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率隊對着龍首戰區挺進時,在這秘境內,其他的區域也是陸陸續續分了勝負,緊接着一支支隊伍調動而起,皆是對着同一個方向匯聚而去。

若是從秘境之外看下來,則是能夠見到一道道如狼煙般升騰的強悍源氣在升騰,攪動雲霄,最後自四面八方,源源不斷的涌向龍首戰區。

那一幕,委實壯觀。

...

周元趕到龍首戰區時,已是七日時間過去。

而在他踏入龍首戰區那一瞬間時,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整個天地間的源氣仿佛都是變得有些沉重起來,同時有一股莫名的威壓在瀰漫,不過眾人身處其中,卻並沒有感到不適,反而體內的源氣都是變得異常的活躍。

“這裡的天地源氣,猶如是被淬煉過千百次一般...”艾糰子有些震驚,這裡的天地源氣古老而精粹,若是在這裡修煉的話,必然能夠取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趙牧神,蘇幼微等人也是動容。

周元凝視着天地間,眼瞳中聖紋流轉,他能夠看見在那天地源氣中,似乎是融合了一些肉眼不可見如塵埃般的神秘物質,那種物質並不陌生,其中有着祖龍殘魂的波動。

“龍首戰區蘊含著極為濃厚的祖龍殘魂,這裡的源氣之所以特異,也是因為融合了祖龍殘魂...”周元有些驚異的說道。

眾人恍然,旋即眼神有些火熱,這龍首戰區,不愧是石龍秘境最核心之處。

誰能想到,連這裡的天地源氣中,都混雜着祖龍殘魂...

“真是一片最好的戰鬥之地。”周元輕吐了一口氣,這裡的天地源氣蘊含著極為細碎的祖龍殘魂,這不僅會讓得所有身處此處的人源氣恢復速度變快,同是也能夠迅速的修複傷勢,這片戰區,簡直就是專門用來廝殺與戰鬥的。

可以想象,一旦雙方在這片戰區碰撞起來,將會是何等的慘烈。

周元心中感嘆的時候,目光也是在打量四方,此時不斷的有着一道道流光自遠處而來,最後踏入這片戰區,那些都是諸天的其他隊伍。

而當他們在進入這片戰區時,無一例外的都是在感受到了這方天地間的不同,繼而爆發出一片興奮與混亂。

“走吧,先去與大部隊匯合。”周元並未過多停留,對着眾人說了一聲,便是率先掠空而出。

在進入石龍秘境之前,諸聖給予過指示,一旦進入到龍首戰區,所有人就得先行匯合,然後以整體來準備對龍首戰區的爭奪。

而在周元的感知中,此時那在東北的方向,正有着大量的源氣波動在匯聚。

隊伍疾馳掠空,約莫小半日後,遠方的天地出現了變化,只見得無數道源氣如狼煙般升空,遮天蔽日,壯觀到了極致。

隨着接近,周元方纔發現,那無數道源氣狼煙之下,竟有一座巍峨大山,大山矗立於平原上,如巨人在俯視。

大山中,可見無數道身影若隱若現。

此處,正是諸天大軍匯聚之地。

而當周元這支隊伍接近時,大山中有一道流光飛出前來接應,同時告知戰區之主前往山頂聚合,商討後續戰局。

周元點點頭,讓得其他人安頓,然後帶着吞吞,蘇幼微,武瑤,趙牧神幾人上了山頂。

山頂上,綠茵蔥鬱,青石點綴,倒是個幽靜之處。

而此時,在那一座山壁前,有上百道身影聚集,個個皆是散髮着極為驚人的源氣波動,正是各大戰區之主。

周元等人的到來,也是吸引了一些目光投來,而他們在見到周元時,眼中顯然是划過了一些訝異,畢竟縱觀諸多戰區之主,周元那顯露出來的實力顯然屬於最末等,原本他們以為周元此次必然凶多吉少,沒想到他竟然一路闖了過來。

在那人群最中央的位置,徐北衍盤坐於山石上,他面帶從容笑意,謙遜的應對着旁邊眾多戰區之主的稱贊。

他同樣是察覺到了周元的出現,不過僅僅只是一瞥便是收回目光,似是顯得並不在意。

“周元,這裡。”

周元步入此處,突然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目光望去,便是見到一頭酒紅短髮,一身勁裝顯得英氣勃勃的的郗菁對着他招手。

“二師姐。”

周元露出笑容,快步走了過去。

“不錯啊你,竟然闖過來了。”郗菁笑吟吟的打量着周元,在見到他似乎並沒有太重的傷勢後,暗中鬆了一口氣,贊嘆道。

“二師姐這邊還好吧?”周元問道。

郗菁短髮輕擺,英姿颯爽的道:“當然沒問題,我這邊占了兩個戰區。”

周元有些驚嘆,他這邊傾盡全力也就占了一個戰區,而郗菁這邊還有餘力去攻占其他的區域,可見隊伍的整體實力着實是強橫。

“不過那徐北衍占了三個戰區。”郗菁低聲道。

周元目光一閃,倒是並不算太意外,徐北衍的確算得上是諸天這邊的一號種子,而他的隊伍中,法域第二境的強者都有近十位,甚至連偽法域都沒資格進他的隊,這種陣容如果占不了三個戰區,那才是浪費。

“聖族那邊呢?”

郗菁纖細的薄眉輕蹙了一下,臉色有些凝重的道:“聖族那邊最強的法域你應該也知道,就是那個叫做太軒的人,他此次占了四個戰區,從得來的情報來看,凡是跟他碰面的諸天隊伍...全部連半柱香都沒支撐下來就全軍覆沒了,一個沒活出來。”

周元眼神一凝,這聖族的實力,果真是不可小覷啊,特別是這些由聖族費盡心血培養而出的頂尖聖天驕,更是恐怖無比。

看來這龍首戰區之爭,將會異常的血腥與慘烈。

而在周元與郗菁這邊說著話的時候,那徐北衍手中墨玉笛輕輕拍了拍掌心,頓時就有一名戰區之主心領神會,面帶笑意的看向周元:“周元元老看來此次運氣不錯啊,這一路而來,是剛好遇見了無人競爭的戰區嗎?還是說...你們直接放棄了所屬戰區?”

這話就有些攻擊性了,於是周圍不少戰區之主都是看來,如果周元真的是直接放棄了所屬戰區,那麼對於其名聲,無疑會是一個污點。

周元瞥了那說話的戰區之主一眼,卻懶得理會,這家伙顯然是徐北衍一伙,眼下陰陽怪氣的飽含惡意開口,無非就是想要踩他兩腳。

“趙岬,少在這裡狗拿耗子多管閑事!”郗菁則是眸光一寒,冷聲道。

那名為趙岬的戰區之主面色一僵,顯然是對郗菁頗為的忌憚。

“郗菁元老沒必要這麼護犢子吧,趙岬所問,也是為了搜集情報,本來各戰區之主到了此處,都需要將所遭遇之敵說出,我們也好以此來評斷聖族實力如何。”徐北衍微笑着開口。

“而且就算周元元老真的是放棄了所屬戰區,其實也怪不得他,畢竟實力的確是有些差距,他能夠抵達此處,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周元元老,你說呢?”他眼帶笑意的望着周元。

周元眼神淡淡的打量了徐北衍一眼,依舊並未說話,只是一旁的蘇幼薇卻不喜其咄咄逼人,聲音清冷的道:“不勞閣下費心,我們自七十七戰區而來,所遭遇之敵,為聖族金甲淵泉。”

“金甲淵泉?”周圍有一些驚訝聲響起,顯然對於這個此次在聖族陣容裡面能夠擠入前十的名字並不陌生。

“你們竟然遇見了淵泉?難怪...不過遇見了此人,就算是捨棄戰區,那也是能夠理解了。”有戰區之主感嘆,這種強敵,就算是他們遇見,那也是只能避讓,更何況周元這支隊伍。

蘇幼微平靜的道:“諸位想差了,我們並未捨棄戰區,相反,七十七戰區的所有錨點已被我們占據,而至於金甲淵泉,也已被殿下所斬殺。”

她那清脆悅耳的聲音在山間傳開,而眾多戰區之主那吵雜的聲音,也是在這悄然間安靜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