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77章 出使漠北

    却说程纵依照泰康提出的建议,发出使者前往西境再度结盟辜叔陌。

    辜叔陌收到了书信,便与近臣辜叔婉儿进行谋划。辜叔婉儿提出对程纵暗中相助的战略,虽然不参与中原吕氏和武都之间的战争,却可以在暗中拉拢龙骜以此达到漠北、西境共同不兴兵的目的从而相应程纵。

    对于这个战略,辜叔陌其实是表示认同的。但毕竟吕氏和北军同气连枝,想要劝说龙骜既不参与中原之间两家的战争也让他不对自己这边产生仇怨,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婉儿甚至辜叔陌心中的顾虑,便主动提出自己出使漠北的建议。

    辜叔陌虽然心中不觉,但觉得此事总归还是要有人去做的。他以此深思,最终还是接受了婉儿提出的战略申请。

    婉儿既得到了辜叔陌的许诺,便克日以使者的身份前往漠北。于此同时,辜叔陌在西境做出响应。他回馈程纵使者的同时,也在西境大举调兵并对漠北造成想要进攻的态势。

    龙骜接到探马奏报,得到西境大举调兵消息的时候,婉儿身为使者还没有到达漠北。而听到辜叔陌在西境举动的消息,龙骜不觉心中有所震怒。毕竟程纵遣使下书辜叔陌的事情,自己也已经有了耳闻。而对于东夷之地大举集结人马准备与中原吕氏开战的消息,龙骜身处漠北也在早先便有探马方面的回报。

    程纵主动挑起战乱,使得龙骜心生恼怒。

    吕氏和武都在共同筑建中原的时候一直都在明争暗斗,龙骜身处北地并不想参与。他的底线正如自己最早在年关庆会上和吕伯琚说的那样,就是不想在看到天下任何一家主动挑起战争。任何一家敢有主动挑起战争的,自己身为北军统帅一定会亲自出马并且率军针对主动挑起战乱者进行惩戒。

    眼下程纵主动挑起战端,确实触碰到了龙骜内心之中的底线。龙骜本意还是想要以和为贵的,却没想到就在商议决策准备避免战乱的时候,一直安静的西境新朝居然也开始暗潮涌动。

    这一动作,真的彻底触怒了龙骜。

    “辜叔陌这小子,可当真懂得伺机而动啊。区区新朝居然敢摆出

    针对我漠北的进攻态势,与其自守,我倒不如主动对他发起进攻。我倒要看看,历经不到两年多的休整,辜叔陌所率领的联军到底能有何等战力。”

    龙骜火气涌上心头,谢崇宝无疑也对此深表疑惑。

    “辜叔陌为人,一项都是比较安逸的。自从他接替了董燚太平军首领的地位并且建设起了新朝联盟以来,似乎还没有主动对谁发动过战争的。就算两年的储备让他恢复了当年董燚就职时候的辉煌,但想要和我们进行抗衡,辜叔陌应该也清楚自己的实力才对啊。”

    “我当然也希望他是这样的明理之人,但事实证明他不是。不管他此番举动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会允许他又胆量向我主动做出挑衅。任何敢有威胁到我北军威名的不利举动,在我这边全都是不允许的。”

    龙骜心中恼怒,便有整军尽取西境的想法。

    然而就在此时,辜叔婉儿作为使者到达漠北的消息,不禁被探马送达龙骜的麾下。龙骜心中不解,但对于婉儿的名号却还是听闻过的。婉儿虽然是曾经辜叔陌的近臣出身,但一项颇有谋略。龙骜曾经身为部将的时候,就和项崇在北地驻守边关十年之久。而当时和自己成为对手的人,正是北燕国的第一女将军郭不疑。

    两家彼此打了十几年的阵仗,虽然各有胜败,但却始终保持着彼此之间的势均力敌态势。郭不疑虽然是龙骜的敌人,但对于郭不疑这个巾帼英雄,龙骜一直都还是比较敬佩的。

    或许是因为亲身经历的关系,龙骜从年轻的时候就一项不敢太过轻视女人。反而对于国士般的女性,无论是使者还是将领,甚至都要比男性更加能够在他的面前获得更大的尊重。

    “真没想到,我才刚刚提到辜叔陌,辜叔陌的新朝使者就到了。”

    龙骜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淡然般的笑容来。

    “那上将军的意思是……”

    “我早就听说辜叔陌的驾前,有一位他原本身边的侍女来做国中大官的人物。如今他派遣此人前来,我当然要见一见这位巾帼英雄的风采了。”

    龙骜以此回应,便自起身吩咐对辜叔婉儿进

    行迎接。

    少时婉儿到来,便在龙骜面前拱手行礼。诸将位列左右,龙骜为了一试婉儿的才华,故意摆出一副轻慢的样子。

    “小国使臣,见了本将为何不施跪拜大礼?”

    婉儿闻听龙骜所问,只是充满淡然的为之一笑。

    “诸侯列分,您是侯爷,我家主人也是侯爷。彼此官职对等,我又是奉命而来的使者。侯爷您不是我的主子,而我又不是侯爷您的臣子。身份如此,试问我又为何要对您行跪拜般的大礼呢?”

    婉儿一语出口,不温不火。龙骜面色虽然阴沉,但心中却对她暗生敬服。

    他轻轻点头,便问道:“尊使此来,既是奉命,却不知意欲何为?”

    “回禀侯爷,也来做说客的。”

    “说客?!?”

    龙骜惊奇,不觉一笑。

    “我身处北地,与尊驾侯主各据一方。自从各自封侯以来,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交集。如今尊驾奉命而来说是做说客的,我却不知尊驾口中的说客,是为了何事而来的呢?”

    “专为中原之战,吕氏与武都即日将要开战之事而来的。”

    闻听婉儿所言,龙骜先有惊讶,随即不禁淡然一笑。

    “既如此,敢问尊使有何言语、高论怎样?”

    “高论不敢当,只是奉献谏言一语,希望侯爷不要管及中原之事。以此与我家侯爷并立携手,安坐不动罢了。”

    婉儿一语出口,龙骜麾下诸将皆有震怒。其中一人愤然而出,当堂断喝。

    “你是何人,敢在此发此狂言妄语。我漠北北军素来只尊龙骜上将军一人之令,何须你这番邦使者说三道四?吕氏与我北军同气连枝,而我北军素来都以仁义行于天下?如今天下三侯列分,武都主动挑起战争。我北军为安天下而平战乱,试问兴兵有何不可?”

    他一语出口,便自拔出腰间战刀。目光炯炯,便有杀意。几个箭步上前,便要对身为使者的婉儿动粗。

    这正是“奉命出使方来到,便引怒火便烧身”。预知婉儿性命怎样,机辩又当若何?且看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