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蒼玄天新一任天主...”

蒼玄老祖這句話,對於在場的眾人顯然是造成了一波極大的衝擊,就連青陽掌教這位老成之人,都是忍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而其他那些蒼玄天的法域強者,更是不由自主的眼中有着火熱之色流露出來。

畢竟所有人都明白這代表着什麼,那代表着蒼玄天最高權柄,只要一躍而上,那麼他就將會成為諸天之中最為頂尖那一波存在。

甚至,就算是尋常聖者,都將會對其禮敬三分。

面對着這種權柄所代表的力量,在場沒人能夠保持絕對的冷靜,不過好在他們也並沒有因此而失去理智,因為他們明白...他們資格不夠。

沒見到蒼玄老祖說此話時,只是看着周元麽,顯然這個提議是衝著後者而來。

不過對此他們倒也並未感到不甘心,畢竟如今的蒼玄天,真要論起實力與聲望,周元的確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選。

一道道目光艷羡的投向周元。

而周元本人,同樣是愣了愣,旋即有些奇怪的道:“想要執掌蒼玄聖印,最起碼得踏入聖境,我也不夠資格啊。”

蒼玄老祖微微點頭,道:“若是尋常時候,或許的確如此,不過你的實力並不弱於半聖,從某種意義來說,勉強夠格,同時眼下蒼玄天有大劫,無數生靈陷入絕望中,他們的求生意志與祈禱會散髮,而蒼玄聖印會對此有所感知,這個時候,若是有能夠輓天傾者,那麼蒼玄聖印的繼承難度會減弱一些。”

“這與此前你借助蒼玄天無數生靈的祈禱,令得蒼玄聖印的融合速度加快,甚至最終將一些控制權主動的交給了你是一個道理。”

周元微感恍然。

“周元,你很出色,是我這麼多年中所見過的人中最為驚才絕艷的人,你未來的成就,連我都難以測量,所以正因為如此,對於是否要你來成為蒼玄天天主,我也抱有幾分猶豫。”

蒼玄老祖苦笑一聲,道:“我覺得你應該也知道,蒼玄天天主的一些弊端吧?”

周元沉默了一下,道:“是蒼玄天曾經被聖族荼毒,導致這方天域有所缺陷,而執掌蒼玄聖印的天主? 想要在聖者之路上更精進一步將會極為困難這一點吧?”

蒼玄老祖緩緩點頭,聲音有些沉重的道:“在我執掌蒼玄聖印之前,其實蒼玄天內也出過其他的聖者,但最終他們並未選擇執掌聖印? 守護蒼玄天? 因為那樣會讓得他們未來難有精進。”

“我並不怪他們的選擇? 畢竟沒有人願意在踏足聖者後就寸步不進...即便是我當年? 也是下定了極大的決心? 方纔選擇繼承。”

“周元,原本我是不想你來繼承蒼玄天天主之位? 因為我覺得那樣反而會耽誤你? 但是...”

蒼玄老祖神色有些苦澀,他能夠感知到這天地間生靈發出了絕望之聲? 這個時候,必須要有人能夠站出來拯救這方天域。

一旁的青陽掌教等人也是沉默了下來,其實這個選擇如果落在他們的身上? 或許並不會需要過多的考慮? 因為能夠踏入聖者境就已算是他們畢生的追求,但顯然? 周元未來的成就? 比他們都要強。

這個有着弊端的蒼玄天天主之位,對於他而言,就真的是高攀嗎?

周元一時間也是有些怔然,這個問題,他其實還真沒有想過。

他目光抬起,視線穿透空間,看見了那些血紅光柱所擴散處,那裡生靈絕望哭嚎聲,他同樣是感同身受。

“蒼玄天是我所出生的地方,這裡有大周王朝,有蒼玄宗這些讓我無法割捨之地,也有那些無法割捨的朋友,我不會讓任何人毀了這裡,若不是如此,我又何必再回來?”周元緩緩道。

周元看向蒼玄老祖,笑道:“所以老祖,如果真需要我來繼承天主才能夠輓救蒼玄天的話,那我自然是義不容辭。”

“當然,這不是我舍小我成全大我,而是我的野心更大,蒼玄天有缺陷,那到時候我就去想辦法將它彌補,那到時候,諸天聖者誰不羡慕我這完整的天主?”

蒼玄老祖愣了愣,道:“這難度可不小,連我都沒能成功。”

周元乾咳了一聲,委婉的說道:“老祖成功不了,我未必也會失敗啊。”

青陽掌教等人面色怪異,忍不住的想要說你這小子太狂了啊,怎麼能這麼對前輩說話的...

這不就是說老祖能力不夠,他做不到的事情,你卻能夠做到嗎?

不過蒼玄老祖聞言,卻並未感到被冒犯,反而臉龐上有着欣慰的笑意浮現出來:“如果你真的有這個野心,那我才是真的求之不得。”

“讓蒼玄天能夠彌補缺陷,是我最大的心愿,但我能力的確不夠,沒能做到...而換作是你的話,未必做不到。”

蒼玄老祖目光溫和的看着周元:“那麼,你是決定,繼承這蒼玄天天主的位置了?”

周元深吸一口氣,重重點頭。

而在周圍,青陽掌教,天劍尊等諸多蒼玄天的法域強者,也是面色肅然起來,然後對着周元彎身一拜。

這一拜,是拜他願意在這最為緊要的時刻,為了蒼玄天挺身而出。

蒼玄老祖伸出時虛幻的手掌,掌心古老的石印靜靜的懸浮,石印錶面,流光陣陣,倒映着無數山川河流。

“將手掌放在上面。”

周元聞言,神色肅穆,手掌緩緩伸出,最後覆蓋在了蒼玄聖印之上。

轟隆!

這一瞬間,蒼玄天內,突然風起雲涌,天地間的源氣似乎都是變得異常的活躍起來。

附近的青陽掌教等人皆是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抗拒力以蒼玄聖印為源頭爆發,直接是將他們盡數的推開。

唯有蒼玄老祖與周元立於原地。

不過此時的周元感覺並不好受,因為伴隨着天地源氣的活躍,他感覺到有一股難以形容的恐怖壓迫席卷而來。

那種感覺,仿佛整個蒼玄天都在壓制他。

虛空上,浩浩蕩盪的源氣凝聚而來,形成了一道道巨大無比的光鏡,光鏡內,倒映着山川河流,萬物生靈。

光鏡之中,在凝聚着一股讓人心悸得恐怖力量。

這些力量,全部鎖定了周元。

這直接是讓得他渾身汗毛倒豎起來。

“周元,這是掌控蒼玄聖印的考驗,它要驗證你的實力是否有這個資格,而這道考驗,我將其稱為...天心鏡!”

“你可得好好抗住了,這可是用來考驗聖者境的!”

蒼玄老祖的聲音傳來,還不待周元有什麼反應,高空上,那巨大的光鏡中,一道道如天雷般的光束,直接是對着周元所在,轟然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