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玄天的動亂,最終是徹底的了結了下來。

這一戰之激烈,牽扯之深,幾乎是讓得蒼玄天每一個生靈都心驚膽戰,原本都以為只是聖宮之亂,可隨着聖宮被滅,聖被斬後,他們方纔明白,那聖宮主不過只是推在前面的犧牲而已。

隨後那聖古聖以聖神化身的出現,才是真正的大恐怖。

不過好在的是,在經過層層鬥法後,他們蒼玄天最終還是守了下來...而在這場大戰中,蒼玄天新任天主之名,是徹底的深入到了蒼玄天無數生靈的心中。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眼下的,在蒼玄天內的聲望,可謂是達到了頂峰。

而且或許是因為蒼玄天居於諸天之末太多年,加上在蒼玄老祖隕落後,這方天域多年未曾出現過一位聖者以天主,這令得眾多蒼玄天生靈都是有着一不全的感覺。

別是伴隨着這些年聖蠢蠢欲動,這不全的感覺變得更為的烈了。

誰都明白,一個沒有聖者坐鎮,沒有天主鎮守的天域,一旦未來諸天與聖開戰,這裡將會是等的脆弱。

正因為這原因,他們方纔明白的橫出世是令人等的歡喜若狂,這是蒼玄天最後的倚仗。

甚至不止他們,是青陽掌,天劍尊這些各方勢力的掌,都是抱着如此的心思,不然的話如天劍尊,古鯨尊者等人也不會反對在大戰落幕後要將蒼玄盟解散的提議了。

如今的蒼玄天好不出了一個大粗腿,他們又好不的攀附上了關,怎麼可能會輕的將這點關撇清?

所以綜上述,如今的,可謂是整個蒼玄天當之無愧的牌面所在。

...

大城,宮。

花苑中。

躺在椅上,溫暖的陽光傾灑下來,那懶洋洋的感覺自內散髮出來,有說不出的舒坦。

他雖然閉着眼睛,但旁邊石亭內的景卻是在腦海中折現得清清楚楚。

他的母后秦玉滿臉慈和笑顏的拉着夭夭的小手,不斷的聲笑談,那看着後者的眼光中,透着數不盡的滿意。

兩人間,更多還是秦玉在說話,說著一些小時的糗事,而夭夭依舊還是如最開在宮時那的清冷? 少言,不過偶爾聽到有趣處? 眼波流轉間,也是有着細微的笑意。

不過秦玉顯然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失禮的地方,她雖然不知曉夭夭真正的身份? 但自從當年將夭夭帶回來後,她對這個清冷的女孩極為的歡喜? 總是心心念念着? 此前回來時,沒見到兩人一起,秦玉心中還以為兩人已是分揚鑣,畢竟夭夭太過的出色,自家這傻兒子未必能入人家的眼? 所以當時她心中還有些失望。

結果沒想到一月前? 與夭夭同時歸來? 這可將秦玉樂壞了? 所以這時間幾乎每日都在陪着夭夭,連自家那兒子都沒有多少時間理會了。

聽着石亭中那些細碎聲音? 也是微微撇撇嘴,旋他感覺到肚子突然沉了一下,睜開眼見到吞吞趴在了那裡。

吞吞爪子拍了拍? 然後指了指石亭內的夭夭。

沉默了一下,他明白吞吞的意思,這一個月來,夭夭的情緒在越來越生動,這事在常人的身上或許不什麼,可出現在夭夭這裡,則是代表着一些不對勁。

畢竟,她不是普人,而是第三神。

如今這天源界中,唯二在的先天神靈。

能夠猜到,夭夭的這變化,應該是因為那絕神咒毒,可對此他也沒有太多的辦法,這事情,如果夭夭不主動說明的話,其他人根本不知她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所以他只能伸出手掌,揉了揉吞吞的腦袋,略作撫。

吞吞嗚鳴了一聲,懶洋洋的趴了下來。

心中暗嘆,也是閉目養神,享着這極為難得的寧。

“你這小子,把我大朝搞得一團亂,忙得我最近焦頭爛額,你倒好,躲在這裡偷懶。”不過的歇息沒續多久,一笑罵聲響了起來。

眼睛睜開一條縫隙,望着那出現在身旁的擎,有些無奈的撇撇嘴。

如今的在蒼玄天內聲望達到了極致的鼎盛,這直接導致在他回到大朝的這一個月中,整個蒼玄天中,有無數各方勢力以者都是在自四面八方涌入這個以前在蒼玄天內是偏僻一域的大朝。

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大朝是天主的出生地,這裡還有着他的父母后,所以未來這大朝沒有擴張勢力的想法,但這裡依舊會不可避免的成為蒼玄天中的一處超然之地。

論起地位之殊,說不定還要勝過蒼玄宗一頭。

有了這聲勢,只要未來天主稍稍給予一些照拂,這大朝將會騰飛成為蒼玄天中的一方修煉聖地。

此時早點來熟悉地方,做好落腳的計,方纔是未雨綢繆。

所以,在這短短一月中,原本偏僻的蒼茫大陸以大朝,直接是成為了蒼玄天中最熱門的地域。

各方勢力,者涌入大朝,而他們對於大朝而言,幾乎個個都是過猛龍,對於這層次,大朝那點實力顯然是不夠看,若是前者執意要亂來,恐怕頃刻間能夠將這個朝攪得戰火四起,混亂不堪。

所以在剛發現這些猛龍的進入時,大朝各處城中的官員都是如臨大敵,忐忑不,畢竟你沒辦法讓連太初境都不是的他們在面對着一些天陽境,源嬰境者還表現出怒斥對抗的勇氣。

不過在這些官員心驚膽戰的時候,他們卻發現那些涌入的各方過猛龍皆是乖巧如雞仔,那些所謂的者氣,桀驁心仿佛是不在一,每一個人都是秉守法,極守規矩,甚至在面對着一些盤問時,都是客客氣氣,有問必答。

這倒是讓得大朝各城中的官員在感到不可思議,難蒼茫大陸之外的這些大人物者,一個個質都這麼高的嗎?

有這想法的人,大多數還是層次太,接觸的息慢,而一些高層官員則是若有所悟,他們才不會天真的以為這些外來的各方勢力,者真的是什麼乖寶寶,眼下他們會如此的聽排不敢造次,無非是因為他們明白,在這大朝有一位他們無論如都惹不起的在...

他們那位殿下!

有這等人物守護着大,如今這蒼玄天,誰人敢來這裡撒野?

現在的大朝,可不是以前了...

“父,你這走路帶風的樣子,可一點不像是來興師問罪的。”伸了一個懶腰,笑。

作為蒼玄天核心大陸的聖州大陸,在之前的那場大戰中直接被打碎分裂,這導致其中不少勢力,者最終都選擇了離開,而在他們的眼中,有着他坐鎮的大朝以蒼茫大陸自然是首選。

不過這些勢力以者從層次來說雖然遠遠的超過了大朝,但相信,只要他們還有腦子的話,不敢在大朝有半點撒野。

而這些勢力以者如果落入大朝的話,自然也會令得大的國力大大增,從某意義來說,這對於大朝來說,是天上在掉餡餅。

“我要在這裡恭喜父,大朝將會成為蒼茫大陸最朝了。”拱了拱手。

“臭小子,還敢埋汰你父。”

擎作勢欲怒,旋沒好氣的:“有了你這麼一個兒子,真是讓你父這些年的努力毫無成感。”

他辛苦支撐大朝這麼多年,還不如如今往這大城一躺。

“你能養出這麼一個兒子,還沒成感?”詫異。

擎指着,想要罵一聲,最終還是忍不住的笑出聲來,他坐到身邊,望着那張與他相似得臉龐,當年離家時,尚還有幾分稚嫩,可如今,他明白那肩膀上有多沉重的擔子。

他擎只要為大朝負責,而這天主,卻是要為整個蒼玄天的生靈負責。

“你現在的事太大,父可沒本事幫你了。”

擎拍了拍的肩膀,然後目光掃向石亭內,嘴角帶着一絲笑意:“不過有個事,父或許能幫你。”

有些驚奇:“什麼事?”

擎得意一笑:“幫你開口娶個妃,如?”

猛的坐直了身子,怦然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