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76章 见解有度

    却说程纵决议兴兵,便对后方有所安排。

    为了保证自己大后方的正常运转与武都王朝的后事大计,程纵将原本属于士族和是桀所掌管的东夷经济主体,全部交到了泰康的手中。泰康了解程纵的心意,故而依照程纵的指令前往东夷。

    临去之时,他留下书信尽以最后的挚诚和忠杰。而览毕泰康书信的程纵,决心按照泰康书信中的想法再举一试。

    他使发西境,对辜叔陌再度发出联盟申请。而放下他在东垂整顿军马不提,单说他派出的使者带着书信再度来到新朝所在的西境之地。使者既到西境,便立即受到了辜叔陌的召见。使者以此奉上程纵的书信,之后也将自己的来意向辜叔陌做出了道明。

    辜叔陌了解了使者此番的来意,简单安抚了一下他之后,便暗中召集尚布、傅鄢瓊与辜叔婉儿一并针对程纵此番的置书决策作出商议。

    三人看罢程纵书信,全都陷入一片默然之中。辜叔陌深知三人各有想法,故而也没有强求他们立刻就给自己想要的答案。

    “此事也不是那么紧急,所以你们回去之后都去想一想。待等有了决策之后,随时来向我呈报倒也不晚。”

    三人应命,各自退去。辜叔陌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突然叫住了以曾经侍女出身的辜叔婉儿。婉儿因此止步,独自留在了辜叔陌的身边。

    “侯爷单独留下我,是有什么吩咐吗?”

    “嗯,吩咐倒是没有,只是想问问你对此事的看法。”辜叔陌开张不公的说:“刚刚我询问你们三个人,傅鄢瓊和尚布全都面露难色。我看是你们三个之中,唯独你一副处事淡然的样子。我你相交多年,我对你的心性也极为了解。你既然有此表现,只怕心中已经有了相应的决策了吧?”

    闻听辜叔陌所言,婉儿不禁嫣然一笑。

    “决策倒是有,只是不知道合不合侯爷您的心意。”

    “合不合我的心意?!?”

    辜叔陌微然一笑,对婉儿这样的回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缓缓松了口气,便让婉儿

    将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的说给自己听听。婉儿也不避讳,直接将自己的想法向辜叔陌和盘托出。

    “如今中原吕氏与武都争衡,早晚都会有一战的。只是这一战,婉儿实在没想到来的居然如此迅速。对于中原琐事,婉儿也在暗中有过一些耳闻。不得不承认的是,吕氏的手段真的是太高明了。程纵一个那么善于隐忍的人,居然被逼得完全没有了退路只能选择一战。而这一战既由程纵主动打响,只怕吕氏已经借此机会占得先机了啊。”

    “那你觉得,两家此番论战,谁胜谁败呢?”

    “嗯,以我看来,只怕胜负难料吧。”

    婉儿给出了这样的见解,辜叔陌则不禁微蹙起了眉头来。

    “具体说说看。”

    “吕氏虽然占得先机,不过一展政略方面的所长罢了。可是战场用兵,程纵堪称如今诸国时代的魁首。曾经中原混战,他所以主动向龙骜将军选择乞降,不过是因为没有把握战胜而已。而如今的吕氏虽然占得了先机,但未必能够在战场上真正战胜程纵的。”

    婉儿所言,可谓金石。辜叔陌点头,对此深表认同。

    吕氏政治虽强,但用兵毕竟是短。程纵虽然在政治手段上受制与吕氏,但几年下来的蓄谋休养,早已兵强马壮。吕氏政治虽强、占得绝对先机,但军略和程纵的武都人马相差的绝对不是一星半点。

    辜叔陌心中了然,便又询问婉儿道:“那此番程纵置信与我,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做出响应呢?”

    婉儿会心一笑,言道:“吕氏和程纵各占优势,打起来只怕胜负难料。我们支持谁都不好,倒不如谁都不得罪才是上策啊。”

    “嗯,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很难的。”辜叔陌微蹙眉头,不禁一声叹息:“怎么说程纵都是主动置信给我的,前番的联盟大计,被我敷衍过去了。此番如果我们一点儿都没有举措的话,无疑等同于得罪了他。故而如何权衡,还需要细致谋划才可以啊。”

    “既然如此,那侯爷不如给程纵的武都集团从侧面提供一些

    助力吧。”

    “哦?!?这话怎么说?!?”

    辜叔陌闻听婉儿所言,不觉仔细作出询问。婉儿也不隐讳,直接道明其中的详细。

    “程纵与吕氏会战,战场用兵并不畏惧吕氏。他所真正担忧的,是身处在北地的龙骜会率领北军做出支援。此番程纵派出使者来,侯爷大可给出明确的回应,那就是虽然我们不出兵中原参与他们之间的战争,却可以在西境做出积极的反制。龙骜不动则已,一动之下我们必然会趁势攻打龙骜所在的漠北之地。以此联合武都,做出牵制,岂不是绝对的良策吗?”

    “这……”

    闻听婉儿之言,辜叔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中原之战,起源于吕氏和武都之间的争衡。他无心参与,但更加不想得罪龙骜。婉儿此计,虽然可让新朝规避中原用兵的风险,但龙骜那边只怕会因此开罪了他。毕竟内部动作,至少需要摆出进攻北地的架势来。而以龙骜的心性,辜叔陌只怕会直接触怒了他。届时中原福祸不知与否,只怕西境反而要引火上身了。

    辜叔陌心念于此,不觉面露沉吟之色。婉儿心思机敏,自然了解辜叔陌的担忧。面对辜叔陌的沉吟踌躇,此时的婉儿只是会心一笑。

    “我们在西境乔装,同时还需要遣使告知身处北地的龙骜将军的。龙骜将军作战勇猛,却并不是完全无脑的无能之辈。只要我们和他达成共识并且让他明了利弊,自然可以达成我们之间的共识的啊。”

    “嗯,真的可以吗?”

    辜叔陌眉头微蹙,仍旧怀疑。

    婉儿嫣然一笑,便在辜叔陌的面前跪倒了下来。

    “为保我西境新朝的安稳,婉儿请求主动出使漠北。我有把握说动龙将军,让他和我们达成共识,全都不参与到吕氏和程纵武都的战争之中去的。”

    婉儿声音稚嫩,但语气中却透出绝对的自信。

    这正是“中原东垂胜难料,西境漠北先权衡”。预知辜叔陌决断若何,婉儿又当去向怎样?且看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