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目光穿透重重雲層,望着大地某處的混戰中,他看見在那聖族的隊伍中,有一人氣息節節攀升,最後突破桎梏,踏入了聖者境。

這般變故,讓得周元面色有些冷厲,顯然,那名聖族強者應該是早就處於突破的邊緣,但卻一直壓制着未曾突破,所以這所謂的天羅棋盤也就將其默認為了法域境。

而如今棋局已經布開,那聖族強者在焱須的引導下直接突破,這突然間多出一位聖者強者,這足以將整個局面徹底的扭轉。

由此可見,這焱須所謂的唯有雙方實力平等時,棋局方纔會生效,其實也只是一個漏洞百出的謊言而已。

或者說,這本就是焱須給己方所留下的破綻。

前方的焱須面帶笑意,倒是並不在意周元那冷冽的視線,而是將目光投向棋盤中那顆突然間壯大的棋子,似是在欣賞着自身的傑作。

周元也未曾再多說什麼,只是那懸浮在天羅棋盤之上的天元筆,突然間光芒大放,那億萬源紋所化的洪流,傾瀉得更為凶猛了。

他顯然是在加快侵蝕棋盤的速度。

因為他也明白了焱須的打算,對方是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清掃戰場,然後取得優勢,到時候棋局變幻,其自身就會得到加持,那個時候,一切都很簡單了。

...

轟!

遼闊的海域上,突有一股浩瀚偉力橫掃,偉力所過處,只見得一座座法域如泡沫般的炸裂開來。

諸多蒼玄天的法域強者口噴鮮血,身影狼狽的倒射而出,身軀落在海中,濺起了驚濤駭浪。

其他更多的蒼玄天的法域強者面容驚駭的望着前方,只見得那裡,聖族的法域強者都是停了下來,然後面帶譏諷與玩味的看來。

因為在他們的最前方,有一道人影踏浪而來。

那是一名有着妖嬈身材的嫵媚女子,她衣着清涼暴露,處處顯露而出的雪白讓得人有些血脈噴張。

她踏浪而行,顯得魅惑十足。

可蒼玄天的諸多法域強者望着那嫵媚性感的女子,眼中卻滿是恐懼之意,因為先前正是這個女人突然間突破到了聖者,然後一掌掀翻了他們十數位法域強者。

在那聖者偉力面前,再強的法域,都只是紙糊的而已。

在那海面上,李純鈞,楚青,左丘青魚,李卿嬋等人都是匯聚在一起,此時的他們,面色也是有些難看的望着那嫵媚妖艷的女聖者。

“如今我們的聖者都被拖住了,光憑我們這些法域,恐怕攔不住她。”李卿嬋緊咬着銀牙。

“她阻止了那邊的法域強者,她這是打算一人來滅了我們這麼多法域嗎?”左丘青魚美目中也是含着煞氣。

“好狠的娘們。”楚青摸摸光溜溜的腦袋。

李純鈞緊握着銹跡斑斑的鐵劍,聲音低沉的道:“斬了她!”

不過就在他聲音落下時,突然有着數道身影出現在了前方,看那背影,竟是青陽掌教,天劍尊,古鯨尊者,單清子等幾位蒼玄天中的老牌法域強者。

“你們後退,我們來阻攔她。”青陽掌教看了一眼眾人,沉聲說道。

楚青皺了皺眉頭:“老頭,你可別逞強,那可是聖者。”

“要你這憊懶小子來教老夫做事?”

青陽掌教瞪了楚青一眼,罵道:“都快滾。”

天劍尊蒼老的面龐上的皺紋如此起彼伏的山脈一般,此時皺紋舒展開來,他看向李純鈞,露出溫和的笑容:“純鈞,你們先退吧,我們這些老家伙總不可能躲在你們這些小輩後面。”

“就算我們聯手不是她的對手,但也不會讓她好受的。”單清子美目含煞,淡淡道。

望着他們,楚青,李純鈞,左丘青魚等人一時間都是有些怔然,片刻後,李卿嬋咬着銀牙道:“掌教,我們一起...”

“就這麼看不上我們這些老家伙了?”青陽掌教不滿的道。

一眾年輕人失語,想要再說什麼,但在青陽掌教他們漸漸嚴厲起來的目光中,最終選擇了後退。

“一群小東西,當年入宗的時候毛都沒長齊,現在也敢跟我們這麼說話。”青陽掌教撇撇嘴,笑罵著,只不過那投向楚青的眼中,卻是透着濃濃的欣慰。

這個弟子,算是他這些年最為看重的一個,他也費盡心機的去教導,只是有時候楚青那憊懶的性格,簡直把素來淡然的他都給氣得火冒三丈。

但不管如何,如今的楚青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並不比他弱,而且他們的未來,還有着無限的可能與潛力。

所以就算是拼上了自身這條老命,他都不會讓楚青這些代表着蒼玄天未來的年輕一輩折損在這裡。

青陽掌教,天劍尊,單清子等人收回目光,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見了一抹決然之意。

然後他們的目光轉向了前方,那踏浪而來的妖嬈女人。

下一刻,他們的身影毅然的暴射而出。

妖嬈的女聖者望着那五道流光,卻是有些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掩着紅唇有些譏誚的道:“真是不知死活的東西。”

“這般飛蛾撲火,有什麼意義嗎?”

然而青陽掌教四人皆是沒有回應他,只是那眼目中的決然之意,愈發的濃郁。

下一瞬,有四座巨大的法域蔓延開來。

不過在法域出現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是見到,那法域之中,突然有着火焰升騰而起,那火焰極為的神異,當其出現時,四座法域皆是開始在融化。

法域融化為液體,落入火焰中,更是猶如燃料一般,讓得那火焰更為的凶猛。

在那後方,諸多蒼玄天的法域強者見到這一幕,面色皆是大變:“法域燃燒?!”

青陽掌教,天劍尊他們,竟然是選擇了燃燒法域,此時的他們,將會迸發出人生之中最為燦爛熊烈的光彩。

可這一次的光芒,是以法域為燃料!

不論成與敗,法域皆毀,人皆滅!

這是最後的搏命之法!

璀璨的光芒在這一刻,照亮了這座空間的每一個角落,蒼玄天諸多強者皆是震動的望着那劃破長空的五道熾熱流光,旋即眼中有水花閃爍。

四道流光義無反顧的直指那妖嬈女聖者,而在轟然落下時,有四道盪氣迴腸的笑聲,迴蕩天際,經久不息。

“願諸天安寧!”

“願諸君安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