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

無止境的黑暗。

周元的身影被掩埋在層層黑暗的最深處,扭曲的力量與惡念如潮水般的涌來,漸漸將他的神智所侵染。

無邊的惡念,暴戾自心間升起,仿佛是要將其污染成世間最邪惡之物。

體內運轉的祖龍經,那所傳出的古老龍吟聲,也是在一層層黑暗的覆蓋下,漸漸的變得微弱起來。

周元的實力相對於那聖神意志以及絕神咒毒來說,實在是太過於的弱小了,弱小到連那兩道恐怖之物互相消磨間所散逸而出的餘波都是有些抵抗不住。

而周元也明白自身的險境,他原本的設想是引來聖神意志的力量與絕神咒毒,然後以祖龍經將它們駕馭,最終形成融合,那種融合而成的力量,很有可能會讓得他達到前所未有的境界。

可伴隨着這段時間的嘗試,他發現設想雖然很美妙,但現實很殘酷,因為他自身太弱,弱到根本無法撬動聖神意志與絕神咒毒,如此一來,所有的計劃在最初的這一步上面就直接夭折了。

現在他自身的力量在不斷的被消融,一旦當其力量消融殆盡卻又無法被補充時,那麼其自身就將會徹底的殞命於此。

但周元也明白,他已是傾盡了全力,可即便如此,他依舊感覺到神智與清明漸漸的遠去。

他此次所冒之險,太過的聳人聽聞,也難怪連他自身都覺得算是十死無生。

不過對於這般結果,周元也是早有所預料,他所行之事,無非就是一場以小博大的冒險,而他若不選擇這麼做,那麼他與夭夭之間,將再無相見,而如果是這種結果,那還懼怕什麼死亡?

“我,不會放棄的。”

黑暗中,周元喃喃低語聲不斷的響起,只是漸漸的,那喃喃聲也是變得斷斷續續,甚至開始有些混亂。

若是能夠透過黑暗最深處,則是會發現周元的肉身,如今已是僅剩下一顆腦袋於黑暗中沉浮,而那面孔上,表情極為誇張的扭曲起來,看上去詭異得令人毛骨悚然。

他的面龐上,有無數黑色的紋路攀爬出來,如黑色的蚯蚓般在皮膚下攢動,此時此刻,連這僅剩的頭顱,都是在開始漸漸的消融。

“我...這是要死了嗎?”

“夭夭...”

“對不起。”

低低的呢喃聲響起,周元的心神將要徹底的沉淪。

不過,也就是在一瞬,突然有着一抹神秘的紫金之光於其腦海深處閃現而出,那一抹紫金之光,仿佛是一種神秘的物質,似實似虛,流淌於腦海中。

周元的心神也為之所吸引,在那一道神秘物質上面,他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息。

那股氣息...是夭夭!

那是...夭夭很久以前曾經留在他體內的一道神靈物質!

突然的變化,讓得周元有霎那間的失神,不過緊接着,他便是發現隨着這一道神靈物質的出現,那四周的聖神意志與絕神咒毒的力量仿佛也是受到了某種引動,它們流露出了垂涎,貪婪,然後直接是涌入了周元腦袋內,試圖將這一道神靈物質所吞噬。

於是,聖神意志,絕神咒毒,神靈物質於周元腦海中糾纏成一團,不斷的互相消磨。

頭顱中的爭鬥,讓得周元頭痛欲裂,幾欲炸裂。

不過他並未阻止這種爭鬥,反而在這一瞬,突然有了一種醍醐灌頂之感。

此前聖神意志,絕神咒毒太過的霸道,他根本無法以祖龍經將它們融合駕馭,可現在,這兩股恐怖之力外,又出現了一道新生的力量。

那道神靈物質並沒有太過強烈的攻擊性,它的存在,完全可以作為聖神意志與絕神咒毒之間的平衡之物。

周元的力量層次太低,做不到平衡之用,可這神靈物質,顯然是足夠的!

心中的思緒,在那片刻間百轉千回,最後周元毫不猶豫的抓住了這最後的一絲機會,其心念一動,腦海中有古老龍吟聲響徹而起,只見得一道古老的龍影若隱若現,龍影盤踞,仿若一座龍鼎,而在龍鼎之中,則是三道恐怖之物的力量在糾纏。

祖龍經運轉,龍鼎似是熊熊燃燒起來,炙烤着其中的三道恐怖之力。

祖龍經傳聞源自祖龍,其玄妙自是不必說,此前無法煉化融合聖神意志與絕神咒毒的力量,那是因為周元自身層次的緣故,如今有了一道神靈物質作為緩衝,緩解了壓力,如今再度運轉,終於是顯現出了作用。

因為隨着龍鼎的燃燒,漸漸的有着一縷神妙之氣自其中緩緩的升起,那一縷氣息極為的微薄,其一齣現,就融入到了周元頭顱中。

於是在那一瞬間,周元欣喜若狂的感覺到,原本即將枯竭的力量竟然是在此時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恢復。

而且,他清晰的感覺得出來,那一絲神妙之氣的力量層次,似是比他之前的聖者偉力,還要來得浩瀚神秘。

這一刻他明白,他那膽大包天的設想,看來真是有着成功的可能性!

他不敢怠慢,緊守心神,運轉祖龍經,維持着龍鼎的煅燒。

接下來,那不斷涌入的聖神意志與絕神咒毒的力量,在那一道神靈物質的中和緩衝再加上龍鼎的煅燒,一縷縷神妙之氣不斷的升騰而起,進而被周元所吸收。

於是,在那短短片刻的時間中,周元那原本殘破到僅剩下頭顱的肉身,竟然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複起來。

新生的肉身,宛如琉璃所鑄一般,散髮着一道道神妙光圈,肉身之上,隱隱有着古老至極的紋路浮現,似是自天地初開時就誕生了一般。

此時此刻的周元感覺,似乎光是這具新生的肉身力量,就足以將之前全盛的他生生打爆。

而且,這還只是一個開始。

隨着肉身的修複,越來越多的神妙之氣涌入身軀,於是,在這黑暗間,周元的氣息開始以匪夷所思的速度,開始節節攀升。

無盡黑暗中,兩大恐怖之物互相消磨,而它們都未曾註意到,在那兩者對撞的某處,有着一個本該被它們散逸的力量抹殺的小蟲子,正在漸漸的吞食着它們的力量,一點點的開始將自身所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