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夭的聲音迴蕩於天地間,卻是讓得諸天聖者皆是遍體寒意,一道道驚懼,駭然的目光望着那一截黑色斷矛。

而在那諸多目光的註視下,黑色斷矛微微震動,下一刻,有黑色的氣流自其中瀰漫出來,漸漸的在那虛空上,形成了一張巨大無比的面孔。

那面孔古老,原始,混沌。

當那巨大面孔出現時,這蒼玄天都是在哀鳴出聲,天地源氣徹底的失控,地風水火從天而降,整個天地都是變得混亂,躁動起來。

周元急忙運轉天地之力,竭力的撫平着混亂,但天地間殘留的那種震蕩,還是讓得他暗暗驚駭,如果這蒼玄天有靈智的話,恐怕此時真的是蜷縮起來在瑟瑟發抖。

周元目光忌憚的望向那古老,混沌的面孔,即便是遠遠的看着,他就感覺到體內流淌的聖者偉力在震動,甚至連強悍無比的聖體,都是在閃爍着明滅不定的光芒。

那種難以形容的壓迫,遠非任何古聖,古尊能比。

眼前那似實似虛般的面孔,宛如星空大海,讓人望而生畏,不敢探究。

此前周元在那萬獸天的洞天中,倒是見過聖族強者以秘法召喚出一道聖神虛影,但那道虛影與眼前的巨大面目相比起來,可謂是小巫見大巫。

“第三神,看來你拒絕了吾之善意。”

巨大古老的面孔,隨着空間扭曲微微的波動,它張開了眼瞳,其中一片混沌的註視着夭夭所在。

夭夭凝視着那古老面孔,俏臉罕見的變得有些沉凝,因為眼前者,可以說是一道真正的聖神化身,而並非是所謂的投影。

“何時連你這種存在都能有善意了?”夭夭青絲無風而動,神瞳中有至高力量在流淌,漠然開口。

“聖神,你的目標? 是將祖龍所化的萬物生靈盡數吞食,以供你踏入第一序列? 而我秉承祖龍意志而生,與你天然相對,所以? 收起你那些無聊的謀算吧。”

聖神面孔似是發出了笑聲,道:“你我皆為先天神靈? 這些生靈在我等眼中不過如同草芥塵埃? 你雖自祖龍意志中而生,但你卻並非是祖龍,為了這些塵埃與我為敵,你可是真的想好了嗎?”

夭夭俏臉淡漠,不為所動。

聖神面孔波盪起來? 旋即他那混沌巨目投向了周元所在的方向? 有莫名深邃之聲響起:“你執意與我為敵? 莫非是因為此人嗎?”

“呵呵? 倒真是有意思,堂堂第三神? 竟會對這般塵埃草芥產生感情?第三神,你當真是有辱先天神靈之名。”

聖神的笑聲響徹,引得天地震動? 風雲變幻,萬物恐懼。

“與你何干?一具化身,也輪得到你來說教?”夭夭聲如寒泉,有凌冽殺機涌動。

“吾雖化身,可你也不過只是神性未曾複蘇的第三神罷了。”

聖神淡笑,旋即那巨大的面目上,也是有漠然之意浮現:“也罷,你秉承祖龍意志而生,吾想要掌握第一序列之力,最終也要將你所吞食,所以你作何選擇,其實也沒什麼作用了。”

“今日,吾倒是想要試試,你這第三神,究竟繼承了祖龍幾分能耐?”

當其這句話落下的時候,只見得那懸浮於虛空上的巨大面孔上,一柄黑色斷矛緩緩的鑽出,斷矛幽深,其上的黑光似是能夠吞噬一切。

即便是眼下的周元,目光僅僅只是遠遠看着,就感覺到自身聖體在被無形的力量所割裂,侵染,難以想象,若是被這等攻擊擊中,那究竟該會是何等的災難性後果。

恐怕,莫說是他們,就算是三蓮境的古尊,都難逃隕落之危。

夭夭盯着那黑色斷矛的眼中,同樣是有着凝重浮現,正如聖神所說,雖說他只是化身,但眼下的她,同樣是神性未曾完全複蘇,雙方從層次來說相差不多。

這一刻,不論是諸天還是聖族,雙方的聖者皆是面色凝重的望着此間,雖說現在的夭夭與聖神都不是全盛狀態,但不管如何,這是雙方最強力量間的第一次交鋒。

這番交手,必然會帶來極為深遠的影響。

嗡!

黑色斷矛在這一瞬陡然掠出,那一瞬,只見這方天地開始崩塌,幽暗的黑光散髮出來,直接是將一切的物質都是化為虛無。

黑光過處,仿佛這方天地被硬生生的摳除了一塊。

周元,蒼淵等在蒼玄天的聖者,皆是感到了毛骨悚然,那種強烈的危機感,幾乎是讓得他們忍不住的要轉身遁逃。

那種力量,是他們前所未見。

那是至高之力,超越了聖者偉力!

夭夭玉指握攏,有碧玉筆閃現而出,筆尖落下,虛空開始震蕩。

無數道古老而原始的源紋自筆尖流淌而出,那每一道源紋,都足以讓得世間那些源紋宗師如痴如醉,因為這是最契合天地的源紋。

每一道源紋,都能夠勾動天地間的本源之力。

短短數息間,無數原始般的源紋升起,宛如是化為了璀璨星河,星河旋轉,壓縮,最後竟是形成了一顆源紋星辰。

源紋星辰轟然而墜,劃破虛空,碾碎了無數重空間。

直指那一抹能夠將萬物化為虛無的幽暗黑光。

砰!

兩者撞擊,倒是沒有想象中的驚天巨聲,但那碰撞處,有黑暗在迅速的蔓延出來,短短數息,便是化為了一個百萬里的黑色區域。

這片區域內,一切的物質都被毀滅,即便是天地源氣,都是被磨滅成了虛無。

周元面色凝重的望着那百萬里的黑色區域,在他的感知中,這片區域猶如是直接從蒼玄天中摳掉了一般,即便是他這位天主,都是無法將感知蔓延進去,同時也無法將其修複。

那片區域,似是被毀滅得乾乾凈凈。

這種破壞力讓得周元有些驚悚,以往就算是古尊與古聖間的戰鬥,即便能夠引得虛空破碎,但隨着時間的推移,終歸是能夠修複。

可現在那種黑色區域內,卻仿佛是歸於混沌,這種地方,就算是法域強者落入其中,恐怕都是難以走出來。

堪稱是絕境之地。

這種絕境之地,卻並非是天地所形成,而只是夭夭與那位聖神間的碰撞所導致...

如此力量,已算是匪夷所思了。

夭夭眸光深邃的望着那黑暗區域中,旋即她玉指忽然凌空點出。

轟!

只見聖神巨大面孔所在的空間處突然破碎開來,一道源紋洪流席卷而出,扭轉間直接是化為了一頭由古老源紋所化的巨龍,巨龍散髮着一種原始之氣,竟是帶了一縷祖龍之意。

源紋巨龍纏住了聖神面孔,下一瞬有龍息噴出,那龍息內,可見億萬道源紋若隱若現,宛如塵埃飛舞,絢麗奪目。

而對於那源紋巨龍龍息噴來,那聖神似乎並未曾抵禦,只是有一道別有深意的笑聲響起。

就在祂的笑聲響起時,那遙遠處的周元突然感覺到一股不安陡然涌現出來。

砰!

也就是在這一刻,他面前的虛空突然破碎開來,只見得一道黑光掠出,那黑光中,赫然是一枚斑駁並且佈滿着裂紋的矛頭。

矛頭幽暗,看似未曾有多少的鋒利,可周元卻是在這一瞬面色異常難看下來,他倒是沒想到,這聖神竟然不顧自身,反而是要趁此時突然對他出手!

幽黑矛頭掠來,時間仿佛都是此時變得緩慢,一股恐怖的威壓覆蓋周元,令得他體內的源氣仿佛都是凝滯了下來。

此時此刻,所謂的聖者實力,天主之位,似乎完全的失去了效果,猶如下位者在面對着上位者時,被那種絕對威壓震懾得毫無反抗之力。

而就在此時,一隻修長玉手搭在了周元肩膀上,將其往後一拉,夭夭的身影出現在了面前,她絕美的容顏上滿是冰寒,抬起袖間,其內仿佛有空間暗蘊,而那黑色矛頭則是自其中穿了進去。

那一瞬,夭夭嬌軀似是顫了一下。

與此同時,她玉手猛的一握。

轟!

那纏繞住聖神面孔的源紋巨龍爆發出刺目強光,宛如萬千烈日同時的爆炸開來。

轟轟!

這一次,有巨聲炸響,整個蒼玄天都是被震得翻滾起來,無數擎天巨山被抹為平地,無邊海域被捲起滔天巨浪。

風暴持續了許久,終於是漸漸的散去。

諸多視線投射而去,只見得那裡有黑氣升騰,如神靈般的巨大面龐,依舊是靜靜的懸浮,漠然的俯覽天地。

聖神的目光看向夭夭所在,有浩大冷漠聲音傳出:“第三神,你竟然真的會去在意一個塵埃螻蟻...”

“真是有意思...”

“呵,一個貪戀這種無謂低級情感的第三神,毫無威脅...第三神,吾此次的試探已經有了結果,你讓我,有些失望...”

他那黑氣所化的巨大面龐,在此時漸漸的有些變得稀薄起來。

“這道絕神咒毒,是吾送給你的見面禮,吾想,等你體驗到它的痛苦的時候,或許你會明白為了一個塵埃螻蟻付出這麼大,究竟是多麼愚蠢的事情。”

“第三神,很快我們就會真的碰面了,到時候,若你還是這般模樣...那就讓這諸天,與你一同去死吧。”

巨大的面龐徹底的散去,可那遺留於天地間的漠然之聲,卻是讓得諸天眾多強者,皆是遍體生寒,眼中有驚懼涌現。

而夭夭也是柳眉微蹙,她抬起手掌,只見得那如白玉般的掌心間,出現了一道黑色得毒痕,毒痕緩緩的蠕動,不斷擴散的同時,散髮着無盡的不祥與陰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