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仿若遠古般的轟鳴聲,於蒼玄天界壁之外響徹而起,浩蕩古老之音在此時響徹於蒼玄天的每一個角落,然後掀起了無盡風暴。

伴隨着古老之音而來的,便是那座龐大無比的混元誅聖大陣緩緩的鎮落,而在界壁處,無數如觸手般的光芒升起,拉扯着大陣,令得大陣與界壁漸漸的接觸。

諸天的聖者皆是看見了這一幕,頓時精神為之一振,他們都清楚,只要混元誅聖大陣落下,那麼蒼玄天就將會再度落入其保護之中,到時候就算是聖族古聖,也不敢獨自面對大陣之威,只能退走。

今日這場鬥法,看來蒼玄天是要先占一步優勢了。

蒼玄天中,蒼淵等八位聖者自然也是聽見了那自界壁外傳來的古老轟鳴,他們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周元的確沒讓他們失望,在他們拖延的這段時間中,他終於是將混元誅聖大陣給拉了回來。

此前聖族分出了兩位古聖拖住混元誅聖大陣,令其混亂出現破綻,使得摩劼,黑照二人趁勢潛入蒼玄天,不過混元誅聖大陣畢竟是諸天最強守護之力,所以那兩位古聖傾盡全力也只能是硬拖着,兩者僵持角力。

但伴隨着周元入聖,憑藉著蒼玄天天主的身份加入這場僵持顫鬥中時,僵持就開始出現變化。

正常來說,周元即便如今入了聖,也不太可能與兩位古聖爭鋒,但這場爭鬥,並非是自身實力之爭,周元也並不需要去硬懟兩位古聖,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加強蒼玄天與混元誅聖大陣間的聯繫而已。

而有了蒼玄天整個天域的力量拉扯,混元誅聖大陣自然是輕而易舉的擺脫了那兩位古聖的糾纏,然後真正的歸位,落於界壁之前。

混元誅聖大陣歸位,也將會令得今日的鬥法出現結果。

虛空上,黑照,摩劼兩位古聖面色陰厲,他們目光投向虛空深處,瞧着那徐徐落下的混元誅聖大陣,這一刻,連他們這等存在? 都是感覺到了一股若隱若現的危機。

那混元誅聖大陣,就宛如是一柄利劍懸於頭頂般,時刻就會斬落。

“兩位? 今日這場好戲也該結束了。”蒼淵盯着兩位古聖,然後指了指界壁之外:“請吧。”

他倒不是不想讓這聖族的兩位古聖折在此處? 但蒼淵也明白,到了這種層次? 自身保命之法太多了? 想要將其斬殺太過的困難? 除非歸墟神殿三位古尊出手? 再借助着混元大陣的力量,那才能夠真的將這兩位古聖徹底的抹除。

但眼下三位古尊都被纏住? 光靠他們,顯然不可能吃得下兩位古聖。

摩劼,黑照眼神淡漠的掃了蒼淵一眼? 然後視線轉向了周元所在,似是有些感慨的道:“這諸天倒的確是還有幾分氣運? 竟然能生出你這般人物。”

今日這場謀劃? 聖族已是準備的極為充分,甚至七大古聖盡數出手,可最終還是被這周元闖了一條路出來,這份能力,就算是摩劼這等古聖,都算是有些驚訝,側目。

周元面目平靜,並未答話,他在暗中引動着混元大陣,因為大陣一旦圓滿徹底歸位,他就能以蒼玄天天主的身份借用大陣的力量,那時應該就可以對這兩位古聖造成一些真正的威脅了。

“想要借助混元誅聖大陣的力量來對付我們嗎?當真是好大的野心啊。”

而他這般打算,卻並未瞞得了摩劼,黑照二人,兩人目光幽深的註視着周元,道:“你是不是以為這一場鬥法,你們已經贏了?”

周元依舊未曾回答,只是其眼神陡然間變得冷冽,殺機涌動。

轟!

這一刻,那界壁處突有巨聲響徹,有恐怖浩瀚的力量猛然降落而下。

只見得萬千道光流垂落,那光流中,似是形成了諸多模糊人影,那每一道人影都是蘊含著極為可怕的力量,仿佛並不弱於聖者。

而如此數量匯聚,當真是浩蕩磅礴,將要衝刷世間一切。

這種力量,自然是來自於混元誅聖大陣,而引動者,正是周元!

神秘光流席卷而下,直指摩劼,黑照二人。

而摩劼,黑照二人也是感應到了那股來自混元誅聖大陣的力量,當即他們的面龐都是變得凝重了許多,不過出乎意料的是,他們依舊並未直接退走。

兩人眼神深邃而充斥着寒意的註視着周元,片刻後,摩劼淡淡的道:“你表現出來的潛力越驚人,今日我聖族要抹殺你的心思就越加不容改變。”

“周元,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當他話音落下時,摩劼,黑照忽然同時得伸出一隻手掌,彼此掌心相對。

而此時那來自混元誅聖大陣的攻勢也已降臨,一道道恐怖的光影自兩人身軀上沖刷而過,只見得兩人的身軀上,開始有着斑駁的痕跡浮現出來,那種感覺,仿佛是被一種難以想象的劇毒感染一般。

那自兩人體內散髮出來的偉力威壓,都是開始動蕩起來。

這是兩位古聖自現身以來,第一次出現了傷勢。

但讓人有些驚疑的是,兩人竟然不顧這種傷勢,相對的掌心間,空間劇烈的扭曲起來,宛如是形成了一處黑洞,下一瞬,一柄黑色的長矛,緩緩的從黑洞中鑽了出來。

那黑矛幽黑深邃,而當其出現時,就連蒼淵等人都是面色驟變,因為他們從那上面察覺到了不止一道讓他們都感覺到驚駭的氣息。

那是古聖的氣息!

而這種氣息,黑矛上面,足足有七道!

也就是說,這道黑矛,竟然承載了七位古聖的力量!

為了對付周元,聖族竟然瘋狂到這種程度?!

要知道這種手段,可並非是簡單的賦予力量,那黑矛必然是以七位古聖的精血所煉製而成,只有如此才能夠承載他們的力量。

而古聖精血何等的珍稀,更何況是七位!

這柄黑矛所具備的力量,如果機會合適的話,足以重創諸天的一位古尊!

然而現在,聖族就為了對付周元,將這等殺手鐧給用了出來?這是何等的喪心病狂?!

當諸聖驚駭的時候,周元心頭也是猛的一沉,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致命的危機感,那種危機之強烈,讓得他渾身汗毛都是在此時倒豎起來,成形不久的聖體更是在發出針扎般得刺痛,這是在提醒他,那黑矛的力量,足以將他毀滅。

周元同樣沒想到,這聖族為了對付他,竟然會做到這一步...如此殺器,去對付三大古尊,豈不是更划算嗎?

這些人真是瘋了不成?

心思轉動,周元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催動了蒼玄天的力量,其身影開始變得虛幻,看似存在於那裡,可感知掠過,卻是空空蕩盪,猶如消失在了現實之中。

他明白,此時此刻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瘋狂的躲避!

那種力量,普通聖者,沾上既死!

那摩劼望着周元似實似虛般的身影,嘴角則是掀起一抹譏諷的弧度,他屈指輕輕一彈。

黑色長矛憑空消失,猶如遁入時空長河。

直指周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