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章 万民归心

    却说各部被迁民之事困扰,矶子原本想求长荣帮忙。谁想长荣对矶子心有怨言,不予帮忙反而出言讥讽。就在矶子尴尬之时,绉布解围并出一语震惊在座众人。

    闻听绉布有计,矶子急忙询问。绉布含笑,坦言道:“民众所以不迁,原因不过几点。一者,久居习惯、不宜动土;二者,起源富庶、不似沙城荒芜。三者,妖兽久居沙城、民众贸然迁移为安全堪忧。虽原因有三,细化不过切身利益所驱罢了。今各部大军在此,大王可聚数万众分兵三路。一路,筑城郭以防妖兽侵扰;二路,辟荒芜开千顷良田;三路,拣妖兽可用、以筑兵戈。城郭筑成之时,良田也有开辟。届时大王便可出榜告知起源之地各部民众,凡离起源到新地者,降低赋税三年并赐以耕牛、房屋、良田、麦种、农具等应用之物。更可以城郭设计,绘制图本一并展示给身处在起源之地的各部民众以安其心。新城建起,大王可为表率居于城内。民众见图本知新城安逸,必闻厚礼而被利益驱使。更兼大王为天命之子,如今亲身都在新城居住。起源众民素来将大王奉若星神,又怎么会没有人愿意跟随大王迁入新地呢?”

    绉布一语出口,瞬间使得刚刚困顿得解。

    各部长老、首领恍然大悟,席间无不称赞、佩服绉布的智慧。唯独长荣目光阴沉,默默无语。又见矶子事后对他冷落且投来冷嘲热讽般的迥异目光,长荣由此心中挂怀。虽然所有人都没有对他责备,但却使得长荣心中羞愧难当。加上自己对于绉布的自叹不如,身为大贤的长荣便以此为念、从此大病。

    不过几个月的光景,便就此去世了。

    众人闻听长荣去世,难免有所非议。

    一者,长荣平日就自视甚高。虽然贵为大贤且在民众心中颇有影响,但对各部首领、长老平日里都有傲慢的表现。人族以长为尊,大家谁都不敢得罪他。尽管一直都有忍耐,但心中却对长荣早有怨言。其二便是长荣当日讥讽矶子的事情广为流传,有辱圣贤之名。故而如今长荣去世,没有人愿意去理会他。

    这件事传到了绉布的耳中,绉布第一时间来找矶子。

    此时的矶子,实行绉布的兴业大计已有数月。刚刚见到成效,本以为绉布是来和他商讨大事的。出于对绉布的尊敬,矶子放下手里所有的工作而将绉布请到自己的大帐中。

    少时两人落座,矶子态度恭敬。

    “义父所来,有什么见教吗?”

    “臣闻大贤长荣病故,特来告知大王。”

    “原来是这件事情啊。”听到绉布提到长荣,矶子心中记挂曾经长荣羞辱自己的旧事,心中不悦。言道:“此事我已知晓,只是数月以来我人族军民上下一心都为义父兴业大计忙碌。不知义父今日前来,如何反倒为他请命?”

    “为他请命?!?”闻听矶子所言,绉布不悦,言道:“长荣即为大贤,纵有过失,毕竟功大于过。且在万民之中影响颇广,如今离世,大王何以这般自若、完全的无动于衷?”

    矶子见绉布正色,又看了看帐外附近无人,低声道:“此人虽有贤名,却是个嫉贤妒能的小人。义父难道忘记了,他生前也曾对你百般刁难吗?如今他死了,你看看咱们各部之中有谁帮他请命?义父倒是大度,却教我如何?”

    绉布站起,厉声道:“旁人无视,你身为大王便更不应该如此。你我与长荣,不过私怨。他以私废公,你我岂能效仿?如今民心为重,大王莫非不知?”

    听得绉布教育,矶子也有羞愧。一声叹息之间,辩解道:“非我不理,碍于政事而已。义父既然提醒,我便以大贤之礼厚葬与他。”

    言毕急召各部首领、长老,商议为长荣举行厚葬之事。众人感念矶子对旧臣贤者礼敬之义,心中对矶子的胸襟更加敬服。会议散去,矶子独留绉布在帐中。见众人散去,矶子先拱手对绉布表示敬意。

    “儿年少无知,今多亏义父提醒。如若不然,恐又失民心。”

    绉布摆手,笑道:“为人臣下,提醒大王乃是分内的职责。大王数月忙于政事,有所忽略也在情理之中。臣虽不才,愿代大王全权负责此事。”

    矶子感激绉布,从其所请。

    绉布由此全权负责此事,对已故身为大贤的长荣予以厚葬、礼敬,更亲自回起源之地安抚长荣家人。长荣长子长禄、长孙长修,无不感念绉布的恩义。

    绉布走后,长荣长子长禄更是领着全家老小亲自送绉布离去。

    望着绉布远去的背影,不觉叹息感慨道:“前方传言,都说我父亲和绉布感情不和。如今看来,人皆虚言。此人颇具长者之风,又有圣人贤德之义。今代替我父亲辅佐大王,我人族必定能够昌盛啊。”

    却说绉布代替矶子主持长荣葬礼,并在之后亲自赶回后方慰问长荣家属的事情,此后诸事不胫而走。起源之民原本对绉布并不了解,由于此事的关系也让绉布的贤明就此远播。起源众民得知绉布乃上古起苏部落后裔,更是从此对绉布多有敬仰。其中不少追随者就此而生,自然不在话下。

    绉布完成诸事,便再度回到了矶子的身边。

    此时的时间,距离矶子执行绉布的兴业大计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

    新城崛起,并分内外。工程虽然浩大,但毕竟万众齐心。期间矶子亲自监工,筑城众人无一不尽心尽力。更有之前遗迹沙城作为基础,所以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新城便已基本竣工。

    新城完成,城外开辟的荒地那边也有了进展。曾经饱受妖兽蹂躏的荒土,在众人齐心建设之下已经拥有数百亩的良田。随着绉布的回归,各方事宜也都有凯旋捷报传来。矶子身居主帐,接待绉布归来的同时也轮番收到各处喜报。心情大好之余,也有些激动的握住了绉布的手。

    “义父大计,果然是我人族昌荣之本。矶子有幸结识义父,这是彗星神对于我族人莫大的眷顾啊。”

    矶子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绉布却眉头微蹙。

    “之前三件大事,如今历经一年,其中两件都已经有所成就。然而为什么铸就崭新兵器的那边,却似乎完全没有动静了呢?”

    “是啊。”

    若非绉布提醒,矶子差点儿忘了。

    除了筑新城、辟荒地这两件事情以外,还有利用妖兽改造兵器的事情呢。如今城都筑好了、地也开辟得差不多了,怎么唯独军器改革的事情就没有半点儿的喜报传来呢?

    矶子心中也是疑惑,不禁询问奏报斥候。斥候目光闪烁,似有难言之隐。绉布看出,反复询问之下,负责情报的斥候这才开口。

    “铸就改革军器方面,传报似乎出了些事故。所以负责人那边,还希望大王能够将日期稍微宽限一些出来。”

    “事故?!?筑个兵器能够出什么事故?!?三件事中,属这件事情应该最早完成。如今那两件都完成了,如何此事还需拖延?莫非负责此事之人办事不利、故意推脱吗?速传我令,叫那负责此事之人前来见我。”

    这正是“两方捷报方自喜,却来异事堵心头”。预知军器改革方面,所出状况如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