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75章 智臣节义

    却说是桀迫于形势压力,最终背离程纵率领士族阶级投奔中原吕氏。

    程纵闻讯之后,倍加震怒,便要兴兵与吕氏一决生死。他虽然有所决断,但泰康却还是选择了谏阻。毕竟是桀在东夷曾经掌握经济体大权,就算程纵想要兴兵雪恨,也一定要先将后方安排妥当才可以的。

    泰康的决策,程纵细思觉得并没有错。

    他轻轻点头,阴沉的脸上不禁再度露出了一抹泰然自若般的笑容。

    “康王殿下所言,不能说不对。但我却认为,这和我兴兵的决定并不冲突。”

    程纵以此回应,泰康则阴沉着脸不禁点了点头。

    程纵的话完全没有错误,对于这一点泰康心里也很清楚。后方的安排虽然是大事,但和程纵的举兵基本可以同时进行。政务的接管,本来就是和用兵战略彼此分开的。如今他用这个理由选择谏阻,无疑也是迫于无奈。而程纵无疑很清楚这一点,而伴随着他一语道破的玄机,泰康也在没有理由阻止程纵了。

    “我董燚后方的经济体,就交给康王殿下您来负责吧。”

    程纵一语出口,泰康随即也露出了充满汗颜的惊惧之色。

    “武侯殿下,您……”

    “康王殿下不要多想,我之所以选择这样做,完全没有不信任您的意思。”

    不等泰康的话说完,程纵便毅然决然的打断了他的话。他目光深邃,同时也忍不住眺望着远方不禁一声叹息。

    “康王殿下您的用心,我程纵最为了解。自从您来到我的身边,从来都是为我着想,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懈怠和私心的。我程纵虽然贵为武都之主,但如果没有康王殿下的从旁协助,我无疑也是走不到今天的。我诚挚的感谢您对我的付出,所以才更加不希望此一战您能够留在我的身边啊。原因有两条,其中之一就是如今我身边可以信任的人中,或许您是唯一有能力可以接管我武都大后方且能够让我完全信任的人了。”

    程纵说到这里,不禁饶有自嘲般的一声叹息。泰康没有说话,而是退去了目光中原本的骇然,变得越发深沉起来。程纵见泰康不说话,忍不住充满自嘲般的一声浅笑。

    他静静的走到泰康的

    身边,不禁出于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对于第二重原因,我想我应该不用多说了吧。以康王殿下您的睿智,只怕想明白应该不难。”程纵笑着笑着,也不觉显得有些无力了起来:“如果,当然我只是说如果。如果我没有机会回来,我武都王朝的血脉是完全不能断的。康王殿下的才能,从来不逊于吕氏且悟性极高。你就自立为侯,以此延续我武都在东夷留下的血脉吧。”

    程纵的话说到这里,已经有些说不下去了。

    他微微低头,和泰康毅然决然的擦身而过。泰康感觉着程纵越发决绝并且逐渐远离自己的脚步,终究忍不住双膝一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微臣……绝对不会辜负武侯大人的厚望……”

    他一字一顿,不禁面对程纵远去的背影接连叩首。程纵不敢回头,只是强忍般的一声叹息。

    “后方大事为重,还请康王殿下早归东夷接管一切。即刻便去,不可耽搁。”

    程纵紧咬牙关,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声音低沉,似已失控。强行忍耐之下,随即步履决绝般的毅然而去。

    诸国是属于兵家的时代,而程纵无疑是如今的兵家仅剩下的最后一颗主战的耀眼明星。程纵若是不在,诸国时代或许就真的结束了。身为兵家的后起之秀,程纵亲临战场从来没有畏惧过任何人。但对于此番挑起于吕氏之间的这场战争,程纵却不觉心生从未有过的寒意。

    灰暗的天空,悠悠的苍穹下起了蒙蒙般的细雨。

    泰康快马疾驰离去的时候,程纵只是站在自己的军帐门口远远的眺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他目光深邃,满是疮痍般的阴沉。

    “以武勇和兵戈一统天下的决策,真的错了吗?这个原本属于兵家的时代,莫非也终究要在时势的推进下走到尽头了吗?诸国纷争,演变成为如今的列侯。说起来,不过只是换了个名头而已。”

    程纵心思于此,不觉有些嘲弄般的一声苦笑。

    “天下?天下啊……诸侯列分,不归一统。纷争必然不断,何以止战?!?”

    他猛然仰天一声长啸,如同撕破天际的龙吟之怒。但很快的,他近乎发疯一般的声音就被悠悠般的

    苍穹逐渐吞噬、淡去,最终淹没于无声和寂静。

    泰康走了,是程纵自己选择留下的退路。在他的眼中,诸国的时代可以结束,但武都的血脉却不能因此断流。泰康身为智士,自然也很清楚程纵的用心。相比于自己身为战略家切合时宜的留在程纵的身边出谋划策,自己无疑还有更大的使命需要选择继承。

    “如果可以的话,武侯殿下还是给辜叔陌写一封信去吧。”

    泰康虽然走了,但却还是在临走之前留下了一封书信给程纵。随着车队消失在远去东夷的蒙蒙雨幕中,侍者也按照泰康临去之时的嘱托,将他最后尽以挚诚的书信递到了程纵的手中。

    书信中的内容言简意赅,就是建议程纵再度联合辜叔陌。

    虽然辜叔陌在泰康的眼中也不足以为靠,但毕竟程纵的战败对于辜叔陌是完全没有任何利益的。龙骜和吕氏再怎么外亲内疏,终究都是一家。吕氏如今筑建中原野心勃勃,既然能够选择打压程纵,自然也能在之后威胁到辜叔陌所率领的新朝的利益。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唇亡齿寒的道理,身为战略家的辜叔陌是不可能不懂的。就算他不敢真的起兵相助,至少可以选择暗中帮助武侯。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助力,对于我们无疑也是起到正面作用的啊。”

    书信中泰康的陈词简单但却声容并茂。

    看罢书信的程纵,不觉饶有感慨的一声叹息。他阴沉的脸上露出浅然般的笑容来,同时也感念泰康对自己毫无保留的尽忠。

    “就算我不看重辜叔陌,单凭你康王殿下的一片尽忠之心,你的计策我就绝对会选择接受的。”

    程纵一语轻谈,也小心翼翼的将泰康的书信收叠起来。

    他提笔如走龙蛇,当即便按照泰康的意思写下了一封送往西境新朝的书信。

    “但愿一切顺利,真的能够如同康王殿下您所分析的那样吧。”

    雨幕中,望着快马疾驰而去的使者。程纵孤身屹立于军帐之外,不禁再度发出一语感慨般的自语和叹息。

    这正是“心怀智臣忠杰义,岂能摒弃不用谋”。预知使者往去结果怎样,辜叔陌又当动静若何?且看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