条云中飞龙!”程咬金暗暗思索不觉有理,在忘向程鸿不觉有一种欣喜的感觉,回头又看了看颉利,不由得喜上眉梢对程鸿说道:“进了长城咱们直奔云州,老程请你去最好的云中楼吃上一顿,为你接风洗尘,你在大漠想必没吃过咱们中原的美食!”

    又向后喊道:“小的们打起精神来,突厥一战已见全攻此战已了随我直奔云州城!”众兵士大声应“诺!”马渐渐跑了起来,程咬金观察这一人一马人重盔马带甲居然跑起来轻飘飘不费力气追上自己,自己的马怎么说也是万里挑一的好马啊自己轻装却被他随意跟上!

    不由得好胜心起一路打马紧催回头看程鸿还是不紧不慢的跟着甚至有时还拉一下缰绳怕马超过自己的坐骑,程咬金在看看自己这匹马跑的口吐白沫四蹄淌汗人家还是随便跑跑,不由得恼怒,又加了两鞭子,他倒是跑起来了后面亲兵一个个累的屁滚尿流,幸亏离长城关口不远要不非累死马不可!

    在看前面悠闲的跟在将军后面的新晋程千牛,不由得掩面,马比马得扔啊,人重盔马全甲跑得居然比轻骑还快。一溜烟尘跑到城门,程咬金哈哈大笑:“小娃娃你这马力气倒是不小但是跑的可不快刚才对战算你战平的话今天赛马我可正好快你半个马头!”

    后面亲卫听这话一起捂脸,一幅我不认识他的样子。颉利:……程鸿:标题还要再说一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