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內,聖紋光球靜靜的懸浮,散髮着一道道光暈,在那錶面上,四道古老複雜的聖紋緩緩的流轉,吸引着眾人的目光難以轉移開來。

即便是四位掌教,都是眼神有些直直的盯着,當年蒼玄聖印破碎,灑向蒼玄天各方角落,不過這些年聖印碎片倒是屢見不鮮,可這四道在當年曾經出現過的聖紋,卻是沒有任何的線索與蹤跡,誰都沒想到,這四道聖紋,竟然是被周元帶出了蒼玄天...

而且,四道聖紋光球內部那一枚聖印碎片,也是散髮着與眾不同的波動,按照四位掌教對諸多碎片的瞭解,恐怕這枚碎片,也算是那種核心碎片之一了。

若是在往常,這等碎片出現,恐怕各方勢力都會直接搶破頭。

不過現在,在場的這些宗派高層在對視了一眼後,又是把頭給縮了回去,只敢以餘光不斷的偷偷掃去。

就連四位掌教,都是面有尷尬。

誰接了這聖紋以及碎片,那就得去與聖元鬥法...說句實話,如果他們真的覺得有勝算的話,也不至於拖這麼多年不敢反攻聖宮。

於是,整個大殿一時間陷入到了尷尬的安靜之中。

周元手掌抬起,聖紋光球懸浮在掌心上,他手指輕輕撥弄,輕聲道:“諸位對聖印碎片如此留戀,莫非對這聖紋卻沒什麼興趣?”

他目光掃向眾人,而視線所及處,各派高層皆是紛紛避讓,不敢直視,仿佛生怕被周元所點中一般。

那柳漣漪等蒼玄宗的峰主見到這一幕,不由得有些感嘆,誰能想到當年那個小輩,如今僅僅只是一句言語,就能夠將幾大聖宗的高層逼得狼狽不堪。

短短十數年,當初的後浪,已成大勢,其威勢足以蓋壓蒼玄天。

尷尬的氣氛持續了片刻,最終青陽掌教苦笑一聲,率先打破沉默:“周元,我們蒼玄宗全力支持你是沒問題的,不過其他三宗,或許不是一時半會能夠下決定。”

周元淡淡的道:“掌教,聖元之強,想必你們最有體會,即便是如今的我對上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此次與其鬥法,無疑是一場生死之戰,所以我也需要準備周全。”

“此戰關係到我蒼玄天存亡,一旦失敗,任何勢力只有兩個結果,覆滅,或者投靠聖宮,成為聖族走狗。”

聽到周元那平淡言辭,在場眾多高層的臉龐也是漸漸的緊繃起來,周元雖然說的簡單,但他們卻是能夠感受到那之後究竟是何等的慘絕人寰。

而且,若是他們真的有半點與聖族媾和之心的話,那也不會與聖宮苦鬥這麼多年。

周元目光銳利的盯着眾人,道:“所以,真以為你們的選擇很多嗎?不,你們的選擇只有兩種,一是將聖印碎片交給我,指望到時候我能勝了聖元,二...那就是等待着重蹈天鬼府的後塵!”

他的話音落下,大殿內寂靜一片,各宗高層皆是額頭上有冷汗不知覺的冒了出來。

沉默了半晌,那問劍宗的掌教天劍尊終於是輕嘆了一聲,聲音沙啞的道:“周元閣下言語雖然尖銳,但卻是說的不差,我等的確是有些不識時務了。”

他自嘲一笑,道:“周元閣下明明可以在諸天中逍遙自在,卻最終卻臨危受命,毅然回了蒼玄天這亂局中,如今還需你去面對最危險的聖元,而我等,卻在此處為了各自宗門打着小算盤。”

天劍尊顫巍巍的站起身來,對着周元的位置彎身一拜,道:“我問劍宗所搜集的聖印碎片,將會盡數的交由周元閣下,還請周元閣下能斬那聖元,還我蒼玄天一個安寧太平。”

見到天劍尊做了決定,在其身後,那些問劍宗的高層對視一眼,最終也是站起身來,對着周元拜下。

“我蒼玄宗也如此。”青陽掌教起身,對着周元所在彎身而拜。

其後,柳漣漪,靈均,白眉老人,顧天洪神色複雜的起身。

四大聖宗,問劍宗與蒼玄宗都是做出了選擇,而那北溟鎮龍殿的古鯨尊者則是沉默了一下,然後聲音低沉的道:“我北溟鎮龍殿信奉力量為尊,我雖說並不貪戀那些聖印碎片,但是我希望周元閣下能給我一個讓我北溟鎮龍殿上上下下都心服口服的理由。”

他目光充斥着熾熱戰意的盯着周元,身軀之上有斑駁痕跡浮現,那具肉身之強,直接是引得虛空劇烈震蕩起來。

他竟然是打算挑戰周元!

不過,就當這古鯨尊者體內有浩瀚之力奔涌而動,戰意澎湃時,他猛然間感覺到四方的空間在此時變化,他定睛看去,只見得一條看不見盡頭的紫金九爪巨龍盤旋四方,龍首低垂而下,淡漠中充斥着無盡威嚴的龍瞳將他望着。

一股恐怖的威壓籠罩下來,在這種威壓下,古鯨尊者駭然的發現,他那引以為傲的肉身,竟然都是在此時有着道道血痕崩裂開來。

轟!

下一刻,紫金聖龍揮動龍爪,重重的揮下。

龍爪宛如是那九道金色流光落下,浩浩蕩盪,無窮無盡。

古鯨尊者面色駭然,下一刻,他的身軀猛然膨脹起來,猶如是化為那古老巨人,欲要將那鎮壓而下的龍爪頂住。

可在碰撞的瞬間,那古鯨尊者方纔明白他是何等的天真,那股力量之浩瀚,讓得他感覺自身宛如是立於漫天星空下的渺小螻蟻。

轟!

龍爪覆蓋而下,古鯨尊者肉身瞬間炸裂,同時眼前也是陡然黑暗。

“殿主!”

耳中有驚慌之聲傳來,讓得古鯨尊者猛的睜開雙目,只見得此時他癱坐於位置上,渾身鮮血淋漓,而周圍那些北溟鎮龍殿的長老們則是在慌忙的攙扶着。

古鯨尊者擺了擺手,目光有些震撼的望着周元所在,道:“周元閣下,當真不愧是聖者之下第一人。”

其他三位掌教也是眼露震驚之意,他們自然是能夠感覺到,先前那一瞬,是周元直接催動法域覆蓋了古鯨尊者。

古鯨尊者是被拉入了周元的法域中,然後在那短短不過數息間,便是分出了勝負。

這顯然是一場徹徹底底的碾壓。

古鯨尊者不顧渾身的血跡,然後站起身來,粗獷的臉龐上帶着一絲狂熱,衝著周元拱手道:“周元盟主,往後若是有所驅使,我北溟鎮龍殿定當傾力而為。”

這北溟鎮龍殿信奉力量,而顯然,先前周元所展現的力量,讓得這位古鯨尊者徹徹底底的心服口服。

大殿內,其他三位掌教都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他們的實力與古鯨尊者不分上下,周元能夠隨手間鎮壓住古鯨尊者,那也就是說他們如果對上,也將會是這個結果。

而各宗的那些高層,也是狂吞着口水,看向周元的眼中,漸漸有敬畏浮現。

畢竟此前不論周元的名聲有多響,但終歸是沒有真正力量展現於眼前來得實在,在這些高層的眼中,古鯨尊者已經算是蒼玄天頂尖的強者,可即便是這樣,面對着周元卻幾乎是被碾壓...

這是何等的力量?!

面對着那諸多敬畏目光,周元對着古鯨古尊拱了拱手,然後視線轉向了百花仙宮那位美婦人宮主。

而瞧得周元視線看來,這位風韻盛極蒼玄天的美婦人宮主則是盈盈一笑,柔聲道:“我百花仙宮倒是沒什麼意見...”

“只是本宮有個提議...”

周元道:“宮主請說。”

單清子笑吟吟的道:“不知道周元閣下可曾婚配?聽說你與青魚相識多年,若是承蒙不嫌棄,何不與我百花仙宮結個緣分?”

這一刻,繞是先前還震懾全場,引得四方敬畏的周元,都是再也擺不出從容淡漠,直接是一臉目瞪口獃的望着眼前這位美婦人宮主。

而美婦人宮主見到周元不答,又道:“若是青魚不可,綠蘿那小妮子也是嬌美可愛,定是良配。”

周元一屁股坐了回去,這位此前展露威壓震懾四大聖州的男人,於此時徹底敗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