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那暴喝之聲,在古老的大殿之中迴蕩,而也就是在此時,那天陽石柱頂端,那道毫無聲息如雕像般的身影,便是在此時微微一顫。

然後他那不知道緊閉多久的雙目,在此時緩緩的睜開。

轟!

就在其雙目睜開的那一瞬間,整個大殿都是在此時震動起來,一股恐怖的源氣威壓鋪天蓋地的橫掃開來,空間都是在那等壓迫下,變得扭曲。

周元的面色更是在此時劇變,身形狼狽的暴退了數十步,然後便是強行穩住,神色難看無比的望着那道身影。

從後者體內散髮出來的壓迫感,令得他宛如身馱山嶽,沉重無比。

“這就是天陽境的可怕嗎?”

周元緊咬着牙,牙縫中有着震駭的聲音迸出來,在他們蒼玄宗,如沈太淵長老等人,都是這個層次的強者,但因為平日里他們都是收斂着威壓的緣故,周元反而沒有察覺出天陽境究竟有多強。

可眼下,當那道身影開始毫無保留的將天陽境威壓散髮出來時,周元才能清楚的明白,在天陽境面前,他是何等的弱小。

在周元極度凝重的目光中,石柱頂端的那道身影緩緩的站起,那對不含情感的眼目投向周元,有着空洞漠然的聲音傳出:“是你想要挑戰我嗎?”

一滴冷汗從周元的額頭上浮現,他尷尬的一笑,道:“不是很想。”

如果不是被逼着,他活膩了才會想去挑戰一個天陽境的強者!

不過,那道身影顯然沒有理會周元的回答,因為當他被激活時,選擇就不可再改變。

於是,他那空洞漠然的眼瞳,鎖定着周元,渾身衣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只見其腳掌一跺,整個大殿都是在此時震動起來。

轟!

那恐怖的源氣威壓,更是節節攀升,宛如萬重巨浪,足以拍碎山嶽一般,一重重的對着周元碾壓而去。

咔嚓!

周元腳下的石板,都是在此時破碎開來,那股威壓,幾乎是要將他的身軀壓得跪伏下去,渾身的骨骼,都是在此時發出被擠壓的聲音。

他的面色青白交替,體內的源氣瘋狂的涌動着,試圖抵禦着那種威壓。

他怎麼都沒想到,天陽境的強者,幾乎是沒有出手,光是散髮出來的威壓,就已經幾乎將他的戰意摧毀。

此時的他,想要上前一步,都是萬分的困難,更何況頂着這種壓力,去和那天陽境的強者交手。

這一關,根本就足以讓人感到絕望!

“退下吧。”

石柱頂端,那道人影居高臨下,漠然的註視着在威壓下苦苦掙扎的周元,聲音淡淡的道。

聲音傳入耳中,也是讓得周元緊咬着牙,手掌忍不住的緊握起來,雙目都漸漸的泛起紅絲,他來到這蒼玄宗,費盡千辛萬苦。

又是付出了諸多努力,才能夠取得聖源峰的首席位置,獲得進入封印主峰的機會。

難道眼下,一切,都是要在這裡止步了嗎?

周元不甘心!

他艱難的抬起頭,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一道居高臨下的身影,呼吸變得粗重,雙目通紅,天陽境的確恐怖,但就算是天陽境,也不可能讓他心甘情願的選擇放棄。

“不管你有多強,你或許可以隨隨便便出手就擊敗我,但想要我自己心甘情願的放棄,不!可!能!”

當那最後的咆哮聲音陡然響起時,周元直接是頂着那恐怖的壓力,猛的踏出一步,他的身軀上,都因為那種威壓,崩裂出了一些血痕。

但他卻是絲毫不顧,只是死死的盯着那道身影。

他一步步的踏出。

腳下的石板盡數的崩裂,他的身體上,血痕越來越多,最後遍佈了全身,但周元卻是絲毫不停,只是不斷的向前,接近着石柱。

而石柱頂端,那道身影,漠然的望着他的掙扎,猶如俯視螻蟻一般,也並沒有任何要阻攔的跡象。

“你就不肯出手麽?是覺得我不值得嗎?”

“你以為這源氣威壓,就能將我嚇破膽嗎?”

周元一步步的,最終滿身鮮血的來到了石柱下方,他望着那道依舊只是漠然盯着他的身影,嘴角也是有着一抹猙獰笑容浮現出來。

那種威壓的確恐怖,但周元同樣有着他的執着,如果對方連手都沒出,他就被徹底嚇破了膽氣,那對於他這些年的努力修煉,簡直是一種侮辱。

“既然你這麼高傲……那就讓我來試試,天陽境,究竟有多強吧!”

咆哮的聲音,響徹大殿,周元猛的腳掌微曲,下一瞬間,體內的力量在此時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地板盡數龜裂,而他的身影,則是頂着那恐怖的威壓,猛的衝天而起。

直指那道居高臨下俯視而來的身影。

此時的他,就如同一頭瘋狼,就算是死,也得臨死前瘋狂的咬上幾口。

膽魄與狠勁,周元從來不缺。

唰!

他的身影,最終衝上石柱頂端。

而此時,那道天陽身影,空洞的眼神微微動了動,嘴角似是掀起一抹殘忍的弧度,然後緩緩的抬起手掌,對準了周元的身影。

掌心中似乎是有着極端恐怖的攻擊在凝聚。

這一幕,簡直讓人絕望。

然而周元的眼中,卻是涌動着血紅與狠辣,他根本就不在意那道天陽身影的攻擊,他只是要讓後者知曉。他就算是失敗,也是要敗得有一些尊嚴。

“啊!”

周元咆哮着,一拳猛的轟出,源氣滾滾間,帶着音爆之聲,狠狠的與那道天陽身影伸出的手掌,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

即便他知曉,下一刻他就會迎來恐怖般的力量反擊。

但有些時候,他不能退縮。

最起碼,他也是將這道天陽身影逼得真正的出了手,而不是以為光憑藉著源氣威壓,就能夠讓得他跪拜下來,喪失所有的勇氣。

面對絕境,周元從未想過軟弱認輸,而是想要拼盡所有的一切,將那絕境,撕出一條口子!

如此,就算失敗,起碼不悔。

砰!

拳掌,在這一刻碰撞。

整個天地仿佛都是變得寂靜下來。

不過,就在周元等待着那股可怕力量的反撲時,他卻是見到,面前的那道天陽身影,竟是在此時微微一顫,然後便是猶如殘影一般,在他那揮出的一拳之下,緩緩的破碎開來……

想象中的恐怖反撲並沒有出現。

周元一拳落在空處,然後他的身體落在了石柱頂端,臉龐上滿是驚疑之色,他轉過頭,看着身後那道還未完全消散的身影。

那道天陽身影嘴角的殘忍化去,隱隱的似乎是有着一抹欣慰之色浮現出來。

“你,過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