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神那龐大的面孔於虛空中消散,然而諸天中的聖者卻皆是心頭一沉,先前前者的話,他們同樣是聽見了。

第三神,似乎是被暗算了...

周元的身影幾乎是第一時間出現在了夭夭身旁,他抓住那雪白柔荑,看着掌心那道緩緩蠕動,並且擴張的黑色毒痕,面色變得異常難看起來。

那道毒痕看似不過一指左右,可其中所散髮出來的那種不祥,陰毒之氣,卻是讓得人不敢觸及。

蒼淵等人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周元身旁,他們望着那道毒痕,面色同樣是有些驚懼,因為在他們的感知中,如果這道毒氣落入他們的體內,恐怕他們頃刻間就會被化為一灘黑色血水,任何的底蘊在這道毒氣面前,都是脆弱不堪。

“好恐怖的毒。”蒼淵眉頭緊鎖,聲音低沉的道。

“這就是聖族此次興師動眾的目標所在嗎?”另外一名雙蓮聖者咬牙說道。

如今聖神化身消散,聖族的謀劃也是徹底的暴露,顯然這一切,都是衝著這位第三神而來。

從某種意義來說,聖族雖說付出了兩位古聖為代價,但他們的目的的確是達到了。

周元望着夭夭那白皙絕美的容顏,即便此時身中一種能夠威脅到她這種先天神靈的神秘劇毒,但她的臉頰上依舊是一片平靜。

周元咬着嘴唇,並未說話,但那眼中卻是有着濃濃的自責之意涌現出來。

此次聖族的謀劃,最終的目標都是衝著夭夭而去,可不論是將夭夭逼出來,還是先前聖神以毒暗算,可以說,他周元都是那個當之無愧的累贅。

原本他以為晉入聖者,成為了蒼玄天天主,他或許能夠改變一些什麼,但現實讓他明白究竟有多殘酷,以他現在的實力,或許能夠算得上是天源界中的巔峰強者,可這又如何?在這場交鋒中,他完全被視為了用來攻擊夭夭的一處天大破綻。

此前因為晉升聖者,身負天主之位而生出的一絲自得,在此時是顯得那般的可笑與滑稽。

在周元心中充滿着自責的時候? 夭夭另外一隻小手握住了周元的手掌,那觸感嬌嫩冰涼,宛如玉石一般。

周元抬頭? 便是見到夭夭那清冷中帶着一絲罕見柔和的眼眸望着他,衝著他微微搖頭。

“不要否認你的成就? 如果連你都會沒自信的話,那這諸天聖者,恐怕就只能羞愧得**聖蓮了。”夭夭輕聲說道。

不遠處的其他聖者聞言? 面龐抽搐了一下? 不過都沒說話,因為從某種意義來說,夭夭這話的確屬實? 眼前的周元,已是跨入聖者境並且執掌蒼玄天天主之位,所以就算是他們這種老牌雙蓮境的巔峰強者,如果想要在這蒼玄天與其交手的話? 恐怕都是討不到什麼好處。

而他們這些人? 哪個修煉的時間不是周元的百倍甚至更多?可如今周元後來居上,這等天賦與潛力? 即便是他們這些人? 心中都只能嘆服一聲。

如此妖孽? 給予他一些時間,恐怕會比他的師尊蒼淵,更早的踏入古尊之列。

而此次的爭鋒中,周元看似劣勢,但終歸得看此次出現的對手,如那聖神化身,莫說是周元,就算是歸墟神殿的三位古尊在這裡,恐怕也討不到什麼好處。

而除了聖神化身外,那摩劼,黑照,哪個又不是凶名赫赫的存在?面對着這等人物,就算是他們這種老牌雙蓮聖者,那也得依靠人數再加上祖龍燈的協助,才能夠勉強抗衡。

周元握住夭夭的小手,沉默了一會,也是漸漸的收斂了情緒,因為他明白這些情緒並沒有任何的作用。

而就在此時,四方的虛空突然扭曲起來,空間破碎間,有三道散髮着極強壓迫的光影從天而降,落向了周元等人所在。

“金羅古尊。”

“帝龍古尊。”

“赤姬古尊。”

望着那三道降臨的光影,蒼淵等雙蓮聖者皆是單掌豎於胸前。

眼前三人,正是歸墟神殿的三位古尊,此前他們被聖族的古聖纏住,如今聖族退走,他們也就立即降臨蒼玄天。

周元目光看去,除了熟悉的金羅古尊外,那帝龍古尊與赤姬古尊他則是多看了兩眼。

帝龍古尊出自萬獸天的玄龍族,身軀魁梧,身披金色龍甲,面龐威嚴沉凝,一股股濃重的龍威不斷的瀰漫出來,引得虛空震蕩。

而那位出自乾坤天的赤姬古尊,則是一個集嫵媚,雍柔於一身的美婦人,身材高挑豐滿,既成熟又知性,一顰一笑間,都是散髮着莫大的魅力。

三位古尊一現身,目光便是首先投向夭夭所在,然後皆是單掌豎於胸前,肅然行禮。

“見過第三神。”

即便是霸道桀驁的帝龍古尊,此時都是收斂了傲氣,不管在那最初面對着尚還未曾孕育出夭夭的那顆神石時他是何種的選擇,但如今夭夭已經誕生,並且覺醒神性,那麼他自然會收起曾經的那些想法,畢竟如今的夭夭,已經是諸天最後的希冀所在。

特別是在今日見到那聖神化身後,即便是三位古尊,心頭都是極為的沉重與不安,如今的聖神已是能夠分出化身,這說明那一位距離徹底蘇醒,已經不遠了。

三位古尊都經歷了遠古那場滅界之戰,所以他們更明白聖神的恐怖。

夭夭眸光淡漠的掃過三人,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金羅古尊目光這才轉向其他人,溫聲道:“此次守護蒼玄天,辛苦諸位了。”

蒼淵等人皆是苦笑,眼中有沉重之意,如果夭夭並未中毒的話,或許此次真算是他們諸天的大勝,畢竟不管如何,聖族都是損失了兩位古聖,可如今夭夭身中那所謂的絕神咒毒,如果她這裡有什麼差池的話,那麼諸天才是喪失了所有的希望。

見到他們的神色,三位古尊神色也是一凝,然後看向夭夭:“不知第三神現在情況如何?”

夭夭神色淡泊,不過看得出來她此時心情不是很好,所以甚至都懶得回話。

金羅古尊三人見狀不由得有些尷尬。

周元輕輕握了握夭夭小手,眼中同樣滿是擔憂。

那聖神費盡心機,這所謂的絕神咒毒,絕對不會簡單,不然的話,也不值得聖族付出兩名古聖為代價。

夭夭看了周元一眼,沉默了片刻,方纔道:“這是一道弒神毒,當年聖神與祖龍意志大戰,最終重創休眠,這萬千載中,祂將體內那些侵染的祖龍意志逼出,並且經過了一些煉化,形成了這所謂的絕神咒毒。”

“我能夠感覺到這咒毒中所蘊含的無邊黑暗與暴虐,這是聖神在那黑暗中盤踞休眠時所受到的痛苦,祂將其提煉而出,加入到了咒毒內。”

夭夭明眸靜靜的看着掌心間那道在漸漸擴張得黑色毒痕,輕聲道:“祂想要用這咒毒來拖延我的步伐...”

“然後,比我更先一步,完全的蘇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