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夭夭的話音落下時,在場的眾人皆是心頭一凜。

這就是那位聖神此次所謀劃的目的所在嗎?拖延住夭夭完全蘇醒的步伐,然後搶先蘇醒?

而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對於諸天而言,恐怕真是一場毀滅般的災難。

畢竟,祖龍意志於當年那一戰時,幾乎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諸天生靈沒辦法再指望祖龍意志來抵禦聖神,他們唯一能夠寄翼希望的,便是眼前的第三神...

但眼下第三神也遭了聖神暗算,那所謂的絕神咒毒,必然不簡單。

“這毒能化解嗎?”周元問道。

夭夭微微一笑,道:“沒多大問題,只是需要點時間。”

周元目光在夭夭臉頰上停留了數息,最後點點頭。

倒是那帝龍古尊忍不住的要說什麼,可卻被一旁的赤姬古尊給阻攔了下來。

金羅古尊緩緩道:“不知第三神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既然回了蒼玄天,那就先在這裡停留一些時間吧,我想陪周元回大周城去看看。”夭夭眸光望着遠處,眼中似有追憶之色。

金羅古尊點點頭,道:“這是理應之事,如今周元已是蒼玄天天主,混元誅聖大陣也已經歸位,蒼玄天很安全。”

“這絕神咒毒,不知第三神能否取一絲毒意,我等可以帶回歸墟神殿,借助諸聖力量推衍,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法子來輔助第三神儘早化解。”

夭夭看了他一眼,隨意的點點頭,心念一動,便是一縷黑氣自掌心升起,然後又有無數道古老源紋凝聚四方,仿佛是化為了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滴。

毒氣水滴飄向金羅古尊,後者頓時滿臉凝重,竟是直接取出了自身的混沌金鐘,然後將其小心翼翼的收了進去。

夭夭見狀,也不多說,徑直踏空遠去。

“周元,如果第三神有什麼狀況的話,希望你第一時間聯繫我們。”金羅古尊未曾阻攔,只是對着周元叮囑道。

周元點頭,然後對着眾人拱了拱手,便是跟了上去。

三位古尊以及蒼淵等聖者,皆是目送着兩人遠去? 好半晌後? 那帝龍古尊方纔皺着眉頭? 沉聲道:“那絕神咒毒絕對不簡單? 第三神應該是隱瞞了一些信息。”

赤姬古尊道:“這還用說嗎,此次聖族興師動眾,不僅七大古聖盡出,甚至連尚未完全蘇醒的聖神都是落了一道化身下來,即使如此,最終都是折損了兩位古聖。”

“他們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可不是真的來丟個小毒玩玩的。”

“但是那又如何?咱們這位第三神? 顯然並不想也沒興趣與我們有什麼交流? 她若是不想說,我們還能逼着她不成?”

帝龍古尊忍不住的道:“如此也太任性了,她若是出了什麼差池,這諸天怎麼辦?”

金羅古尊搖搖頭? 道:“你要與去第三神討論任性不任性? 那也只能說是你太天真了一些。”

“不過也不必太過的擔心,第三神總歸是有着所在意的人,所以如果情況真的有些控制不住的話? 她定然會聯繫我們的? 我們眼下所需要做的,還是合歸墟神殿之力推衍,找尋能夠協助第三神化解咒毒之法。”

帝龍,赤姬兩位古尊聞言,也是點點頭。

“另外如今聖族暫時退去,但接下來必然會有連綿的騷擾襲來,他們需要為那位聖神的徹底蘇醒做好一切的準備,所以未來的數年時間,戰火不會停歇,我諸天需要進入最高的戰備狀態。”金羅古尊繼續說道。

“或許,當下一次大戰來臨的時候...我們就會見到,全盛時期的那位聖神了。”

此言一齣,在場所有人都是神色沉重起來,這無數年來,聖神就是壓在諸天生靈頭頂上的一座大山,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遠古時期那場滅界之戰,如果不是祖龍意志殘存,恐怕這天源界早已是聖族的天下。

而諸天生靈,不是被聖神所吞食,便是化為聖族圈養的豬羊,肆意宰殺。

只是,諸天依靠着祖龍意志,僥幸的熬下了上一次滅界之戰,可這一次,結果又會如何?

那先天神靈不死不滅,就宛如是陰影一般,死死的纏繞着諸天生靈,讓人寢食難安,時時恐懼。

“蒼淵,你帶三位雙蓮聖者留在蒼玄天,算是照看一下你家這兩位吧。”金羅古尊又對着蒼淵囑咐道。

蒼淵嘆了一口氣,眼中有些憂慮的點點頭。

在做了一些安排吩咐後,金羅,帝龍,赤姬三位古尊再度看了一眼夭夭離去的方向,然後身影便是宛如泡影般的緩緩消散而去。

...

周元在跟隨着夭夭而去的路上,順便傳信給了青陽掌教等人,吩咐他們處理一下戰後的事情,如今聖族已退,也可以讓蒼玄盟出來收尾了。

做完這些吩咐,周元目光抬起,便是見到前方一座青峰上,夭夭立於雲霧處,飄渺若仙。

周元身影一動,出現在了夭夭身旁。

“想去大周城看看?”周元自然的拉起了夭夭小手,笑道。

夭夭螓首微點,她揚起俏臉,有陽光落在那宛如美玉般的臉頰上,精緻的五官如同鐘天地靈氣而生一般,冰肌瑩徹,讓人沉醉。

她紅唇輕揚,偏頭看着周元,道:“蒼玄天天主,你這也算是衣錦還鄉了吧?”

當年離開大周城市,周元連神府境都算不上,然而如今的他,卻已是成為了這蒼玄天中最至高的存在,手掌一天權柄。

周元握住夭夭小手,感受着那嬌嫩冰涼,輕聲道:“其實如果有得選擇的話,我倒是寧願不要這所謂天主之位,只想當個太平殿下,然後收你做我的王妃。”

夭夭眸光柔和,輕輕靠在了周元肩膀上,兩人依偎,倒是有難得的溫馨。

不過片刻後,夭夭突然一笑,道:“差點忘記了這家伙。”

她玉手一抬,有空間漩渦成形,緊接着一道光影沖了出來,正是吞吞。

吞吞似是被憋了許久,一齣來便是對着夭夭憤怒的吼了一聲,然後一閃出現在了周元腦袋上,將其頭髮搗成了雞窩。

周元有些無語:“你這欺軟怕硬的東西,又不是我把你關起來的。”

夭夭掩唇輕笑,將吞吞從周元腦袋上拎了下來,然後舉起,道:“想回大周城嗎?”

吞吞眨巴着獸瞳,然後很乖巧的點點頭。

吞吞趴在夭夭的肩膀上,獸瞳卻是盯着後面的周元,那獸瞳中,似是帶着一些人性化的驚疑之意。

周元收到了吞吞的眼神,也是有些沉默,他知道吞吞在奇怪什麼,現在的夭夭,明顯比此前的情緒變得更為的濃重與生動了許多。

如果說之前的夭夭,淡泊如神靈的話,那麼現在的她,就有一點當初尚還在大周城時的那種生動感了。

周元望着夭夭那絕美的容顏,他知道夭夭的這種變化,或許與那所謂的絕神咒毒有關,但從個人的角度來說,他反而有些貪戀於此。

現在的夭夭,更像是一個人,而不是那種不食煙火的神靈。

他不知道這種變化究竟是好還是壞,但如果夭夭能夠因此開心一些的話,周元願意一直的陪伴着她。

周元微微用力得握住夭夭的小手,露出燦爛笑容。

“走吧,我帶你回大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