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幼微清脆悅耳的聲音在山壁前響起,那所帶來的結果就是眾位戰區之中的吵雜聲驟然間變得安靜下來,一道道目光有些錯愕,驚疑的望着前者。

“金甲淵泉?!”

好片刻後,方纔有人回過神來,忍不住的出聲道:“你說的是聖族那法域第三境的金甲淵泉?”

蘇幼微淡淡點頭。

嘩。

眾多戰區之主頓時動容,畢竟金甲淵泉可不是什麼無名之輩,那是貨真價實的法域第三境,而且在第三境中,都絕對算得上是好手,此前金羅古尊給予的情報中,這淵泉名列前十!

面對着這等強敵,在場這些戰區之主中能夠有不懼者,恐怕不會超過五指之數。

然而眼下,蘇幼微卻是說,這位聖族法域中名列前十的頂尖強者,竟然已被周元所斬殺?!

就連郗菁,都是有些錯愕的瞧着周元,雖說她從未小瞧過自己這個小師弟,但也並未想過,周元能夠斬殺那種級別的強敵。

徐北衍面色也是有些變化,他雙目微眯的盯着周元,眼中滿是審視,這個家伙,竟能夠做到這一步?

“小丫頭,話可不能亂說...金甲淵泉可是法域第三境,由他所率領的隊伍,怎麼可能會競爭不過你們這支破...隊伍。”此前那幫助徐北衍挑事的戰區之主,面色陰晴不定的開口說道。

不過他這話說出,卻是引得周圍一些戰區之主譏嘲的目光投來。

“趙岬,諸聖時刻都在盯着石龍秘境,這裡發生的一切必然都在他們的眼中,所以沒人會蠢到說這種謊話吧?”有戰區之主不滿的說道。

趙岬面色尷尬,目光閃爍着,然後悻悻的縮了回去。

諸多戰區之主再次看向周元的目光,則是開始變得鄭重了許多,如果說以前他們對周元的戰區之主身份還有些不以為然的話,那麼如今周元的戰績,算是徹底征服了他們。

周元用事實告訴了他們,他有資格成為戰區之主。

雖然不知道周元究竟是如何打敗淵泉的,但過程其實並不重要,淵泉殞命對於他們而言,算是一個不錯的消息,這起碼會讓得接下來龍首戰區之爭壓力降低一點。

徐北衍輕咳一聲,面帶笑意的道:“周元元老倒是給我們帶來了一個不小的驚醒,看來有神女大人指點,的確是能夠省去許多的麻煩。”

一些戰區之主聞言,眼神微動,這徐北衍雖然說的隱晦,但言語間是在暗指周元能夠斬殺淵泉,是因為神女大人給了他一些底牌而並非是依靠其自身能力嗎?這倒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神女深不可測,以她跟周元的關係,要給他一些保命底牌,也是說得過去。

而這徐北衍這話說完,便是收了聲,笑道:“如今到的人也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說正事了。”

場中的氣氛一靜,諸多目光也是變得凝重起來,投向徐北衍。

“按照諸位聖者此前的指示,龍首戰區之爭格外的重要,這裡甚至會決定雙方爭鬥的勝負的,而為了穩住戰線,我們必須在前線構建出一道結界防禦,這將會是一道保護屏障,萬一戰事有變,這結界防禦會讓得我們有緩衝以及準備的時間。”

徐北衍淡淡的道:“這座防禦結界,你們能夠從手中玉石中得知其信息,從明日開始,我們就會以此處往前三千里為界限開始佈置,而一旦等到防線佈置完畢,我們就將會開始深入龍首戰區,那時候,就會與聖族真正的碰撞了。”

眾戰區之主皆是點頭,神色肅穆,因為他們很明白接下來這場大戰的血腥程度,在那種戰場中,就算是他們,都有隨時隕落的危險。

徐北衍目光抬起,道:“接下來還有一個事,結界需要有人主控執掌,這個權限我就先毛遂自薦...”

“我推薦由郗菁元老執掌結界權限。”不過他聲音未落,一道聲音便是突兀的插進來將其打斷。

徐北衍雙目虛眯了一下,望着那出聲的周元,而後者也是面帶笑意的與他對視。

徐北衍笑了笑,似有些無奈的道:“周元元老,你我之間雖然有點小芥蒂,但眼下我們商量的事情關係到諸天,你就別在這裡搗亂了吧?”

周元聞言,眉頭皺了皺,道:“我聽說這個權限應該並未直接指定你吧?既然如此,旁人當然能夠推薦心中覺得滿意的人,我只是覺得郗菁師姐比你會更適合一些而已。”

徐北衍淡聲道:“她哪裡比我適合?”

周元笑道:“最起碼郗菁師姐不會心存任何的小心思,她會秉持公正,防線權限交給她,我想因此會更有安全感的人,並不會只是我。”

徐北衍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心中有怒氣升起,但最終又被他強行按了下來,平靜的道:“既然有爭議,諸位,那就交給你們做選擇吧。”

“若是覺得郗菁元老適合者,可以站到她那一側。”

他聲音落下,諸多戰區之主中發出了一些竊竊私語聲,他們面露沉思,片刻後,有人邁出步伐來到了郗菁這一側。

不過相對而言,顯然停留於原地支持徐北衍的人要更多一些。

周元對於這個結果倒是並不意外,徐北衍雖說有些虛偽,但實力卻是實實在在的,再加上他此前占據了三座戰區的戰績,很多人都會理所應當的選擇他。

徐北衍面無表情的望着這一幕,雖說選擇他的人更多一些,但他卻並不歡喜,反而更多的是惱怒。

因為這表明並非是所有人都真的對他信服。

而這對於素來覺得自身完美的徐北衍來說,有點受挫。

徐北衍深吸一口氣,看向周元,淡漠道:“你還有什麼意見嗎?”

周元笑着擺了擺手。

徐北衍淡聲道:“既然選擇已經出來,各位也都去做好準備吧,明日開始,佈置防線。”

各方戰區之主聞言,也就陸續的散去。

徐北衍立於原地,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周元,慢步接近,輕聲道:“周元元老,龍首戰區危險重重,在這裡,就算是神女都保護不了你,你可得多註意點安全。”

周元瞥向他,道:“之前蘇幼微被襲擊的事情,是你搞的鬼吧?”

徐北衍似是有些驚訝,搖搖頭:“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只是那雙目卻是帶着一點冰冷笑意的註視着周元,並沒有加以掩飾。

周元點點頭,道:“那你也要小心了,龍首戰區這裡,會死不少人,就算多了一個法域第三境,恐怕也埋得下。”

話音落下,他不再與其廢話,直接邁步而去。

徐北衍望着他的背影,唇角泛起笑意,眼神卻是冰冷一片,喃喃自語聲響起。

“這是弱者的威脅嗎?當真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