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玄宗的聖子隊伍,以楚青為首,腳踏源氣掠空而起,在那無數道視線的註視下,直接對着那座巍峨巨大的古老山嶽疾馳而去。

他們的目標,直指那最後一座,也是最高的一座山峰。

在那山峰之巔,神秘的玉璧散髮着璀璨的光華,吸引着無數垂涎而貪婪的目光。

而隨着他們接近那座古老的玉璧山,楚青,周元他們皆是感覺到了一股磅礴浩瀚的天地源氣瀰漫在其周圍,在那種天地源氣之下,他們飛掠的身形猶如是受到了某種壓制,開始降低。

“看來這玉璧山中,不可騰飛。”

楚青眼神微動,手掌一揮,身形便是率先落向,迅速的落到了那第七座山峰半山腰處,這裡遍佈着參天巨樹,他們則是立於巨樹樹頂之上。

楚青立於最前方,他平日里玩世不恭的臉龐,在此時少見的有些肅然,他並沒有繼續率眾前行,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前方。

因為此時,在那通往峰頂的道路上,一道道氣勢不凡的身影,或立或盤坐,將那前方之路,堵得嚴嚴實實。

而在那最上方的三道身影,正是薑太神、詹台清與金蟾子。

玉璧山外,無數道視線都是凝聚在這裡,因為誰都清楚,這裡的對碰,算得上是此地之最,即便是其他四大巨宗,也沒有這裡精彩。

眼下,薑太神等人已是將那最後一座玉璧當做聖宮之物,而以楚青為首的蒼玄宗聖子必然不會同意,所以這雙方,不論誰想要得到那座玉璧之王,必然需要先真正的做過一場。

眼下這裡,沒了旁人的干擾,恐怕就是最好的戰場了。

“楚青,你們現在後悔的話,還來得及,我允許你們退走,去爭奪另外的玉璧。”薑太神白色頭髮隨風輕舞,淡漠的道。

楚青一笑,道:“薑太神,現在再說這話,未免顯得太優柔寡斷了吧?這可不是我認識的薑太神。”

薑太神修長的指間有着源氣流淌,眼皮微垂,道:“只是不想平白的浪費時間而已。”

“不過罷了,既然你們執意尋死,我也不好阻攔着你們,畢竟這裡,也的確是一座不錯的葬身之地。”

他緩緩的伸起手掌,輕輕一揮。

“送他們一份大禮吧。”

當其聲落時,那諸多聖宮聖子,頓時面露猙獰笑容,手掌一握,只見得一道道古老斑駁的卷軸出現在了他們手中。

撕拉!

他們直接撕開卷軸,頓時卷軸中有着狂暴無比的源氣爆發而起,直接是在天地間引起滾滾驚雷聲。

無數道光線自那些卷軸中射出,在天空交織,隱隱間,似乎是形成了一副古老的圖捲,圖捲如光幕,遮天蔽日。

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動,不斷的那其中散髮出來,引得天地變色。

嘩!

這邊的動靜,立即被那無數道視線所察覺,當即就爆發出滔天般的嘩然聲。

“那是什麼?!好恐怖的源氣波動!”

“是什麼源寶嗎?!”

“聖宮果然不好惹,竟然還藏着這般手段!”

“……”

在百花仙宮處,左丘青魚與綠蘿對視一眼,美目中皆是有着一些擔憂之色,顯然也是察覺到了那聖宮手段之強。

在那第七座山峰中,楚青也是抬頭望着那古老的光圖,瞳孔微微一縮,緩緩的道:“這是……誅靈圖?!”

此言一齣,旁邊的孔聖,李卿嬋紛紛變色。

“誅靈圖?怎麼可能!”

傳聞聖宮之中,有一聖級源寶,名為誅靈圖,威能莫測,足以毀天滅地,傳聞當年聖宮之主,還憑藉此寶與蒼玄老祖交過手。

此等至寶,幾乎是鎮宗之物,怎麼可能會出現在一些聖子的手中?而且憑他們的能力,也不可能催動誅靈圖。

“眼力倒是不差,這的確是誅靈圖,只不過是由宮主他老人家親自煉製的一道仿製品罷了,並且還只能用這麼一次。”薑太神淡笑道。

但李卿嬋他們心頭依舊是一沉,誅靈圖乃是貨真價實的聖級源寶,即便眼下薑太神他們手中之物只是一道仿製品,但威能依舊不可小覷。

“不過我想,用來滅了你們,應該不算太難。”

他手掌抬起:“動手。”

轟隆!

隨着他聲音落下,只見得天空上那盤踞的古老光圖猛的爆發出驚雷之聲,天地間的源氣呼嘯而來,被那古老的光圖盡數的吸收而去。

嗤嗤!

片刻後,光圖中間,緩緩的裂開,猶如是形成了一道猙獰的巨嘴,無數道人頭大小的光球,自其中噴薄而出。

那些光球之中,壓縮凝聚着極為龐大的天地源氣,每一顆都是散髮着極端危險的氣息。

轟!

下一刻,那無數道源氣光球直接是鋪天蓋地的轟擊而下,璀璨的光芒遮蔽天空,那每一顆光球,都不遜色於一位聖子的全力攻擊,如今如此規模轟擊而下,就算是楚青那等人物都是難以硬抗。

在那山外,無數道視線驚駭欲絕的望着這一幕,他們顯然也是沒想到,聖宮的殺手鐧來得如此之快……

這般攻勢,就算是蒼玄宗那些聖子能夠抵抗下來,那也必然會死傷慘重。

聖宮之威,果真是不可輕易冒犯。

在那下方,李卿嬋、孔聖他們面色也是忍不住的大變,想來也是察覺到聖宮這般攻勢的可怕。

不過,就在他們將要出手時,楚青的身影忽然升起,他望着那呼嘯而下的毀滅光球,道:“薑太神,一道仿製品,也想將我蒼玄宗聖子一網打盡,你也太小瞧我蒼玄宗的底蘊了。”

他雙掌合攏,然後緩緩的拉開,只見得在其掌心源氣光芒匯聚,在那光芒之間,竟是出現了一柄精緻小巧的青色小傘。

那傘面之上,銘刻着古老的符文,當其出現時,頓時吞吐着天地源氣。

咻!

青色小傘暴射而出,迎風暴漲,化為千丈大小,懸浮在諸多蒼玄宗聖子的頭頂上空。

轟轟!

無數毀滅光球落將下來,轟擊在青色小傘之上,但傘面頓時有着漣漪綻放,竟是直接將那無數毀滅光球盡數的彈射而回。

無數光球在天空上互相碰撞,狂暴的衝擊波肆虐開來。

李卿嬋他們驚訝的望着那青色巨傘,失聲道:“這是……掌教的天羅傘?”

青陽掌教有一寶,名為天羅傘,雖然並非是聖級源寶,但卻是位列天級上品,同樣是罕見之寶,沒想到眼下此寶,竟然出現在了楚青的手中。

顯然,這應該是青陽掌教暗中交予楚青,所防止的,便是聖宮的一些手段。

巨樹之頂,薑太神望着那青色巨傘,眉頭微皺了一下,這楚青,果然也是有所手段,看來就算是誅靈圖,也不容易將他們直接滅殺。

“呵呵,有意思,這青陽掌教將天羅傘都交給了楚青,看來很是防備我聖宮呢。”在那一旁,金蟾子淡笑道。

詹台清紅唇微啟:“他們有天羅傘相護,我們這誅靈圖,怕是誅滅不了他們了。”

薑太神淡笑一聲,道:“無事,本就沒打算能這麼輕易的就端掉他們,誅靈圖最終目的,並非是誅殺他們,而是困住他們。”

他雙手合攏,猛然結印。

咻!

天空上,那巨大的光圖忽然震動起來,竟是噴發出滔天的迷霧,迷霧之中猶如是有着尖嘯之聲,引得人神魂震蕩,無法分辨方向。

“這迷神煙可混亂神魂,落入其中,便是猶如天地之牢,不可逃離。”

薑太神袖袍輕輕一擺,淡淡的看了一眼那被困在其中的蒼玄宗聖子,道:“聖宮其餘聖子,繼續催動誅靈圖,不斷鎮殺。”

然後他目光轉向,詹台清,金蟾子。

“你我三人,可趁此直去峰頂,先將那玉璧取走,之後再來和他們好好的玩一場。”

聲音落下時,他腳尖一點,身影已是暴射而出。

詹台清與金蟾子點點頭,看向那煙霧籠罩處,嘴角掀起一抹輕蔑之意,這蒼玄宗的聖子,竟然還妄圖與他們聖宮相爭,也真的是痴心妄想。

真不知道待得他們得到那座玉璧後,那楚青等人的面色,又將會如何的難看?

這般想着,兩人皆是嗤笑出聲,然後身影掠出,跟隨上薑太神,迅速的對着那巍峨的山頂疾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