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焱須有些懷疑人生的時候,周元卻是再沒有與他說什麼廢話,因為他所等待的時機已經來到。

此前的雙方,焱須實力勝於他,所以他需要做一些忍耐與剋制,可眼下棋局被破,但雙方所擁有的力量,卻是戲劇性的出現了逆轉。

現在的他,應該算是雙蓮境後期的實力。

而反觀焱須,則是被削弱到了雙蓮境初期的程度。

“你這搞的...真是讓我都有些不好意思。”

周元感受着自身莫名增強許多的偉力威壓,忍不住的一笑,而對面的焱須,則是面龐鐵青,眼中的怒火甚至是化為了實質噴涌而出,將虛空炙烤得扭曲起來。

但周元卻沒興趣看他的表情變臉,他一步踏出,頓時這方天地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鬥轉星移間,宛如乾坤逆轉。

緊接着,那焱須便是感覺到一股極度恐怖的力量於這天地間涌現而出。

轟!

天地震動間,只見得這方空間的天穹仿佛是在此時被撕裂開來,然後雙方作戰的人馬都是驚駭的見到,那裂開的天穹中,竟是有着一道道斑斕的流光呼嘯而下。

而若是仔細看去的話,就會發現,那流光之內,仿佛是一顆顆色彩斑斕的光球,光球呈現扭曲之象,其內竟是蘊含著連綿的山川河流,日月星辰!

“那是一座座小型空間?!”有人震駭出聲,因為他們發現,那些斑斕光球內,竟是一座座如小型空間。

顯然,這是周元以大手段將諸多小空間挪移搬動,然後壓縮,最終將其宛如隕石般砸下來。

此等恐怖手段,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傳聞祖龍一動一念間,整個天源界都會為之而動,此為搬天之力,而周元無法達到那種層次,但借助着祖龍搬天術以及他如今的力量,倒是能夠搬動諸多的小空間。

轟轟!

斑斕光球呼嘯而至,那焱須面色也是忍不住的大變,他同樣是察覺到了周元這般攻勢的凶悍。

如此攻擊,就算是他全盛時期都不敢小覷,更何況如今敵強我弱?

顯然,此番動手,周元已經沒有試探的必要,所以出手便是殺招。

毀滅攻勢降臨,焱須再不敢猶豫,浩瀚偉力奔騰,一聲暴喝間,只見得一道黑光自頭頂升起。

黑光搖動間,直接是化為了一面巨大無比的棋盤,棋盤如一座大陸般,橫隔虛空,遮天蔽日。

這座棋盤,自然便是焱須那道雙蓮聖物,天羅棋盤!

棋盤上,有無數古老的源紋升騰而起,最後仿佛是形成了一顆顆黑白棋子,棋子化為道道光華升空,迎上了那一座座被壓縮成了流光的小型空間。

轟轟!

兩者於虛空間碰撞,頓時有着轟鳴巨聲響徹,整個海域空間都是在此時震動起來,數萬丈的巨浪被掀起,瘋狂的對着四面八方沖盪,席卷,摧毀着一切所見。

雙方的法域強者皆是面露痛苦之色,體內的源氣在此時激蕩得幾乎失去控制。

虛空上,小空間所化的流光被無數黑白棋子所攔截,不過最終還是有着漏網之魚穿透過棋子防禦,落在了那棋盤上。

轟隆隆!

頓時如一座大陸般的棋盤震動起來,宛如是地龍翻滾般,棋盤上,有巨大的深坑出現,如深淵般的裂痕對着四面八方蔓延。

噗嗤!

而每當天羅棋盤被砸出一個巨坑時,那焱須面色便是一白,一口鮮血噴出。

“可惡啊!”

焱須暴怒的咆哮,如果此時的他是巔峰狀態的話,他完全能夠將周元的攻勢輕鬆的抵禦下來,但偏偏因為此前的一系列操作,現在的他實力反而不如周元,這攻守之間開始顯得極為的吃力。

暴怒中的他,忍不住的就要對周元反攻。

但最終他強行的忍耐了下來,因為天羅棋盤有着極為出色的防禦力,借助着棋盤的守護,周元就算能夠取得優勢,但並不能真的奈何他。

可如果他放棄了天羅棋盤的防禦,轉而攻伐,那麼反而會被拖入周元的節奏,到時候後果將會更為的嚴重。

呼。

一口濁氣自焱須的嘴中吐出,他陰翳的目光看了周元一眼,旋即他的身影漸漸虛幻,最後直接是出現在了棋盤之下。

而天羅棋盤震動着,有着一道道光流垂落,宛如是萬千流蘇一般,將他守護在其中。

“周元,這一次,算你運氣不錯,不過可惜的是,你不會是贏家。”焱須陰冷的聲音傳出。

周元雙目微眯,這焱須沒有含怒出手與他正面交鋒,這倒是讓得他有些失望,因為經過先前的試探,他發現對方這天羅棋盤的確是個超級烏龜殼,如果焱須要憑此來龜縮的話,周元真不見得就能夠打破一道雙蓮聖物。

而且,周元還有些在意的是,那焱須先前的那句話。

“看來你還有後手?”周元似是譏嘲的問道。

焱須眼皮一抬,眼中滿是凶光與冷笑:“不必激將,真告訴你又能如何?你還真以為我聖族對蒼玄天這邊的進攻,只是我這一路嗎?”

“你蒼玄天外的防禦線,除了你之外,還有兩位雙蓮聖者吧?”

“你難道就不好奇,為何你這邊打得驚天動地,那邊卻沒有半點消息傳來嗎?”

周元面無表情,心頭卻是忍不住的一沉。

焱須似是能夠猜到此時周元的心境波動,當即嘴角譏諷更甚:“我還能夠告訴你,進攻那兩道防線的,是我聖族的掌雷古聖,算算時間,那邊的防線,應該也差不多已經陷落了吧?”

“掌雷古聖應該很快就會趕來這邊...到時候,你又能如何?”

“周元,我聖族橫壓諸天乃是大勢所趨,你們的阻擋,不過只是螳臂當車而已。”

周元面色不變,心中卻是有些沉重,聖族給予的壓力的確太過強烈,不過這又如何?莫非因為聖族勢強,難道諸天就放棄抵抗,任由聖族奴役嗎?

危難之間,總歸是會有人站出來的。

周元深吸一口氣,壓下了心中翻涌的情緒,眼神冷漠的註視着焱須,淡淡道:“不管那掌雷古聖有沒有趕來,但在那之前,我會將你收拾掉的。”

“我說過,四位掌教需要你來陪葬。”

“大言不慚。”

焱須玩味一笑,道:“此次的確是我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可周元,我若是憑藉著天羅棋盤要防禦的話,你也奈何我不得的。”

“你在這裡浪費時間,最終不過只自尋死路。”

“是嗎?”

周元眼皮一抬,眼中有凶光掠過。

轟!

而就在此時,又是有着一座被壓縮的小空間如隕石般的從天而降,穿過了天羅棋盤的防禦,重重的砸落下來。

只不過這一次,當那隕石落下時,那焱須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因為沒有恐怖的力量的衝擊,他自身也並沒有被轟得吐血。

焱須心念一動,頓時看見了那顆隕石落向的地方,然後他便是發現,那隕石落下後,突然有着密密麻麻的光紋對着四面八方席卷開來。

那些光紋是那般的複雜,晦澀,而且如墨水般無孔不入,直接是對着天羅棋盤內部迅速滲透。

而讓得焱須有些驚恐的是,他發現那些的漆黑光紋所過處,他就失去了對那片區域的掌控。

“封印?!”

這一刻,焱須猛的明白了過來,這顆隕石中,並非是小空間,而是一道蘊含著強大封印力的源術!

周元這是打算將天羅棋盤暫時的封印!

而失去了這層烏龜殼的保護,焱須將會徹徹底底的暴露在周元充滿着惡意的鎖定之下,再無法可逃!

望着眼神劇變的焱須,周元面色也是變得冷厲起來,他雙手結印,有輕聲吐出:“封聖天禁篆!”

當其聲落的瞬間,那落在了天羅棋盤之上的無數晦澀光紋,仿佛古老的篆文,猛的如黑色洪流般的傾瀉而開,所過之處,棋盤開始迅速黯淡。

如大陸般的棋盤,在此時迅速的一圈圈縮小,最後在那焱須難以置信的目光下,化為巴掌大小,搖搖晃晃的自其面前跌落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