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那自洞府之外傳出的獸吼聲,震動天穹,同時也驚得蒼玄宗無數人震驚的望着這個方向。

楚青,李卿嬋,左丘青魚等人出現在半空中,他們目光驚疑的望着洞府那邊,他們能夠見到化為巨獸形態的吞吞在仰天長嘯,那嘯聲中,似乎滿含着悲痛之意。

“怎麼回事?!”

他們皆是面色變幻起來,自從昨日夭夭帶着周元進入洞府後,他們便是未曾再關註,只是他們沒想到,這才一夜時間,似乎就出了一些變故。

“要去看看嗎?”李卿嬋有些擔心的問道。

楚青沉吟了一下,則是搖搖頭,道:“那裡所發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我們能夠插手的,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安靜的等着,不讓任何人靠近那個區域。”

作為如今蒼玄宗最強的人,楚青能夠隱隱的感覺到,那洞府之中似乎是在出現着前所未有的劇變,那種變化,不是他們這種層次能夠觸及的。

其他人聞言,也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只是,他們還是感覺到有些不安,畢竟吞吞咆哮聲中的那種悲痛之意過於的明顯...那洞府中,應該是出了什麼問題。

不過,擔憂也無濟於事,他們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

而這一等,便是足足半年的時間。

這半年於諸天而言,依舊是充滿着煎熬與恐懼,因為隨着時間的推移,諸天生靈都開始隱隱的察覺到一股讓人感到濃濃恐懼的威壓,正在緩緩的從那諸天之外傳來。

那是聖神蛻變的地方。

顯然,聖神的力量在變得前所未有的恐怖,所以即便蛻變期尚未完成,但那威壓,已是降臨而至。

這無疑更加劇了諸天中的恐慌與絕望。

這種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等待滅亡來臨的局面,無疑是一種讓人難以忍受的折磨。

所以半年間,不知有多少生靈承受不住那種日夜的恐懼,最終竟是選擇了自我了結。

諸天一時間,可謂是哀鴻遍野,屍橫遍地。

蒼玄宗。

如今的這裡,可謂是成為了諸天最為矚目的地方,甚至連四位古尊都是離開了歸墟神殿,然後於此處常坐。

其他諸多聖者也是陸陸續續的趕來,如此陣仗,倒是引得蒼玄宗風頭一時無兩。

在那座洞府之外的四周山峰上,以金羅,蒼淵,帝龍,赤姬四位古尊為首,諸多聖者靜靜盤坐,他們的目光,都是帶着一些忐忑與不安的望着那被一股無形而恐怖的力量封鎖的洞府。

在那洞府外,化為巨獸形態的吞吞垂頭趴伏着,動也不動,看上去似乎是頹喪至極。

“洞府內,似乎在孕育着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那種力量,比之前的第三神還要強。”金羅古尊目光中,有着一絲忐忑與希冀,雖然他並不知道洞府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那股力量的出現,無疑是讓得他們有着一種在沙漠中見到綠洲般的欣喜若狂。

“但那蛻變完成的聖神,也越來越強大了。”蒼淵嘆道,即便聖神蛻變之處距離諸天如此的遙遠,但那所散髮的神威,依舊連他們這種三蓮境都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不管如何,眼下的局面已經是最差了,能夠多一個變數,也終歸是好的。”赤姬古尊說道。

其餘人也是點頭表示認同,一旦聖神蛻變完成,諸天就會迎來毀滅,而諸天對此沒有任何應對的方式,所以如今這座洞府中所孕育的力量,說不得就會是諸天最後的一絲希望。

一道道目光,再度懷着忐忑與希冀的投向洞府,靜靜的等待着謎底揭曉的時刻。

而時間,就在等待着繼續的流逝。

又是一個月後,在那距離諸天極為遙遠的混沌虛空中,神力結晶所化的巨蛋靜靜的矗立着,億萬道神光自其中橫掃而出。

那自巨蛋中散髮出來的神威,更是傳遍了這天源界的每一個角落。

在遙遠處,有聖族的聖者強者在虔誠的跪拜,靜靜的等待着他們至高無上的神靈完成蛻變。

直到某一刻。

混沌虛空中,似是突然的有着神秘的低語聲輕輕的響起,那低語明明並不響亮,可這一刻,那低語直接是傳遍了天源界。

不論是聖族還是諸天的生靈,都是在這一刻聽見了那神秘而蘊含著莫名威壓的韻味。

只不過聖族生靈聽見這低語,是無邊的狂喜,他們無不是狂熱的跪拜下來。

而諸天生靈,則是心中升起濃濃的恐懼,他們的精神被這低語聲攪得發狂,一時間,無數生靈倒地慘叫,翻滾不停。

混沌虛空中,太彌等聖族的聖者,皆是面色狂熱的望着那神秘低語的源頭處,他們知曉,這是聖神即將完成蛻變的徵兆。

“恭迎吾神!”

他們虔誠的跪拜。

嗡!

那自神力結晶巨蛋之中散髮的億萬道神光則是在此時開始漸漸的收斂,半晌後,神光盡數的縮回其中,而巨蛋的錶面,有着裂痕自緩緩的蔓延開來。

“唔...”

似是有着一道低低的呢喃聲從巨蛋中傳出,下一刻,巨蛋開始迅速的破碎,而隨着巨蛋的碎裂,只見得一道人影於其中浮現而出。

那道人影,通體神光內蘊,沒有一絲一毫的外泄,那具身軀,仿佛是天地間最為完美的造物,其中流淌着這天地間至高般的力量。

蛻變後的聖神,原本的黑色頭髮,化為了黑白兩色,其眉心處的黑色豎目,同樣是黑白各占一半,宛如陰陽交匯,神秘異常。

他的身軀錶面,流轉着神光,神光內似是蘊含著天地間的奧妙,光是看上一眼,就令得人神魂有破碎之感。

不可直視,不可褻瀆,此為神威。

“這種力量,雖然距離祖龍尚還有一步之遙,但也不枉吾謀算這數萬載。”聖神感應着自身神體內流淌的那股浩瀚神力,那股力量比起之前的祂,強了足足一個層次。

對此,祂顯然是頗為的滿意。

而接下來,只要祂將諸天生靈盡數的磨滅,將他們化為血食,把祖龍最後的力量回收,那麼祂就將會成為天源界真正的第一神。

祂輕輕一笑,幽深不可測的目光投向了諸天所在。

“諸天的毀滅,就從此時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