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於邊緣的周元望着那鼎沸的黑暗,他能夠隱隱的感應到,那黑暗中經過無數次侵蝕,消磨的兩大恐怖之物,在這一刻,出現了某種稍縱即逝的平衡感。

在這一瞬,周元沒有任何的猶豫,即便眼前那黑暗讓人感到無比的恐懼,但他明白,這就是他所等待的那最後一絲機會。

所以,他直接一步踏出,縱身一躍。

毅然決然的沖入到了那黑暗之中。

而隨着他腳步踏入那一瞬間,他頓時感覺到了兩股威壓籠罩而來,那兩股威壓,讓周元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什麼叫做渺小。

此時聖神意志以及絕神咒毒,就仿佛是兩座如山般的巨磨,而周元,便是身處兩座巨磨中間的螻蟻。

即便兩座巨磨只是在衝著對方發力,可那傾瀉而下的餘力,依舊是讓得周元遭遇到了毀滅般的攻擊。

在短短數息間,周元那引以為傲的聖龍之軀瞬間被碾碎大半,唯有一顆腦袋與上半截身軀,凄慘的苦苦堅持。

放在那外界,足以讓得無數法域強者趨之若鶩的聖者偉力,在這裡卻是如同受氣的小媳婦一般,剛剛冒出來,就被兩股恐怖之力生生的碾碎。

這一刻,周元體驗到了什麼叫做任人揉捏。

而且,伴隨着肉身與聖者偉力被碾碎的時候,周元還感受到了那來自絕神咒毒與聖神意志扭曲惡念的侵蝕。

周元的神智在被污染,他的面龐在此時變得極度扭曲,無邊惡念在心中升起,讓得他嘴角露出了詭異而誇張的弧度。

不過他的內心深處還保存着幾分清明,他明白,他必須緊守靈臺,不能讓得自身情緒被惡念徹底的感染,否則他就真再難有翻身之機。

可是,在這兩大恐怖之物的侵蝕下,想要守住本心與清明,又是談何容易?

周元能夠察覺到,隨着兩股恐怖力量的侵蝕越來越嚴重,他的雙瞳中,也是漸漸的有着猩紅與黑暗同時的涌現出來。

“不行,周元,要堅持住啊!”

猛然間,周元一咬舌尖,借助着那越來越稀少的清明,他直接是運轉起了祖龍經。

源氣開始在體內按照祖龍經的路線奔騰涌動起來,隱隱約約間,仿佛是有着古老的龍吟聲響起,而在這龍吟聲下,周元心中升騰的惡念與混亂情緒竟然是有所減緩下來。

不過,周元也隱隱的感覺到,這種減緩只是暫時的,因為伴隨着他這裡的動靜越來越大,似乎那正在互相侵蝕,消磨間的聖神意志與絕神咒毒,也是在將更多散逸的力量傾瀉而來,憑藉著本能,它們還是覺得這種多餘的小蟲子,既然蹦噠得厲害,那就應該早點抹除掉...

但面對着這種近乎絕境,周元也並沒有更好的辦法,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咬緊牙關,緊守着清明,苦苦的煎熬。

他知道,不論是何等的艱難,他都不能輕易的放棄。

因為他這裡一旦放棄,那麼他與夭夭,或許就真的再無任何一絲機會了。

“夭夭...”

“我不會放棄的!相信我,我一定會帶你回來。”

黑暗深處,那被充滿着扭曲,惡念的黑潮漸漸掩蓋的周元,發出低低輕語。

...

轟隆!

聖族天域的界壁,在此時被神靈巨手緩緩的撕裂開來,引來無數驚恐目光。

而隨着界壁的撕裂,第三神眼神漠然的再度出手,只見那纖細玉指點下,虛空中有無數道神力成形,繼而直接是化為了神力隕石急墜而下。

轟轟!

神力隕石燃燒着神火,划過天際,帶着毀滅的力量,猶如天災般對着聖族天域降臨下去。

那等力量一旦落下,必然會造成極大的破壞。

無數聖族生靈恐懼的祈禱起來。

嗡!嗡!

不過,也就是在那神力隕石即將呼嘯而下時,聖族天域的大地上,突然有着一道道巨大的黑蓮破地而出。

黑蓮綻放,宛如擎天之柱,然後迎上了那些墜落的神力隕石。

轟轟轟!

震動天地的巨聲在此時響徹而起,那神力衝撞所引起的風暴,直接是席卷了整個天地,不知引發了多少狂風海嘯。

不過除此之外,那些神力隕石倒未曾真的落在這些聖族天域的大地上。

界壁外,蒼淵,金羅等人見到這一幕,神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能夠將來自第三神的神力攻勢化解,這顯然不是聖族那僅剩的四位古聖能夠辦到的。

所以,那出手者,必然是那位聖神。

祂,蘇醒了!

這一刻,蒼淵,金羅等人心中升起了一種難以化解的恐懼,那種恐懼,是自遠古那場滅界之戰中所留下的陰影。

那位聖神的強大與恐怖,銘刻在諸天生靈的記憶中,永遠無法抹除。

即便此時在他們的前方,還有着第三神,但此時此刻,所有聖者,依舊是感覺到通體冰寒。

而在諸聖膽寒間,在那聖祖天的聖山之巔,突然有着一朵九彩蓮花生長而出,蓮花不斷的生長,最終穿破虛空,直接是出現在了界壁之外。

九彩蓮花在諸天聖者那驚懼的目光中徐徐的綻放開來。

蓮花之中,有一道人影盤坐。

那道人影,一身黑衣,黑髮披散身後,其身體修長挺拔,他的面龐給人一種模糊感,粗略看去,仿佛又帶着一種似曾相識般的熟悉。

那是因為其本相常人不可見,所有人對祂的認知,都是自身對其面目的一種想象。

不過唯有一點不可變化,那就是在其眉心處,有着一枚黑色豎目微微張合,其中仿佛是黑暗的極致之處,即便是聖者的目光在其上面停留數息,都將會聖魂潰散,永墜黑暗。

黑衣男子盤坐於九彩蓮花中,祂抬首看向了第三神所在,至於其後方的諸天大軍,祂卻從從始至終都未曾看過一眼。

“第三神,你我終於是真正的見面了。”祂微笑道。

第三神眸光淡漠的註視着聖神,並未答話。

聖神見狀搖了搖頭:“太冷淡了,要知道你能出現,可還是因為吾當年驚動了祖龍殘留意志。”

“不過你雖然秉承祖龍意志而生,但你終歸不是祖龍,你並沒有必要守護這些如螻蟻般的生靈。”

“天地初開時,祖龍身化萬物,祂還欲取先天神靈物質,為萬物鑄就神骨,令其承載神性,如此一來,這萬物就皆是有了成神之潛力,可你我皆是自先天神靈物質中所誕生,若是被鑄成了萬物神骨,這世間就再無你我這般先天神靈。”

“所幸最後吾有趨吉避凶之能,及時隱匿混沌之間,這才讓得祂這般念想落空,也令得這世間萬物永遠沒有入神的潛力...”

“同時,也才會最終有你我的出現。”

聖神的聲音在這浩渺虛空間傳開,卻是讓得那後方的諸天聖者渾身都是顫慄了起來,因為他們在聖神的言語間,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天大的秘辛。

那是為何自古到今,不論諸天生靈何等的驚才絕艷,但卻始終無法有人能夠邁出那一步,踏足神的領域。

原來,是因為這天地萬物,尚有一處缺陷所在。

而那缺陷,便是所謂的神骨,承載神性之物。

“所以,第三神,你真的應該感謝我。”聖神下了最後的定論。

第三神淡淡的道:“那你要我如何感謝?”

聖神輕笑道:“當然是與吾一起,滅絕這世間生靈,將其血脈力量歸祖,屆時你我便可問鼎至高之力。”

第三神如星空般深邃漠然的雙瞳盯着聖神,道:“不,你說錯了,想要掌控那第一序列之力,成為至高之神,光吞噬這些諸天生靈並不夠,你與我之間...也不可能並存。”

聖神啞然,旋即搖頭笑道:“待你我先將這諸天生靈滅絕,到時再來解決這個問題不是更好嗎?”

第三神道:“聖神,這等無用哄騙之言,還是省省吧,否則等這諸天生靈滅絕之日,就是你對我出手之時了。”

聖神嘆息一聲,有些苦惱的揉了揉額頭,輕聲道:“看來又談崩了啊。”

“若是如此,那就只能,先將你吞噬了吧...”

他自九彩蓮花中緩緩的站起,伸開了雙臂,有宏大漠然的聲音在此時,迴蕩於諸天的每一個角落。

“吾在此宣佈,古往今來第一場真正的神戰...”

“現在開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