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妖异横生

    却说制造崭新军器那边出了事故,矶子由此不解。遂传命斥候去传那负责人来见,斥候领命正要去,却被矶子身边的绉布拦阻了住。斥候因此回归,再度跪倒。

    “不知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绉布不解,问道:“你说军器制造那边出了事故,到底是什么你可知道?”

    “回禀先生,并不知晓。”

    绉布不悦,斥责道:“你为斥候,主要就是负责情报的。如今制造军器那边出了事情,你不第一时间调查个清楚,却是为何?”

    “这个……”斥候面露难色,言道:“听闻奏报,本打算调查的。但制造军器的地方,却被负责人封锁了。在下职位卑微,因此不敢轻易冒进。这才有所失察,只能来报大王知道。”

    “竟有这样的事情?!?”

    闻听斥候所言,矶子不觉有些惊讶。

    绉布目光深沉,言道:“若一切当真,这事儿怕是不小。三件大事负责人的人选,都是经过各部落的长老、首领精心挑选出来的。负责人既然选择这么做,微臣认为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怕是为了防止影响,这才予以遏制。”

    “嗯,义父所言有理。似如此,如之奈何?”

    “以微臣之见,此事非大王亲自前去不可。消息既有意被人封锁,此事大王也暂且莫要声张。且看变故怎样,再做定夺不迟。”

    “义父所言甚是,如今可愿与我一并探个究竟吗?”

    “大王吩咐,微臣敢不效命。”

    言毕,二人即可出发。一路无话,直接赶到军器铸就之地。

    一切正如斥候所报,负责铸就军器的营地外多了不少守卫的士兵。他们手持兵器,一副枕戈待旦般的样子。矶子和绉布见了,这才了然。见身边斥候还在,绉布一改刚刚严厉的神色。

    “你的回报没有错,此事也与你没有什么干系。既如此,你先退了吧。”

    “是。”

    斥候应了一声,这才退去。

    斥候既退,矶子和绉布便走上了前。门卫虽然枕戈待旦,但矶子和绉布又如何认不得的。既见二人来到,试问哪个还敢拦阻?二人径直进入营地,但见数千崭新布甲皆已制造完备。心中惊疑之间,立即上前巡视。

    但见麟甲做工精良、崭新武器更是锋芒毕现、熠熠生辉。

    矶子心中顿生疑惑,转头询问绉布道:“义父你看,说是出了状况,但这些军器铠甲无一不做工精细。如今数以千计,可见功成甚伟。既是这样,哪里还有什么事故?定是那斥候虚报,我这便再寻他来问罪。”

    矶子说着便要去找刚刚的斥候,绉布却一把拉住了他。

    “大王,不可如此。”

    “怎的?”矶子不解,言道:“明明没有异样,他却谎报有事故。难道说这样的人,不应该严惩吗?”

    绉布摇头,坦言道:“若斥候当真回报有误,自然应该惩治。只是营中虽然看似大功成就,却为何在帐外无故安了那么多的守卫呢?那些守卫各个枕戈待旦般的样子,微臣认为此事绝不一般。”

    绉布一番言论,矶子这才顿悟。正赶上营中军校也在,矶子索性让他叫负责人出来搭话。军校不敢怠慢,疾步而去。不多时,一个**着上身的中年人便疾步走了过来。既见矶子和绉布,急忙跪倒参拜。

    矶子摆手,让他起身,随即问道:“我听斥候报我,说铸就兵器出了事故。闻听此言,这才和义父一并来看。今见营外多有军卫,枕戈待旦不许旁人轻易进入。本以为出了大事,但进了营地,却又看到那数以千计已经完工的甲盾军器。我仔细检查过,军器甲盾各个做工精良。我之前交付的工作,分明已经竣工。既如此,为什么还会有事端发生?而那守护在营地外的军士们,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矶子情绪激动,一连几个问题问得那负责之人有些慌乱。

    绉布见此人敦厚,上前和颜悦色的复问:“这营外的军士,可是你负责安排的吗?”

    “这……”

    那人似有难言之隐,矶子性子急,想要逼问。绉布轻拍他肩膀,示意此时自己来问个明白。矶子明白了绉布的用意,这才不再说话。

    “你不要怕,有什么问题尽管说出来。大王贤明,不会无故苛责与你。我们此番来看,也是为了解决问题的。”

    绉布如此安慰,那人紧张的情绪这才平稳了些。

    “营外军士,并非属下安排。属下不过奉命铸军器,又怎么能有调动守卫军士的大权呢。前番大王亲自督建筑城事宜,先生又去了起源之地不在此处。故此小人遇到困难不能及时禀报给您两位,便将事情先报给了负责统军防御的仲夷将军知道。而现在营地外的那些驻军,也是仲夷将军安排的,实在与小人无关。”

    “原来是这样。”

    矶子恍然大悟,不禁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绉布。

    此事要是这么说,也就合理了。毕竟这人只是个做事情的,没有调动守卫的能力。而负责军事的人,恰恰就是矶子亲自提拔的仲夷没错。只是仲夷为什么要听闻奏报后这样处事呢?两人心中都有不解,便询问这人制造军器到底出了怎么样的变故。

    那人道:“小的在前带路,大王与先生且随我来便了。”

    说着话,已将矶子和绉布带到了里面。但见硕大的熔炉旁,摆放着妖兽各种**下来准备使用制造崭新兵器的材料。负责制造兵器的众人看到身为大王的矶子,纷纷跪倒在地。

    矶子不解其中的缘故,问道:“此乃熔炼兵器的地方,又有什么怪异?材料都准备好了,你们制造也便是了。外面那些崭新的军器铠甲全都不错,以此为例如何不成?”

    众人不语,最终还是那负责人站了出来。

    “寻常将领、士卒军器,如今均已完备。可是唯独大王您的戎装,尚且一事无成。”

    “我的?!?”矶子越听越不明白,问道:“旁人的都行,如何我所使用的军器便无法铸就?”

    “因为所用的材料不一样。”那人应答:“依照大王的要求,各部将领军器所用,乃巨虫、恶龙麟甲爪牙。而制造大王的军器,所采用的乃是那苍龙身上的部件。邪门的事情便出在这里,寻常妖兽麟甲炉火可以熔炼。唯独那苍龙身上的部件,无论麟甲还是爪牙、头骨,全都火石无用。不但如此,妖龙虽然身死,但恶魂似乎犹在。扔进熔炉,不多时便能吞噬炉火。我们多方尝试,全都失败。不得不以此报之仲夷将军,将军知大王辛劳,不认打扰。命我等先铸其他军器,将怪事择机会报之大王,更加不能声张。”

    “怎么,竟然会有这样的事?!?”

    矶子惊呼不信,随即亲身试探。

    他捡地上妖龙头骨,当着众人的面扔进熊熊烈焰燃烧的熔炉之中。不多时,但听得熔炉中一声怪叫。声音凄厉,仿若苍龙临死前最后的一声怒吼。慑人神魂之间,又似有无尽咒怨之力。而那熔炉中原本燃烧着的熊熊烈火,居然也被那妖龙的头骨骤然吞噬。

    矶子骇然,猛然一声惊叫,就此昏厥于地。

    这正是“妖龙殒命身虽丧,却留恶念害人间”。预知妖事何解,矶子性命如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