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羅棋盤自眼前跌落,直接是讓得焱須感覺到了一股寒意自腳底板直衝天靈蓋。

他倒是沒想到,周元手中竟然掌握着一道如此厲害的封印源術,甚至於連他這雙蓮位階的聖物,竟然都被封印了。

雖說他能夠感應到那種封印是暫時的,可眼下這種局面,失去了天羅棋盤的保護,他這邊倒是真的會有些麻煩。

而就在他這邊心緒轉動時,周元卻是沒給他更多的時間,心念一動間,那最後數顆蘊含著小空間的隕石便是呼嘯而至。

焱須面色微變,他身影虛幻,如閃電般的暴退,身影虛虛實實,宛如處於實質與虛幻的交界之中。

與此同時,他雙手結印,眉心間,竟是有着一隻聖瞳緩緩的張開。

那聖瞳之內,九顆星辰閃耀。

有神秘光芒自那聖瞳中呼嘯而出,然後形成了九條巨大的光須,光須以聖瞳為中心,輕輕的飄動着。

“龍鬚火!”

就當那光須出現時,焱須陡然厲喝出聲,下一刻,聖瞳內竟是有着金色火焰席卷而出,那火焰細長,宛如龍鬚擺動,散髮着極為的恐怖的溫度,這般火焰,僅僅只是一道落入一方小空間內,恐怕就能夠將其盡數的融化,威能可見霸道。

噗!噗!

道道龍鬚火呼嘯而出,與那落下的小空間隕石相撞,撞擊的瞬間,頓時有着刺耳的聲音響起,空間隕石頓時紛紛融化,化為火紅的岩漿自虛空中潑灑而過。

轟!

不過還不待那焱須因此而松一口氣,突然天穹破碎,只見得一隻巨拳轟然憾下,那巨拳之上,裹挾着浩瀚偉力。

轟隆!

偉力巨拳乾脆利落的轟散了十數道細長的龍鬚火,然後直接是以一種蠻橫霸道的姿態,轟在了焱須那如虛幻又如實質般的身軀上。

焱須身影被轟飛上萬里,一口鮮血噴出,但雖然看上去極為的狼狽,但他那如虛幻般的身軀顯然是化解了絕大部分的攻擊。

“真是耐揍。”

周元望着雖然全程被壓制,但卻始終活蹦亂跳的焱須,也是忍不住的搖搖頭,聖者的生命力太過的頑強了,如果不能將其聖蓮斬滅,就算他自剩下一滴聖血,那也是能夠迅速的重生。

“周元,你想要斬滅我,簡直就是痴人說夢!”那焱須灰頭土臉,但卻依舊是在猙獰咆哮。

“現在時間在我,只要我能拖你一些時間,等掌雷古聖到了,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周元沒有理會他的咆哮,雖然他也明白對方說的的確沒錯,如此短暫的時間中,他想要斬滅一位雙蓮古聖,的確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不過,無法斬滅,卻不代表周元真的沒手段將其收拾。

周元眼神淡漠的盯着猙獰咆哮中的焱須,那森冷的目光,倒是讓得後者心頭一突,突然的感覺到了一些不安感。

而就在其不安間,周元手掌一握,一抹黑光在其指尖流轉,最後靜靜的躺在了掌心中。

那斑駁筆身,自然便是天元筆。

周元屈指一彈,天元筆靈活的飆射而出,圍繞着其周身轉了幾圈,然後便是迎風膨脹,化為丈許大小。

周元望着懸浮於面前的天元筆,面龐倒是變得溫和了起來,眼中也蕩漾着許些的笑意。

“老伙計,你跟隨着我也很多年了吧?”

他的手掌輕輕撫過斑駁的筆身,他似是想起了什麼,眼神微微一黯,輕聲道:“當年從那座空間出來後,如今,也只有你在我身邊了。”

從走出蒼淵師尊所在的那座空間時,周元帶着夭夭,吞吞以及天元筆。

而現在,夭夭與吞吞皆是陷入到了封閉的沉眠中,他的身旁,也就只有天元筆還陪着他。

嗡嗡!

天元筆有靈,微微震動,似是在安慰。

周元振作起精神,笑道:“當年蒼淵師尊將你賜給我時,那時你也被重創,跌為尋常之物,我當時就說過,總有一天,定會讓你重回巔峰。”

“而現在...也該是讓你天元筆的名聲,再度響徹這諸天了。”

他的手掌,徐徐的撫過,而隨着其掌心掠過處,只見得其上的一道道古老源紋,陸陸續續的變得明亮起來。

第一紋,文武。

第二紋,侵蝕。

第三紋,萬化。

第四紋,萬鯨。

第五紋,破源。

第六紋,吞魂。

第七紋,晉升。

第八紋,源魂。

八道源紋綻放着玄光,恐怖的力量凝聚成層層神妙光環,周元凝望着,這八道源紋,見證着他的修煉之路,從那八脈初開直到如今的一天之主。

他的手掌,撫過了那第九道源紋。

嗡!

這一刻,有萬千道光華迸射而出,天地間有浩瀚源氣奔騰,源源不斷的對着天元筆匯聚而來。

天地間有雷鳴炸響,轟隆隆的震蕩於這方空間的每一個角落。

所有人都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極為強悍的偉力威壓,自那天元筆內席卷而出,肆虐蒼穹。

遠處那焱須面色也是在此時猛的一變,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那完全覺醒的天元筆,論起位階並不比他的天羅棋盤弱!

而且他的天羅棋盤更偏向於規則以及防禦性,可這天元筆,顯然更重攻伐!

此時的周元本就占了上風,如果他再有了這等聖物相助,簡直就是如虎添翼!

而就在焱須面色變幻間,天元筆第九紋已是徹底的點亮,這一刻,曾經跟隨着蒼淵師尊諸多征戰的聖源兵,也終於是徹底的恢復了曾經的榮光。

周元手掌握着天元筆,他能夠感覺到筆身內傳出的那股歡喜雀躍的情緒,而他自身也是受到感染,面龐上有着笑意浮現出來。

再然後,他抬起頭,面帶笑容的鎖定了焱須。

只不過在他這般笑容下,那焱須卻是感覺到一股刺骨寒意,下一刻,他身影猛的化為流光破空而去,看這架勢,竟然是打算逃離這座海域空間!

顯然,聖者的感知,讓他察覺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

周元望着欲要遁逃的焱須,雙手緊握天元筆,磅礴偉力浩蕩灌註,九道源紋綻放出無數光華,照耀着這座空間的每一個角落。

“天元筆,第九紋...”

伴隨着周元的低語聲,只見得那九道源紋處,皆是有着光流流淌而下,最後匯聚於筆尖處。

似是有着一道如墨跡般的黑色光點,於筆尖浮現而出。

那黑色光點黑得極為的純粹,似乎是連光線都能夠被吞噬。

周元凝視着那有些詭異的黑點,然後緩緩的吐出了那第九紋之名:“天元。”

嗡!

黑色光點自筆尖脫落,猶如是水滴落入湖面,頓時還微微的波盪了一下,接着...憑空消失。

可也就是在消失的那一瞬,那即將遁出這座空間的焱須瞳孔猛然緊縮,因為他見到在其前方,虛空破碎,一顆約莫拳頭大小的黑色光點迎面飛來,撞在了他的胸膛上。

撞擊時,沒有任何驚天動地的聲音,但所有人都是能夠驚駭的見到,那焱須的肉身突然在此時出現了扭曲,那黑色光點猶如是黑洞般,在接觸的瞬間,就將焱須給吞沒了進去。

周元的身影在此時出現在了黑色光點前,他伸出手掌,黑色光球懸浮在掌心上,其內幽黑深邃,但他卻是能夠感應到,在那黑色光球的最深處,那焱須猶如是被黑色的海洋所覆蓋,不論他如何的咆哮,掙扎,都是難以將其掙脫。

海域空間中,聖族與諸天這邊的聖者,皆是因為周元與焱須的交鋒而停了手,他們的目光望着這邊時,皆是面色動容。

“這是天元黑界...”顓燭望着懸浮在周元掌心上的黑色光點,面色變得凝重了許多。

所謂天元黑界,便是由天元筆第九紋天元所衍變而出,據說此紋自成一方奇特世界,其內瀰漫黑暗,算是一座黑暗囚牢。

這座囚牢,能夠囚禁聖者!

在那遠古時期,不乏聖族聖者被困其中,所以這天元黑界,也曾留下過赫赫凶名。

只不過後來有一次大戰中,執掌天元筆的蒼淵師尊被聖族的一位古聖盯上,後者持一方三蓮聖物,重創了天元筆,自此,天元黑界方纔隨着天元筆的殘破漸漸的在諸天中銷聲匿跡。

沒想到今日,竟然又會重現於周元之手。

“這是天元黑界!”

“周元,就算是這黑界,也不過只能夠暫時的囚禁我,只要等你身上的加持弱下去,我就能夠直接脫困!”

“你想要借助這天元黑界來斬滅我,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黑色光球中漣漪綻放,隱隱約約有着焱須的咆哮聲傳出。

周元眼神漠然,淡淡的道:“天元黑界的確更多的是囚禁之能,不過既然你已經落到了我手中,難道還少了炮製你的法子?”

“我這裡有一法,其實與天元黑界極為的匹配。”

他伸出手掌,掌心間虛空微微扭曲,最後竟是有着一座古老葫蘆出現在了掌心中,那葫蘆古老而原始,散髮着獨特的韻味。

正是混沌煉聖葫!

天元黑界有囚禁之力,而混沌煉聖葫,卻是有着煉聖之力!

兩者在一起,簡直絕配!

周元屈指一彈,黑色光球便是飄起,然後對着煉聖葫葫口的位置落下。

而此時,那被囚禁在黑界中的焱須似也是感知到了什麼,當即發出了暴怒而瘋狂的咆哮。

“周元,你殺不了我!”

“你等着,掌雷古聖馬上就會來了,到時候,他自會救我出來!”

他的咆哮聲尚未完全的落下,黑色光球便是沒入到了煉聖葫中。

一切的聲音,都是戛然而止。

而那諸多目光望着這一幕,不論是聖族還是諸天的強者,皆是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眼神震撼。

他們明白,這位在聖族之中都擁有着極大名聲的焱須聖者,此次算是真的栽在了周元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