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太軒的身影墜入大地,在那地面上撕裂出道道縱橫萬里的深淵裂痕時,諸天大軍這邊是震撼狂喜,而聖族大軍那邊,則是爆發出了一些騷亂。

他們有些難以接受這種局面。

畢竟此前太軒近乎無敵之姿的碾壓了整個諸天,怎麼突然間,就被一個此前不過只是源嬰境的小子壓製成這樣了?!

“哼,這太軒也是個銀樣蠟槍頭,此前那麼威風,只是沒遇見硬茬而已!”

“他這般能力,哪裡值得我們如此付出?”

聖族的那些頂尖強者,此時也是忍不住的冷哼出聲,流露出了許多的不滿。

畢竟此次石龍秘境之戰,他們幾乎完全是成為了太軒的陪襯,但這是諸多聖者的旨意,他們也不敢違抗,所以只能照做。

而此前太軒一力橫掃,自然是無人會有所怨言,但如今他一旦開始顯出劣勢,聖族這些頂尖強者就會開始感覺這種合力成為其踏腳石的行為究竟劃不划算了。

“行了,都別廢話了,眼下的局面已經到了這一步,說什麼都沒用,你們也不要在這裡長他人威風,那小子雖說也不簡單,但你們真以為太軒就這麼好對付?就算你們不相信他,也該相信諸聖的眼光!”不過這些頂尖強者的怨言也並未持續多久,便是有冷靜的人開始喝止。

眾多聖族頂尖強者默然,那怨憤倒是漸漸的平息下來,他們那些話,其實更多還是不爽此次石龍秘境的威風全被太軒給占了,同時也嫉妒於太軒被諸聖所選中,為他謀划了這場機緣,若是他真能夠將諸天大軍煉化,說不得未來便是聖族的一尊新聖,從此以後,地位與他們天差地別。

在這世間,入聖,是所有生靈一生所求的終極目標。

不過雖說嫉妒太軒的機緣,但眼下的局面他們也明白,這場石龍秘境的勝負,已經是落在了太軒與那周元的交手上,所以從大局來看,他們自然還是希望太軒能夠將後者鎮壓,從而讓得那諸天在聖族的威名下,瑟瑟發抖。

周元立於虛空,他望着下方那巨大如深淵般的裂痕,其內黑暗一片,不知其深,可見先前他那一記反擊是何等的凌厲。

他瞥了一眼天元筆筆尖,那裡的金色蓮印已是徹底的消散。

他畢竟不是聖者,此次加持的蓮印,更是憑藉著九品乾坤聖龍氣的玄妙,這才能夠勉強形成一道似是而非的蓮印,不過有了蓮印加持的聖源兵,其威能的確是連周元都為之心驚。

這才是這個世間最為頂尖的一種力量。

硬吃了這記攻擊的太軒,此時應該也不太好受,不過周元也明白,這種攻擊能夠傷到太軒,但想要將其斬殺,恐怕還是有些難以辦到。

轟轟!

而在周元心思轉動的時候,那下方的大地突然是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緊接着有着嘩啦啦的水聲出現,然後所有人都是見到,那縱橫萬里的深淵之中,竟是有着猩紅的血水瀰漫出來,宛如血龍般蜿蜒咆哮。

煞氣衝天。

周元雙目微眯,他的目光穿透了血水,直接是看見了在那最深處仰面躺在血水中的身影。

此時那太軒眼目緊閉,原本的一頭白髮,竟是徹底的化為血紅之色,宛如與血水融為一體,那一幕,讓人望而生畏。

嘩嘩!

似是察覺到了周元的視線,太軒緊閉的眼瞳陡然睜開,其內一片猩紅,甚至連眼瞳都是看不見,那之中所蘊含的無邊凶煞,當真是宛如那滅世血魔一般。

而那血水海面也是掀起了波濤,只見得有巨大漩渦成形,漩渦有九道,其中有血光衝天而起。

血光之中,似是有着九枚血印隨風而漲,而隨着這九枚血印的出現,那太軒的身軀則是漸漸的變得有些枯萎起來。

諸天強者面色驚懼的望着,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太軒在祭出殺招了。

而聖族這邊,諸多頂尖強者見狀,則是面露喜色。

“這是...血獄九印?!這可是我聖族頂尖級別的超級聖源術!”

“除了聖者,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將九印完整的施展出來!”

“不愧是太軒,這才對,讓那卑賤下族知曉,不論他如何的反抗,都無法撼動我聖族的鎮壓!”

“此術一齣,勝負必分!”

“......”

這些頂尖強者如釋重負,看來先前的失手,徹底激怒了太軒,所以此時他沒有再有任何的保留,此等威力的聖源術一齣,再配合太軒那恐怖的底蘊,足以滅盡一切敵。

周元望着那九道血光之中出現的血印,面色也是在此時變得凝重起來,那其中所散髮出來的威能,的確是毀滅性的。

即便是他,都是感知到極大的危險。

“超級聖源術...終於是被逼到這一步了麽?”

周元眼光深邃,他知道,到了這種層次的交鋒,已是半點不能相讓,否則一退,便是銳氣減弱,再難翻身。

九道衝天而起的血光中,九道血印猛然射出,最後於那虛空上碰撞,交融。

九印合一!

血光涌動間,似是在那九印之外,形成了一座無間血獄,那種所散髮出來的恐怖力量,連天地源氣一接觸,都直接被鎮壓。

血海翻涌,只見得長髮化為血紅色的太軒踏波而立,他的身形比起之前枯萎了許多,皮膚蒼白如紙,但那一對猩紅得猶如要滴血般的眼瞳,卻是散髮着比此前更為恐怖的煞氣。

他目光陰冷的鎖定周元,也未曾有半句廢話,只是雙手一抬。

“血獄九印,獄鎮九天!”

伴隨着他低沉聲音落下,只見得那九印所化的無間血獄直接是搖身撞碎了空間,直接是出現在了周元上空,那血獄鎮壓,將這方空間盡數的封印,然後轟然鎮壓下來。

那一鎮,天地都是變得血紅,有無邊腥風肆虐。

那無間血獄中,似是傳出了億萬痛苦嘶吼聲,那嘶吼聲傳出,即便是雙方的法域強者都是面露痛苦之色,神魂有着劇顫甚至粉碎的跡象。

不過好在他們終歸只是被餘**及,所以當他們傾力運轉源氣時,便是將那種神魂破碎感給壓制了下去。

諸天這邊的強者皆是面露擔憂之色,即便是身在局外,他們依舊能夠感覺到太軒此次的反撲是何等的恐怖,顯然,這甚至是可能決定勝負的對決了。

也不知道,周元能否擋得住...

而在那眾多擔憂的目光中,周元同樣是面色凝重的望着那仿佛無邊無際般鎮壓下來的無間血獄,一旦真被鎮壓了進去,那是連死亡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這麼多年搏命,我周元何曾懼過誰?!”

周元眼中有着凌厲之色涌現,想要鎮壓他,一個憑藉外力強行提升自己的廢物,也配?!

周元手掌抬起,掌心間,有一道閃爍着異彩的葫蘆,若隱若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