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內,氣氛有些怪異,一道道目光帶着愕然的落在面容平靜的周元身上。

誰都沒想到,周元首先提出了組建蒼玄盟,然後又直接第一時間毛遂自薦...要知道按照常理來說,這好歹需要各方商討一下,即便最後真的有了結果,那上位之人,也得來個三請三拒,這才能表現出一些謙遜與體面才是。

可周元這種直接了當跨過了所有步驟,一步來到結果處,這實在是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如此作為,會不會吃相有些難看了?

在那怪異的氣氛中,周元目光一抬,面龐不起波瀾的道:“這些年我於諸天間混跡,不說見識有多廣,但說句會讓人覺得狂妄的話,蒼玄天的底蘊在座之人都心知肚明,此處於我而言,廟的確是小了一些。”

大殿內有些沉默,眾多強者面面相覷,最終都沒人能夠反駁。

眼前的周元,不是當年那個神府境小輩了,人家在諸天中闖盪出的偌大聲名,這千百年來,蒼玄天從未有人達到過。

現在的周元,更是號稱諸天聖者之下第一人。

如果他願意的話,不論是混元天還是乾坤天這種頂尖天域,都將會開出極為高昂的代價去輓留他,蒼玄天與這些天域相比起來,的確是一座小廟了。

而他們也明白了周元言語間的意思...人家連蒼玄天的底蘊都看不上,更不會在意這所謂的蒼玄盟。

他們眼中所重視的那種領袖地位,在周元的眼中,毫無吸引力。

“我如此直接了當,只是不想在這個步驟上面平白的浪費時間與精力,因為你們都明白,這個位置交給四聖宗的話,你們會因此撕扯出多少的麻煩。”

“你們在這個問題上已經扯了好些年了,而這一次,我沒有時間來等待這個結果。”

“另外,蒼玄盟的成立,只是為了對付聖宮,所以一旦聖宮覆滅之日,就是蒼玄盟解散之時。”

周元目光望着四位掌教,緩緩道:“不知四位掌教覺得我是否有這個資格?”

他言語平和,然而在他的註視下,即便是四位掌教,都是隱隱的感覺到了一種壓力。

青陽掌教身後,那雪蓮峰的峰主柳漣漪饒有興趣的盯着周元的身影,然後悄聲道:“嘖嘖,真是了不得,這小家伙當年在蒼玄宗修行時,看上去倒是乖巧伶俐,沒想到十數年不見,威勢竟然盛到了這一步...”

當年周元離開蒼玄天那一場大戰時,柳漣漪的肉身也在那時被毀,不過好在神魂未曾受損,看其眼下的模樣,顯然是恢復了過來。

靈紋峰的白眉老人笑呵呵的道:“修煉之路,達者為先,以周元如今的實力,蒼玄天的確無人可及,不過不管如何,他總是出自我蒼玄宗,看來此次,我蒼玄宗也得沾光了。”

“當年周元在蒼玄宗時,可是與劍來峰矛盾不小,靈均,怎麼樣?現在來看,是不是你當年眼拙?”那洪崖峰的顧天洪低笑道。

那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靈均峰主臉龐微微抽了抽,有些不自然的道:“當年只是他們這些弟子間的競爭而已,何來所謂矛盾?”

其他三位峰主對視一眼,皆是暗笑不已。

“咳...”

在柳漣漪他們低聲交談時,那前方的青陽掌教輕輕咳了一聲,然後他目光投向周元,道:“如今的你,不論實力還是聲望,都足以擔任這個位置。”

“我蒼玄宗對此,並無異議。”

其他三位掌教聞言,心中嘀咕一聲,這周元怎麼說也是你們蒼玄宗的人,由他來擔任盟主,成為這蒼玄天之首,你當然不會反對...

不過最終他們還是暗自嘆了一口氣,因為青陽掌教所說的確有理,如今的周元,實力應該要強於他們,而那聲望更是勝過他們不知道多少,從某種意義來說,周元的確是最適合的人選。

他們會如此的糾結,無非還是一時間有點難以接受這個曾經他們眼中的小輩已經將他們超越的事實。

“我等也無異議。”三位掌教微微點頭。

周元見狀,神色也是緩和了下來,道:“多謝四位掌教配合。”

“蒼玄盟成立,意在調動蒼玄天各方勢力共抗聖宮,而我對此並不熟悉,所以到時候還得交給四位掌教去辦。”

雖說如今他這聲望極強,但對於蒼玄天這些本土勢力而言,顯然還是四大聖宗的話語權要更重一些。

四位掌教也是點頭:“此為份內之事。”

青陽掌教猶豫了一下,道:“對付聖宮,最大的麻煩,還是聖元...”

聖元二字一齣,其他三位掌教面色也是變得有些晦暗下來,自從當年一戰後,三位掌教這些年的實力也是有所精深,但他們明白,聖元的實力精進得更為恐怖。

即便如今的聖元依舊算不得真正的聖者,但每當他們在接近聖宮的範圍時,都會冥冥的感應到一股極為危險的波動。

經過推測,四位掌教也不得不承認,如今就算是他們聯手,恐怕也不可能再對聖元造成絲毫的威脅。

這些年也虧得聖元宮主未曾踏出過聖宮,不然的話,如今蒼玄天的局勢,恐怕不是眼前這般。

周元緩緩道:“聖元宮主交由我來對付。”

四位掌教聞言,皆是一驚,他們目光驚異的盯着周元,雖說如今的周元有着那所謂聖者之下第一人的稱謂,可要知道,那聖元可是半聖!

雖說那並非是真聖,但不管如何,只要沾上這個聖字,那就已非凡人。

周元,竟然能夠抗衡半聖?!

面對着他們的驚疑目光,周元坦然道:“並非有多大的把握,但不管如何,總得碰過才知道。”

對於那半聖層次的聖元,即便是如今的周元也未曾有半點的小覷,因為他見過的聖者,恐怕比四位掌教都要多,所以他更清楚聖者的力量。

四位掌教默然,心中也不免有些羡慕周元這種一往無前的銳氣,即便是面對着半聖,也未曾有絲毫的怯意,或許,也正是這份勇猛心境,方纔能夠讓得他的實力在十數年間就超越了他們。

“不過要我獨戰聖元,我也有一個要求。”周元再度說道。

四位掌教皆是看來。

周元微微沉吟,一字一頓的道:“我希望你們能夠將除開聖宮手中的所有蒼玄聖印碎片搜集起來,然後交給我。”

此言說出,那所引發的震動比起之前他毛遂自薦當盟主還要來得強烈。

甚至除了蒼玄宗外,其他三宗的一些高層都是騷動起來,面色有些發黑,畢竟如今各宗手中的聖印碎片,皆是這些年費盡心機的爭奪而來,而且一個盟主終歸只是名義上的,可蒼玄聖印蘊含的機緣卻是實實在在。

萬一有朝一日,誰能夠從中窺得掌控蒼玄聖印碎片的奧妙,那豈非就是一步登天?

如今周元說要全部交給他,這讓得他們如何捨得?

周元望着亂哄哄的大殿內,面無表情,但任誰都感受得到一股有些令人心悸的壓迫氣息在大殿內擴散。

於是騷動也是漸漸安靜。

周元盯着四位掌教,並未說話,但他眼中的那抹失望,還是讓得後者等人有些尷尬。

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袖袍一揮,有一顆光球飛出,懸浮在了面前。

光球之上,有四道聖紋流轉,在最核心處,則是一枚神秘碎片。

“這四道聖紋,乃是自蒼玄聖印上面剝離而出,其中那枚碎片,則是聖印碎片。”

聽得周元淡淡的聲音,大殿內不少目光都是猛然間熾熱起來。

不過這般火熱沒持續多久,周元下一句話,便是宛如一盆冷水澆下來,讓得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蟬。

“我願意將其交出,只是,誰拿了它,那麼,聖元就交給他,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