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當那諸多天光從天而降時,仿若是有雷鳴迴蕩天地,然後鋪天蓋地的對着周元所在轟擊而下。

而周元同樣是察覺到了那些神異的天光神雷,當他感受到那一道道天光神雷中所蘊含的力量時,當即頭皮就是一麻,那種力量,超乎想象的恐怖。

“老祖,不是說會簡單一些嗎?!”周元忍不住的開口。

“沒事,相信自己,你可以的!”蒼玄老祖笑着鼓勵道。

望着他那笑容,周元突然有種被坑了的感覺,只能翻了個白眼,然後他的身軀在此時陡然膨脹起來。

紫金色的龍鱗宛如戰甲般的將他的身軀覆蓋,短短數息,那聖龍之軀便是毫無保留的催動了起來。

與此同時,浩瀚聖龍之氣爆發,直接是在周元的上方形成了一條蜿蜒盤踞的九爪紫金巨龍,仰天咆哮間,散髮着驚天之威。

面對着這種用來考驗聖者的手段,周元顯然是不敢有絲毫的輕怠。

轟!

而就在他剛剛做好準備時,那如天光般的神雷已是轟擊而下,那一霎那,盤踞於周元上方的九爪紫金巨龍頓時爆發出痛苦的龍吼之聲。

那紫金龍鱗,都是在此時被震裂了許多。

周元本體,更是如遭重擊,腦海中轟鳴不斷的迴蕩,繼而傳盪自肉身中,若非此時他已是催動了聖龍之軀,恐怕光是這音波擴散,就能夠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太恐怖了!

這是此時周元心中唯一的聲音,那天光神雷似是蘊含著極為獨特的力量,每一次的降臨,都讓得周元體驗到了什麼叫做痛苦,那種痛苦,不僅來自肉身的震蕩,甚至連神魂,都是在此時刺痛起來,猶如將要被撕裂。

一道道天光神雷落下,那龐大無比的紫金九爪巨龍,體形則是在不斷的縮小,短短數十擊下來後,那巨龍身影已是變得極為的虛幻。

顯然是達到了承受的極限。

而周元自身,也是處於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那是神魂激蕩,導致神智都有些難以保持清醒。

在那遠處,青陽掌教,蘇幼微,武瑤等人也是面露擔憂的望着此時的周元,那天光神雷雖然恐怖,但顯然只是衝著周元而去,因此看似恐怖的力量? 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外泄。

但周元的慘狀他們都看在眼裡,能夠將此時的他都逼得如此的狼狽,可見這蒼玄聖印的考驗是何等的可怕。

轟!

又是一道天光神雷落下,直接是將那虛幻的九爪紫金巨龍徹底的撕碎? 然後雷光降落而下,劈在了周元那佈滿着龍鱗的肉身之上。

嗤啦!

他的肉身上? 龍鱗裂開,一道猙獰的傷痕被撕裂開來? 鮮血滾滾。

而肉身上傳來的劇痛,也是讓得處於渾渾噩噩中的周元陡然驚醒過來? 他強忍着體內的劇痛? 傾盡全力的運轉起了體內的聖龍之氣。

撕裂的傷痕處? 血肉蠕動起來? 迅速的將傷勢修複。

一層層的紫金龍鱗宛如戰甲般蔓延而出。

轟!轟!

天光神雷不斷的降落而下,璀璨強光幾乎令得下方那座森冷血海都變得黯淡了許多。

聖元那被道道詭異血紋纏繞的聖魂也是望着這一幕,他的面龐有些扭曲? 獰笑道:“蒼玄,你竟然要讓他來成為蒼玄天的天主?!”

“這小子雖說潛力非凡,但如今尚未入聖,想要掌控蒼玄聖印,簡直做夢!”

“這天心劫,足以將他摧垮,哈哈!”

在其獰笑聲中,周元的肉身則是在那一道道天光神雷的轟擊下不斷的被撕裂,他那魁梧的聖龍之軀一寸寸的崩碎,慘烈到讓人有些不忍直視。

不過,周元在此時表現出了莫大的堅毅,即便他面龐因為痛苦而變得猙獰,雙目通紅,但他卻並未放棄,反而是在不斷的低吼聲中,瘋狂的催動起聖龍之氣。

聖龍之軀被轟碎一截,他便是以聖龍之氣恢復一截。

血肉就在這種不斷的磨碎,恢復間周而複始。

但這種情況顯然不會一直的持續下去,周元的聖龍之氣遲早會有揮霍殆盡的時候,到時候肉身恢復不及,恐怕瞬間就會被那恐怖的天光神雷徹底摧毀。

蒼玄老祖望着這一幕,神色也是變得凝重了起來,這天心劫是用來考驗聖者的,而周元能夠抗這麼多下,已經是因為其底蘊太過雄厚的緣故。

但若是持續下去,周元也將會陷入險境。

蒼玄老祖深吸一口氣,手掌握住蒼玄聖印,借助着那最後的一絲權柄力量,將其催動了起來。

似是有一道漣漪猛然間擴散,跨越了空間,直接是傳遞向了蒼玄天的每一個角落。

這一刻,蒼玄天所有生靈,腦海中都是有着突兀的畫面閃現而出。

那是一道道不斷擴散的猩紅光柱,光柱直抵天穹,宛如惡魔之血般,吞食着所過處的一切,當其沒過城池時,其內的百萬生靈瞬間被消融,唯有凄厲的慘叫聲傳出。

那一幕,看得無數生靈都是在戰慄,恐懼。

畫面閃爍,最終凝固在了正在天心劫下苦苦支撐的周元身上。

“大劫滅世,願吾天,勇者不滅。”

與此同時,有一道宏偉之聲,與無數生靈心間響起,那一刻,所有生靈仿佛福至心靈,他們知曉了此時他們能夠做什麼。

大周城王宮的城牆上。

周擎,秦玉皆是眼眶通紅的望着那在神雷中肉身不斷被消磨,劈碎的周元,然後他們聽見了心間響起的聲音。

於是,他們毫不猶豫的閉攏雙目,以一種無比虔誠的心態,在心間自語祈禱。

“願吾天,勇者不滅。”

大周城內,無數臣民,皆是虔誠閉目,祈求那災劫莫要降臨。

“願吾天,勇者不滅。”

視線拉向蒼玄天的每一處角落,無數生靈在跪拜,他們知曉蒼玄天最後的希望所在,就是那個如今正在神雷之下苦苦堅持的那道身影。

“願吾天,勇者不滅。”

“......”

無數的祈禱聲,一點點的響起,最後宛如是匯聚成了洪流,以一種特殊的渠道破空而至,涌入到了蒼玄聖印之中。

蒼玄聖印之上,有道道神秘光紋若隱若現,那些祈禱經過某種極為神妙的轉化後,以一種連聖者都無法感知得奇特方式,涌向了天心雷下的周元體內。

而也就是在這一刻,肉身不斷被天心雷瘋狂侵蝕的周元,突然有了一種奇特的感覺。

他感覺,現在的他,似乎是有了某種不死不滅般的屬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