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諸天聖者悍然出手的那一刻,這方天地間的規則仿佛都是被打破,首先是那無所不在的天地源氣在此時盡數的消融,若是有非聖者進入這種區域,即便是其自身是法域強者,恐怕都是會隨之融化。

緊接着偉力降臨,貫穿層層空間,宛如天劫滅世般的砸落下來。

聖者之強,強在自身已成天地,如果說法域強者是身具法域的話,那麼聖者,便是身具一方天地。

而聖者一旦出手,就是裹挾一方天地,一方世界之威,所以此力稱為偉力,聖者之下,無可抗拒。

“放肆!”

面對着諸天聖者的出手,那以紫光為首的聖族聖者,皆是面露怒意,一道道厲喝聲響徹而起。

隨着厲喝而來的,也有着聖族聖者的出擊。

一時間,偉力貫穿虛空,在那混沌間碰撞,雖說看上去並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景象,但不論是諸天城的眾人還是聖族大軍,皆是有些面露凝重,驚懼。

因為他們能夠清晰的感知到,那種無聲無息間的碰撞下,不知有多少空間在湮滅,崩塌。

周元立於庭院中,目光穿過那空間裂縫深處的門戶,望着這番近乎恐怖的聖者對陣,也是有點頭皮發麻,即便是隔着如此遙遠的距離,他依舊能夠察覺到那種毀滅之力。

如今的他若是被波及,怕是頃刻間連灰灰都留不下。

“這局勢如何?”周元看向身旁的夭夭,忍不住的問道。

那種層次的交鋒,即便是他如今的眼力,都是難以窺見所有端倪,畢竟他們眼中所看見的爭鬥,只是表層面,在那虛空深處,聖者間的博弈也是玄妙異常。

夭夭仰起俏臉,雪白脖頸顯得修長優雅:“應該是不分伯仲吧。”

周元聞言,不由有些感嘆:“這聖族當真是底蘊深厚,我諸天匯聚如此力量,也未能取得半點上風。”

不過他心中也明白,這種局面,只要能夠穩住就算是諸天優勢,畢竟這說明他們這裡動用的力量,足以在這秘境中分得一杯羹。

“聖族那邊,應該也有古聖隱藏。”

“諸天想要穩住空間門戶,在這秘境中分一杯羹,就得看那位金羅古尊能不能擋得住了,他那裡,才算是關鍵的一環。”夭夭說道。

周元眼神微凝,怪不得金羅古尊未曾現身,是在等待着那聖族的古聖嗎?

古尊對古聖...這種層級的對碰,莫說是他們,恐怕就算是這些雙方聖者,都是很久未曾看見過了...

在周元與夭夭說話間,那空間門戶之外的聖者之鬥也是愈發的洶涌,偉力涌動間,有聖炎席卷,一朵朵巨大的光蓮在虛空間碰撞,宛如煙花在盛開,絢麗無比。

蒼淵凌空而立,在其雙肩處,各有兩朵聖蓮緩緩旋轉,有聖光散髮而出,護住身軀,諸邪不可侵。

此時的他,直接是纏住了聖族那位紫光聖者,後者同樣是雙蓮境,在聖族內擁有着極高的名氣,而在以前蒼淵帶着夭夭躲避時,也曾與對方交過手,說起來算是老對頭了。

那紫光聖者面色冷厲,他在與蒼淵略作試探後,便是不耐起來,當即雙掌一合,有無窮紫光在掌心間匯聚,下一刻,化為了一枚紫光棱鏡緩緩的升起。

棱鏡之上,有無數古老紋路,下一瞬,直接是照耀向了蒼淵。

那等光照,已經不是單純的速度了,而是當其鎖定人時,仿佛直接是鎖定了其命運,不論你施展何等手段,都是難以逃脫。

此為紫光雷鏡,乃是雙蓮聖物,正是這紫光老人仗以成名之物。

轟轟!

光照之下,有雷鳴響徹,那雷非同凡響,當其響起時,即便是隔着如此遙遠的距離,諸天城內的眾多源嬰,法域都是感覺到神魂猛的一震,隱隱有刺痛傳出,仿佛神魂險些被那雷聲生生的震碎。

而光是一點餘波就如此的恐怖,真是難以想象,如果被正面鎖定,將會是何等的結果。

“紫光老鬼,你這紫聖雷這麼多年了,還是沒什麼變化。”

蒼淵望着那落來的紫雷之光,淡淡一笑,下一刻,他抬起手掌,掌心間,竟是有着一隻眼目緩緩的睜開,一股恐怖的氣息自其中升騰而起。

“那是...天燭目?”

周元見狀,心頭一動,那股氣息並不陌生,赫然是天淵洞天內那一道聖物,天燭目,沒想到為了應對此次的大戰,蒼淵竟然將它也是從天淵洞天內帶了出來。

神秘眼目轉動,其內有道道光紋在轉動,而此時那紫色雷光轟然落下,蒼淵所處之地,瞬間化為紫色雷海,那雷光狂暴到極致,直接是衍變出了諸天萬物,浩浩蕩盪的席卷向蒼淵。

“天燭,焚印。”

蒼淵掌心天燭目陡然間黑光大盛,竟是有黑炎在此時在其中燃燒,下一刻,蒼淵張開掌心,那天燭目內爆發出了無窮的牽扯之力,竟是如同黑洞,生生的將那雷海萬物,盡數的一口吸下。

眼目之中,黑炎升騰,將紫雷盡數的磨滅。

紫光聖者見狀,眉頭也是忍不住的緊皺起來,以往交鋒,他這紫聖雷倒是能夠給蒼淵造成不小的麻煩,但沒想到此次蒼淵有備而來,那掌心之目,分明是不遜色於他這紫光雷鏡的聖物。

他深邃的目光掃過這方戰場,諸聖交手,自然是極為激烈,但他也是看得出來,聖族並沒有取得多大的優勢,而反觀諸天聖者則是站穩了腳跟,並且將那空間門戶愈發的穩固下來。

看來此次,這諸天還真是來勢洶洶,可惜他們聖族不止此處的謀劃,不然匯聚力量,必然能給這諸天迎頭痛擊。

但可惜...眼下想要扭轉局面,擊潰諸天眾生,還是得看古尊了。

而就在他念頭剛轉時,其神色忽的一動,抬頭後方虛空,只見得那裡空間破碎開來,有無窮聖光涌將出來,而透過聖光,可見一座聖蓮懸浮,其上有一道人影盤坐。

一股讓得諸天眾聖心頭一悸的波動爆發而出。

與此同時,聖蓮上盤坐的人影,冷漠俯視的目光投射而來,旋即他手掌一抬,有一道光影自袖中射出。

光影破空而出,迎風暴漲,轉瞬間便是化為了一道遮天蔽日般的圖捲,而在那圖捲上,似乎是有一座神秘山嶽浮現。

那座山嶽,有無可丈量之高,也有無可丈量之威,當其出現時,在場的諸天聖者皆是忍不住的色變,甚至眼露了一絲驚懼。

蒼淵瞳孔也是猛的一縮,緩緩道:“這是...三蓮聖物,聖山圖?!”

這般聖物在諸天中,可謂是凶名赫赫,在那遠古滅界之戰中,曾鎮殺了不少諸天聖者!沒想到今日,竟然又見到了!

在其聲落間,遮天蔽日的圖捲破空而來,直接是對着諸聖猛然鎮壓而下。

“鐺!”

不過,就在那聖山圖對着諸天眾生鎮壓而下時,突然虛空中有一道洪鐘大呂之聲響徹而起,那聲音,穿透界壁,似是迴響在了諸天之中。

而那秘境空間內,虛空中有金光大放,所有人都見到一座金鐘憑空而現,金鐘古老,其上銘刻着諸天萬物之形,猶如是匯聚了諸天之力。

蒼淵等諸聖見到這座金鐘,皆是神色一振。

三蓮聖物,混沌金鐘,諸天聖寶錄上,位列第六。

金羅古尊,終於是出手了。