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的身影立於石柱頂端,原本還殘留着凶狠之色的臉龐,在此時有些凝滯,他望着身後那一道漸漸消散的天陽身影,似是有些未曾回過神來。

那道身影,釋放出來的源氣威壓那般的恐怖,差點直接就將周元壓垮,可為何當真正接觸的時候,卻是宛如那水中月一般,一擊便碎?

“過關了?”

周元低頭望着滿身的血跡,先前的一幕,顯然並非是幻象,那種恐怖的威壓,的確是真實的。

周元又是看着身後那道消散的身影,眉頭緊皺,好半晌後,方纔隱隱有所明悟。

“這一關,所考驗的,或許並不是真要闖關者打敗那道天陽身影,而是要考驗他在面對着這種層次的強者時,究竟有沒有向他發出攻擊的膽魄……”

在那種恐怖的威壓下,尋常的人,恐怕直接就嚇破了膽,只會苦苦支撐甚至放棄,而要讓他們主動面對着天陽身影的威壓發動攻擊,那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勇魄。

那也是需要一種在絕境之下,依舊不肯放棄,即便是拼盡全力都要找出一絲生機的不甘心與韌性。

這第三關,如果剛開始的時候,周元選擇了第二次轉動石針,即便最後真選擇到了太初身影,恐怕也無法順利通過。

當然,就算是選擇了天陽身影,如果周元在那種恐怖威壓下喪失了膽魄,選擇後退,不敢向前,那恐怕也是難以過關。

強者之路,艱難險阻,不知道將會遇見多少絕境之事,若是沒有這種將自身逼到極限的狠勁與膽魄,想要闖出重圍,步步登高,又是談何容易?

周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復下心中的激蕩,到得此時,他方纔明白玄老之前的意思。

這一關,不可畏懼。

不論是選擇上的畏懼,還是在面對着天陽身影時的畏懼,都不能存在,不然的話,這一關,始終無法通過。

不過好在的是,周元最終成功了。

轟!

而在周元忍不住的緊握拳頭時,在那大殿的後方,忽然傳來了低沉的聲音,他抬起頭來,只見得那裡緊閉的青銅大門,竟是在此時緩緩的開啟。

“試煉三關,過!”

與此同時,那道漠然宏大的聲音,響徹而起。

周元體內源氣涌動,將身上的血跡盡數的震散,腳尖一點,便是飄落而下,來到了青銅大門之前。

他望着眼前的大門,他知曉,大門之後,應該便是能夠真正的進入聖源峰主峰。

這一年在蒼玄宗的苦修,總算是迎來了收穫成果的這一天。

這種時候,即便是以周元的心性,眼眸中都是泛起一抹激動,然後他不再猶豫,邁開步伐,直接是踏入了其中。

“第二道聖紋,我來了!”

鐺!

而也就是在周元踏入大門的那一刻,似乎是有着古老而嘹亮的鐘吟聲,在這群山之間,開始響徹。

……

時間前移,當周元還在那試煉三關中苦苦掙扎時,在那主峰之外,蒼玄宗諸多的目光,都是投射於此。

不過由於有着封印的遮掩,即便是青陽掌教以及五位峰主,都是無法觀測到其中的情況。

所有人都只能等待最後的結果。

而這種等待,無疑是有些枯燥,諸多弟子無聊間,也是閑談不斷。

“這周元究竟行不行啊?都這麼久了,前些年聖源峰的那些首席,似乎沒要這麼久的時間吧?”

“所以他們都失敗了。”

“呵呵,搞得時間久就能夠成功一樣?”

“我可是聽說了,這聖源峰的試煉三關,乃是當年老祖親自設置,以往的時候,若是有弟子有雄心,就可以闖關,如果能夠闖過,就能夠受到老祖的親自指點,要知道,這可是掌教以及幾位峰主當年才能夠享受到的!”

“是啊,在我們蒼玄宗最鼎盛的時候,多少天驕般的弟子,都試圖闖關,但最後能過者,也是極為的稀少。”

“連那個時候諸多天驕都無法闖過,周元想要闖過,談何容易?”

“照我看來,此次這聖源峰,依舊是難開山門。”

“……”

無數的竊竊私語聲不斷的持續着,傳遍漫山遍野。

而在那古老殘破的廣場上,沈太淵,呂松兩脈的弟子,也是面色凝重,對於那些傳來的聲音,他們倒是有心想要反駁,但話到了嘴邊又說不出去。

因為他們非常清楚闖關的難度,不然的話,這麼多年下來,聖源峰也不會越來越沒落。

周元的確很優秀,但如果說他一定能夠闖過關的話,或許連他們自己都不太相信。

眼下,他們也只能靜靜的等待了。

而與他們的焦灼等待相比,那陸宏一脈的弟子,則是冷眼旁觀,特別是那陸宏,更是嘴角噙着冷笑,周元害得他們一脈如今境地凄慘,陸宏自然是頗有恨意,不過礙於規矩,卻不敢做些什麼。

但眼下,如果能夠見到周元闖關失敗的話,倒是能夠解一口惡氣。

你周元不是很厲害嗎?還能搶奪首席弟子,可到頭來,不也是一場失敗嗎?

而待得明年,各峰首席都將會參與進來,到時候看這聖源峰,還有何顏面。

高空之上。

青陽掌教以及五位峰主都是端坐光蓮,深邃的目光凝望着迷霧籠罩的巍峨主峰,對於那些漫山遍野的聲音,他們自然也是聽見,不過也並沒有去制止,畢竟他們同樣很清楚試煉三關的難度。

“時間倒的確是有點久。”靈均峰主忽然淡淡的道。

“你急什麼?”漣漪峰主漫不經心的道。

青陽掌教抬起手掌,打斷兩人,面色微凝的做傾聽狀,片刻後忽道:“玄鐘響了!”

靈均峰主,漣漪峰主等人眼神都是一凝。

寂靜持續了十數息,再然後,一道古老而悠揚的鐘吟聲,便是在此時,自那迷霧籠罩的主峰之中,緩緩的傳出,最後響徹於天地之間。

所有的吵雜聲都是在此時停止。

無數道目光猛的抬起,死死的盯着那主峰中,傾聽着那鐘吟聲。

他們都知曉,當鐘聲響起時,就代表着闖關結束。

以往弟子玄鐘六響便已是極好的成績,所以才會有玄鐘六響便勉強算是通過的說法,但是……

唯有玄鐘七響,才是真正通過試煉三關。

這些年來,不知道多少弟子,止步於七響之外。

沈太淵、呂松兩位長老,蒼老的面龐上,也是佈滿着緊張之色。

在那寂靜的天地間,唯有鐘聲迴蕩響徹。

鐺!

鐺!

鐺!

……

一聲聲鐘吟,緊接不斷,很快,便是達到了六響之聲。

無數人都是屏息靜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六響後,鐘聲微微凝滯。

那陸宏嘴角的冷笑陡然擴大,心中則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

不過,就在他那一口氣剛剛吐出來時,天地之間,又是一道嘹亮的鐘吟聲,自那主峰之內,悠悠傳出……

七響!

嘩!

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這一刻,沸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