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血獄凌空鎮壓而下,封閉了這處空間的所有退路,讓得人無所遁逃。

而在那諸多驚懼,擔憂的目光中,周元手掌一抬,閃爍着異光的葫蘆若隱若現,最後徹底的化為了實質。

周元面龐不起波瀾,他註視着手中七彩琉璃葫,下一刻,浩瀚無邊的九品源氣灌註而進,他之前曾經動用過一次七彩琉璃葫,而且還付出了銀影所有源氣本源為代價才將其催動。

但如今的他,顯然已經不再需要這些外物支撐。

他自身的源氣底蘊再加上九品源氣的品質,足以徹徹底底的施展出超級聖源術!

也可以說,到了這個層次,周元才能夠將超級聖源術的威能給徹底顯化。

而伴隨着周元那浩瀚源氣的涌入,那七彩琉璃葫錶面的光澤,倒是由先前的璀璨,漸漸的變得內斂起來,遠遠看去,似乎氣勢反而沒有剛纔那麼強盛了。

但唯有在場的一些法域第三境的強者才能夠隱隱感知到,那七彩葫蘆散髮的危險波動,已經恐怖到了一種難以言明的地步,甚至他們只是遠遠的註視着,就有着一種毛骨悚然,大難臨頭之感。

那種感覺仿佛是只要被那葫蘆給鎖定,那麼迎來的,必然將會是死亡。

在那諸多的註視下,葫蘆口處,忽有一抹玄氣升起,玄氣縈繞間,形成了一柄流轉着七彩之色的短梭。

短梭不過寸許左右,不過那方寸間,卻似乎是銘刻着數不盡的古老紋路,那些紋路猶如是天地開闢時所誕生,每一道都古老晦澀到讓人傾盡神魂之力也難以窺探。

此前周元施展此術時,所凝煉的是一道赤色梭影,而如今,梭影已是徹徹底底的化為了實質,色澤也是由赤色化為了玄妙七彩。

此時的它,宛如是集天地精華而生的神物,擁有着破天斬聖之力。

梭刃處,泛着薄薄赤光,看似微不足道,可卻蘊含著足以焚盡數十萬里地域的恐怖高溫,這再配合那等鋒銳,似是能夠切割焚燒諸天蒼穹。

周元凝視着這枚匯聚了他如今全部力量的七彩短梭,然後他神色平靜,屈指輕輕一彈。

嗡!

七彩琉璃葫輕輕一顫,葫口處的七彩梭也是發出了清悅長鳴,那長鳴音波震蕩,附近的虛空直接是出現了一道道裂痕,那是被音波中所攜帶的鋒銳所切割。

“去吧。”

伴隨着周元一聲低語,七彩梭微微一閃,便是直接憑空消失,那等鬼魅速度,看得眾多法域強者心頭都是一寒,這若是衝著他們來,他們恐怕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已被其洞穿斬殺。

他們抬頭,只見得一道七彩毫光直接是在此時,與那鎮壓而下的無間血獄,猛然相撞。

兩者一如重重山嶽,橫壓萬里,而另外一者,卻不過只是一道七彩毫光,從體型來看,頗有些蚍蜉撼樹的姿態,但當兩者相碰的時候,恐怖的源氣氣浪轟然爆發,一重接一重宛如滔天巨浪般的肆虐着四方天地。

而且,無間血獄的鎮落,竟直接是被擋了下來!

只不過那一**爆發的源氣巨浪,連雙方的法域第三境都是開始感覺到了壓力,渾身皮膚隱隱有刺痛感散髮。

如此對碰,簡直駭人。

血海上,太軒猩紅眼瞳冰冷的望着虛空上的對碰,臉龐上划過一絲怒意,這個小子,還真是一個硬骨頭。

“你便是我成聖最大的阻礙,今日必要殺你!”

太軒眼中戾氣升騰,旋即其雙掌猛然一合,下一刻,他的身軀開始變得更為的枯萎,浩瀚如海的血氣升騰,最後竟是順着身軀,涌入到了其眉心那一隻聖瞳內。

聖瞳愈發的明亮,而太軒的身軀,幾乎是化為了枯骨。

聖瞳內,八顆妖星轉動,似有一道血紅光圖在其中成形。

光圖之內,有一縷縷血紅粘稠的煙霧裊裊升起,那煙霧一齣現,便是穿透虛空,直接是進入到了無間血獄中。

吼!

無間血獄頓時出現了變化,只見得其中仿佛是出現了無數諸天生靈,這些生靈在其中被血獄所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有一股怨氣在醞釀,在這種怨氣的侵染下,無間血獄猶如是產生了某種極大的變化,其內爆發而出的鎮壓力量陡然暴漲,一時間七彩梭的七彩毫光,都是有些被壓制的跡象,看得諸天這邊的強者心頭都是猛的一沉。

周元同樣是感應到了那無間血獄的變化,面對着這一幕,連他都是有些感嘆,這太軒的確棘手,不愧是聖族最強法域。

不過...

“今日你並沒有什麼勝算。”周元言語平靜的道。

“可笑!待我將你鎮壓進無間血獄,到時候看你還能嘴硬到何時?”太軒獰笑,眼神譏嘲。

周元沒有再回話,只是凝視着七彩梭,有輕聲吐出。

“破障。”

“地聖。”

“天誅。”

“玄王。”

周元平靜低聲,而每伴隨着他一道聲音的落下,只見得那七彩梭尖處,竟是有着一道古老的聖紋浮現出來,然後沿着鋒刃緩緩流轉。

“四聖紋,轉化!”

四道聖紋運轉,下一瞬,七彩梭上的七彩玄光竟然是在漸漸的褪去,而四道聖紋處,則是瀰漫出了一種如混沌般的色彩,短短數息,七彩梭,化為了混沌梭。

而且,其上所匯聚的力量,也是在這一霎那出現了某種特殊的變化。

隱隱有一種令得天地蒼穹都顫抖的力量波動...

太軒瞳孔猛然驟縮,因為他感覺到,那七彩梭上的力量,在此時變得有點接近聖者偉力的跡象!

“他怎麼可能凝煉出聖者偉力?!”太軒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雖說那並非是真正完整形態的聖者偉力,但不管如何,已是有了一絲聖者偉力的雛形。

而要知道,聖者偉力可是唯有踏入聖者後,與整個世界產生更為深層次的鏈接,才能夠讓得自身的源氣開始蛻變。

嗡!

然而在他這驚駭間,化為混沌色彩的短梭已是爆發出一道清鳴聲,那道清鳴轟然響徹,直接是迴蕩於石龍秘境的每一個角落,同時還引起了這方天地的共鳴,頓時有浩瀚源氣涌動,在這戰場上空形成了源氣風暴。

不過已無人註意這等異象,因為當那混沌梭再度暴射而出時,那無間血獄竟是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咔嚓聲音,只見得一道道裂痕出現於上面,然後迅速的蔓延開來。

裂縫僅僅持續了數息,便是達到極限,緊接着,整座無間血獄直接是在此時轟然爆碎。

其中所蘊含的那無數神魂印記,也是在此時被盡數的抹滅。

那些神魂印記,皆是以往被太軒所鎮殺者!

噗嗤!

無間血獄被破,那太軒也是受到牽連,當即一口鮮血噴射而出,如枯骨般的臉龐上閃現出驚駭欲絕以及怨毒之色。

那無間血獄乃是他這麼多年的積累所化,如今被周元一破,往後想要再施展就不太可能了。

不過還不待他憤怒咆哮,他心頭突然一寒,然後就感知到一道混沌流光劃破虛空,直接是鎖定了他的氣息,以瞬移之速,陡然破空而至。

太軒這一刻渾身汗毛倒豎,一種很多年都未曾體驗過的死亡氣息,陡然涌上心頭。

電光火石間,太軒身影暴退,與此同時一柄血跡斑斑的青銅長矛自其袖中暴射而出,正是他那柄聖源兵。

只不過他卻並沒有以為這道失去了蓮印加持的聖源兵就能夠攔截住那道混沌梭,所以他果斷的一咬牙,直接是引爆了那柄伴隨着他征戰多年的聖源兵。

轟!

青銅長矛自爆開來,那所形成的恐怖力量直接沖向了那道混沌異光。

兩股力量轟撞,雖說混沌以光依舊是將其穿透,不過其上的混沌之光,則是變得稀薄起來。

而這道混沌異光緊接着在穿透了不知多少層被太軒布在身前的源氣防禦後,終於是力竭,最後漸漸的支離破碎...

太軒見狀,這才猛的鬆了一口氣,此時的他已是渾身大汗淋漓,這讓得他極為的震怒,多少年了,他都沒有嘗過如此狼狽的時刻!

“周元!”

他眼神陰狠的投向遠處的周元,而就在他將要吐出狠毒之話時,他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一股難以言喻的寒意,自心頭涌出。

再然後,他便是見到,眼前那支離破碎的混沌梭中,突然有一枚奇異的碎片暴射而出。

那碎片帶着極為古老之意,猶如與天地同生,其中附帶的力量,似乎比他們聖族的古聖還要古老!

這一次,他所有的防禦再無作用。

於是,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道古老碎片破空而至,最後自他的胸膛處,輕巧的穿透而過...

這一霎,天地間暴動的源氣似乎是凝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