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黑色長矛消失的那一瞬,身影若隱若現,仿佛遁入虛無中的周元面色卻是忽的一變,因為他感覺到自身似乎是被某種無法形容的力量直接鎖定了。

這種鎖定,如影隨形,即便是他借助着蒼玄天的力量,以重重空間將真身所在遮掩,但卻依舊是被那股氣機所抓住。

那種感覺,仿佛翱翔於九天之上的雄鷹,銳利的盯住了地面上奔逃的獵物。

砰!

而也就是在周元生出這種感覺的同一時間,他見到了前方虛幻的虛空中,一抹黑光閃爍而過,重重空間在此時破碎開來。

黑光之中,黑色長矛若隱若現,帶來了一股滔天寒意。

周元渾身汗毛倒豎,那股濃烈到極致的危機感,讓得他渾身的血液都在此時變得滾燙起來,每一處的血肉都是在震動,尖叫。

這一切的異變都是在提醒周元,眼前的攻擊,稍有不慎,就會將他直接抹殺!

周元並不懷疑那種力量的恐怖,能夠讓得聖族七位古聖損失精血方纔能夠施展而出的一擊,整個諸天,恐怕只有三位古尊有資格享受。

但現在,聖族顯然為他破例了,這真是讓周元一時間有點不知道該說是他的榮幸還是倒霉了。

毀滅危機在前,周元的心跳如巨鼓錘響,不過越是這種時候,他的心反而是處於一種絕對的冷靜之中,他心念一動,借助着蒼玄天的天地之力,身影不斷的後退,闖入重重空間,遮掩真身,同時天地之力在前方形成無數重防護,試圖延緩那黑矛。

不止如此,他還分出了心神,瘋狂的引動着混元誅聖大陣的力量。

只見得一道道浩瀚神秘的光流不斷的自界壁處沖刷而下,最後穿透虛空,落在了那摩劼與黑照的身軀上。

在混元大陣的力量沖刷下,摩劼? 黑照兩人的肉身在迅速的變得斑駁,那自他們體內散髮出來的威壓也是在一層層的被削弱着。

誰都能察覺到,摩劼? 黑照的聖者本源也是在漸漸的被削弱。

顯然,承受着混元大陣攻擊的他們? 也是在付出慘重的代價。

這是周元的自救策略,如果摩劼? 黑照稍有顧忌自身的想法? 他便是會有機會逃脫那黑矛的鎖定。

而此時蒼淵也是面含震怒? 他率領着七位雙蓮聖者? 傾盡全力的爆發出攻勢,道道威力驚世的源術傾瀉而出? 盡數的落在摩劼,黑照的身上。

對於聖族古聖這種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滅殺周元的舉動,他同樣是感到有些無法理解? 畢竟周元雖說潛力驚人,如今甚至是踏入了聖者境並且還執掌蒼玄天? 但真要說他能夠給聖族帶來多大的威脅? 那顯然還是有點高估了周元,畢竟聖族與諸天間的差距,不是一個蒼玄天天主能夠彌補的。

眼下這種局面,摩劼,黑照如果還是不肯退去的話,他們必然也會受創,而為了殺一個周元,而傷了兩個古聖,這筆買賣,真的值嗎?

而對於蒼淵等人的驚疑,摩劼,黑照用行動給出了答案,那來自混元誅聖大陣越來越恐怖的力量以及八位雙蓮古聖的攻擊,他們依舊是沒有躲避,而是憑藉著自身雄厚的底蘊硬生生的承受着,同時維持着黑矛的力量,直指周元。

“摩劼,黑照,你們真是瘋了不成?!損了自身底蘊,拼一個周元?”蒼淵面色陰沉,終於是忍不住的低喝出聲。

摩劼笑眯眯的道:“蒼淵,你應該感到自豪才對,你教出了一個這麼厲害的弟子,要知道就算是你,都不值得我們這麼做。”

黑照淡淡道:“而且你放心,先死的,一定會是他,我等的底蘊,還是承受得住這一波傷勢的。”

言語之間,儼然是一副必殺周元的氣勢。

蒼淵眼目中磅礴殺意涌動,怒火大盛,旋即恐怖攻勢席卷天穹,瘋狂的落下。

咻!

而同時,重重空間被黑色流光所撕碎,不論周元如何的隱藏真身,但那黑光都是如跗骨之蛆一般,緊緊的跟隨而來。

兩者在迅速的接近。

周元的身軀錶面,甚至已經開始有着血痕浮現出來,由此可見那道黑色長矛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躲是躲不掉了...

周元面色陰沉,心中掠過這般想法,在嘗試了諸多手段後,現在他已經明白,這黑色長矛宛如是鎖定了命運一般,不將他身軀穿透,沾染上精血,它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這聖族,竟然這麼恨我?”

局面到了這一步,說實在的,有些超出周元的預料,雖說他的確壞了聖族很多好事,但為了對付他,竟然動用了七位古聖的力量,而且眼下那摩劼,黑照二人,同樣是會付出代價,經此一役,他們的底蘊必然會被削弱,想要恢復,不知需要多大的精力與時間。

這種代價,真的是有點抬舉他了。

周元目光閃爍,念頭如電光般的掠過,猛然間,他似是抓到了什麼。

他瞳孔驟縮,聖族會傾盡全力的來對付他,恐怕並不是真的在針對他...

他們的最終目標是...

夭夭!

一股寒意在此時自周元的心頭涌上來,或許此次聖族如此大的動靜,從頭到尾都不是在針對他,而是想要借助他與夭夭的關係,將夭夭給逼出來!

霎那間,周元心中有震怒涌動,他望着那穿透重重虛空而來的黑色長矛,眼中掠過一抹狠決之意。

眼下局面,倒也並非是完全死局,對方這道攻勢鎖定了他肉身,不論施展何種手段都是無法避開,既然如此,那就舍了這具肉身!

他乃是蒼玄天天主,捨棄肉身,以神魂融入天地,到時自然能夠避開此次的危機。

只是,肉身被斬,神魂融入天地,到時他的聖者之路就會出現缺陷,往後即便是重塑了肉身,恐怕聖者之路,也就到了盡頭。

那個代價,同樣是慘痛到了極致。

但周元寧願付出這個代價,也不願意讓自身成為聖族逼得夭夭現身的一個籌碼!

對方既然敢有這種謀算,必然是做好了一些準備,這個時候夭夭現身,指不定就有危險。

所以...

周元身影不再倒退,眼神冷冽,雙手閃電般結印,他那宛如琉璃般的身軀上,突然有着裂痕蔓延出來,盤踞眉心的神魂一動,就要直接拋棄肉身融入天地。

然而,就當周元的神魂將要竄出天靈蓋的那一瞬,一股無形而浩渺的力量突然降臨而下,直接是將其神魂鎮了下去,肉身上的裂痕也是迅速的恢復。

那股力量,浩渺深邃,仿佛不可揣摩。

可在周元的感覺中,卻是能夠察覺到那浩渺之力中所蘊含的一絲柔軟。

周元怔了一瞬,轉過頭,然後便是不出意外的見到一道熟悉的絕美倩影,她身穿青色衣裙,赤足而立,纖細的腰肢延展出了近乎完美的曲線,修長白皙的脖頸如天鵝般,她嬌軀上的每一道弧線,都仿佛是上天最精美的傑作,讓得人有種自慚形穢之感。

然而此時的周元望着那沒有絲毫瑕疵的完美玉顏,卻是有着一股因為自責而涌現的怒意噴涌而出。

“你是笨蛋嗎?!他們這是要用我來逼你現身!”

夭夭凝望着在她面前極為少見顯露出憤怒的周元,泛着柔潤光澤的紅唇微彎,有輕聲傳出。

“那又如何?”

“你要捨棄聖者之軀,不也未曾經過我的同意麽...而且有些事,光是躲避是解決不了的。”

她伸出手掌,玉指纖細修長,宛如白玉,旋即五指對着那穿透虛空暴射而至得黑色長矛猛然一握。

“砰!”

黑色長矛應聲而碎,其上那股連一位古尊都不敢小覷的浩瀚之力,幾乎是在同時間被抹除得乾乾凈凈。

夭夭那淡泊目光,投向了摩劼,黑照所在,這一瞬,天地在變色,蒼玄天在轟鳴,混沌在震動。

“我也想要看看,你們費盡心機的將我逼出來,究竟又能有什麼手段?”

“不過今日不管最終如何,聖族七聖...都只有五位了。”

“因為你二人...”

“我斬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