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太神腳踏源氣,負手而立,他的聲音在這片天地間迴蕩,引得無數忌憚而敬畏的目光投射而來,雖說他所說的話語聽起來極為的狂妄,但在場的人都知曉,薑太神有說這種話的本錢。

而面對着此時氣勢滔天的薑太神,就算是其他幾大巨宗,一時間都是沒有說話。

於是,當薑太神話語說出時,這玉璧山外,仿佛都是變得安靜下來。

以一人之威,幾乎是橫壓此時,這聖子榜第一人,果真是名不虛傳。

不過在場的人,皆是這蒼玄天年輕一輩中驕子般的人物,不乏藏龍卧虎之輩,所以很快都是回過神來,一道聲音最先響起:“嘿,我盧大蒙靠面子走南闖北這麼多年,眼下都沒說此話,你又算哪根蔥?!”

此話尖銳,一經說出,頓時引起低低的哄笑聲,便是將薑太神那營造而出的威壓氣勢,引得微微一滯,而其他各方的聖子,也是開始目光閃爍。

薑太神眼神瞬間變得森冷起來,強悍的源氣在其周身涌動,銳利的目光如同鷹隼一般掃視,同時其源氣蔓延,感應着那說話之人,不過旋即他面色便是微沉,因為那說話者似乎極其的精通斂氣之術,竟然連他都是無法追根溯源將其拎出來,這不由得令得薑太神心中略感惱火。

看來他倒是有些小覷了蒼玄天諸多驕子,他們或許戰鬥力不及他,可一些旁門左道,也是讓人防不勝防。

他先前先發制人,故意以勢壓迫,借助着聖宮與他那聖子榜第一的威名,試圖先在其他各方聖子心中留下烙印,但這關鍵時候,有人暗中出聲,倒是令得他功虧一簣。

從那些漸漸浮動的人心來看,薑太神知曉,他先前的打算有些落空。

蒼玄宗方向,楚青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他望着其他聖子,嘆了一口氣,道:“那座玉璧之王,你們捨得讓出去嗎?”

“未戰而讓,愧對我這一口劍。”孔聖懷中抱着一柄斑駁長劍,淡淡的道。

李卿嬋也是深吸一口氣,道:“我蒼玄宗,不可不戰而退,即便是面對着聖宮與薑太神。”

其他聖子,也是眼神漸漸的凌厲,先前他們也是被薑太神的氣勢所震,但待得回神後,不免感到有些羞愧,如果他們在這裡連與薑太神爭鬥的勇氣都沒有,那未來,又如何讓得他們蒼玄宗,重回蒼玄天最強之宗?

周元望着其他聖子的神態,也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眼下他已是知曉,那第三道聖紋隱匿在那最後一座玉璧之中,如果蒼玄宗選擇不與聖宮相爭的話,那對於他而言,無疑是一件極其麻煩的事情。

楚青環顧一圈,仰天長嘆:“你們這些家伙,一個個嘴巴這麼厲害,但還不是要我去對付薑太神那混蛋嘛?”

蒼玄宗其他聖子皆是露出莞爾之色,李卿嬋掩唇輕笑,道:“楚青師兄,如果你能把薑太神那聖子榜第一的位置打下來,想必掌教會欣喜萬分。”

楚青苦惱的撓着頭,道:“哪有那麼容易。”

不過雖然這般說著,他還是上前一步,那一瞬間,其身軀上的懶散氣質似乎是消散而去,他眼目盯着薑太神,嘆道:“薑太神,你聖宮想要獨占這玉璧之王,恐怕還得問問我蒼玄宗同不同意。”

唰!

當楚青開口說話時,那漫天的目光也是不約而同的匯聚而來,低低的嘩然聲響起。

“蒼玄宗果然出面了!”

“這楚青也是非凡般的人物,今日他若是要出面,薑太神算是遇見真正的對手了。”

“放眼這聖州大陸諸多聖子,能與薑太神抗衡者,也唯有楚青。”

“這兩人,終歸還是要對上了。”

“……”

薑太神面色淡漠的將視線投向楚青,緩緩的道:“楚青,你今日就真打算與我過不去嗎?”

楚青咧嘴一笑,道:“天地之寶,可沒寫上你聖宮之名,為何我蒼玄宗就爭不得?”

薑太神面無表情,投向楚青的目光,鋒利得讓人心悸。

然而面對着薑太神那等目光,楚青卻是面不改色,帶着笑容與其對視。

兩人的目光對碰,有着淡淡的殺意升騰起來,直接是引得天地間的溫度都是開始降低。

望着這一幕的其他各方聖子,皆是心頭微凜,自從進入玄源洞天以來,蒼玄宗與聖宮雖然有過交手,但說實在的,不論是薑太神還是楚青,都並未真正的動手。

他們仿佛是在剋制着,但眼下這種情況,他們想要再剋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這聖子榜排名第一、第二的兩位超級猛人,終歸是要交鋒一場。

薑太神緩緩的收回目光,眼皮微垂,道:“楚青,既然你執意要與我聖宮過不去,那若是導致你蒼玄宗聖子盡葬於此,可就怪不得我了。”

此言一齣,各方聖子皆是心頭一寒,這薑太神,竟然說出瞭如此狠話,顯然是對蒼玄宗的殺意濃烈到了極致。

楚青雙目微眯,素來玩世不恭的俊朗臉龐,也是在此時有着冰冷寒意涌現出來。

“那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薑太神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楚青緩緩的道。

薑太神點了點頭,然後如鷹隼般的目光又是投向其他方向,道:“還有哪方要來與我聖宮指教?”

這一次,倒是無人再說話,因為已經有了蒼玄宗表態,那麼接下來他們完全可以觀看局勢,看看這雙方龍虎爭鬥,究竟是誰能笑到最後,到時候,他們再來根據局勢判斷如何行事。

薑太神見狀,沒有再說什麼,面色漠然的落下身去,開始做着準備。

與此同時,其他四大巨宗,也是做出了抉擇,畢竟看眼下的情況,唯有最後三座玉璧,方纔孕育着八色築神異寶,所以他們自然是要爭奪。

百花仙宮與天鬼府,直接是選擇了爭奪那第二座孕育着八色築神異寶的玉璧,這兩方也算是有所恩怨,如今對上,火氣也是十足。

問劍宗與北溟鎮龍殿素來都是比較中立,如今為了那第三座孕育着八色築神異寶的玉璧,也唯有做過一場,看看誰能更勝一籌。

六大巨宗,暫時選擇了最後三座玉璧,於是空出來的另外四座玉璧,便是成了其他諸多各方宗派勢力聚焦之地。

一時之間,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充滿了火藥味道,殺氣悄然瀰漫。

一炷香後。

以薑太神為首的聖宮聖子隊伍率先掠空而起,直接對着那最後一座玉璧峰暴射而去。

“蒼玄宗聖子,隨我走!與他聖宮,爭上一回!”楚青見狀,也是深吸一口氣,懶散的氣質在此時陡然一變,那雙目中首次出現了戰意,低沉喝道。

唰!

他的身影率先衝天而起。

在其後方,孔聖、李卿嬋立即跟隨。

周元與夭夭對視一眼,也是跟了上去。

在那後方,顧紅衣等諸多蒼玄宗的弟子,也是在此時高喝:“我等祝願諸聖子旗開得勝!”

他們知曉,進入玄源洞天以來,最為慘烈也是最為凶險的一場爭鬥,便是將要在此時,徹徹底底的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